江泽民对没有食的解决办法
 
2001-3-11
 
【人民报消息】朱熔基曾在各种场合的许多次讲话中发出警告:“饭”字怎么解?没“食”就反!

在国务院,朱熔基于党组新年生活会上哀叹中共国面临严重“危机”。他说:“当前,党政机关、党政干部腐败、消极、信念失落的情况被认为是党和国家危机的表现;其实,最大的危机乃是现行政治体制的问题。政治体制不适应、落伍....是不能回避的尖锐矛盾,是不能不正视和极待解决的紧迫问题....其阻力主要来自党内,来自党的上层建筑及其陈旧的习惯意识。”很明显,朱的这番话,如果用老百姓的语言说白了,那就是共产极权体制必须推翻了重新来过。

在党组生活会上,朱熔基还举出了两个有代表性的例子来说明变革共产政治体制的必要性。他说:“中央不准用公款吃喝挥霍,对年终、春节挪用公款分钱、分东西等每年都下达文件三令五申,可下面就是不落实、不执行。”另外,“近十多年来,解决多占,解决超标住房,解决超标进口轿车,解决公费手提电话,解决公费安装私人电脑,问题一个接一个,前面的问题没解决,后面的问题又突出了,甚至还得放到政治局会议上来讨论。”

任何人听到朱熔基的这番话都明白,他是指共产政权已经烂透了,只是作为总理,他不好明说而已。在这里,有心人算了一笔帐,仅九九年公费给共党干部安装私人电脑就用去民脂民膏七十二亿五千五百万元,而为党干部配备手提电话,耗资竟超过三百七十亿。如此巨款,如果用于月入三百元的下岗工人家庭,如果用于被迫盲流城市的上亿农民,如果用来替那些还在茅棚里上学的农村孩儿建学校,将能解决多少人的疾苦!两相对比,老百姓能不成天想着推翻共产党?这就无怪乎朱总理呼吁到了政治体制必须彻底改革的时候了。

信息中心指出,大陆教育经贸长期短缺,以致许多地区拖欠农村教师工资。以山东省金乡县为例,两年来该县共拖欠教师工资达六千五百万人民币,涉及教师数千人,受拖欠最长的超过两年时间;此外,重庆市两年来拖欠教师工资及津贴共达四亿二千万人民币,涉及其属下十八个县。

信息中心说,教师由于工资被拖欠而无心教书,导致教育素质下降,学生流失,因此,许多学校不得不像芳林村小学一样来创收补贴,以维持学校费用及教师工资,因为他们要吃饭。

众所周知,江泽民为自己订购的专机就花费一亿二千万美元,合人民币九亿元。相当于九万职工一年的净收入。而专机的欧式卧具又花费一百二十七万美元。为讨姘妇歌星欢心,修建大剧院,挥霍国库三十亿,足够农民一百万人生活一年而有余。

1997年五月,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五十万农民暴动!
1998年9月17日,陕西汉中十万蒜农暴动!(仅1998年一年,全国农民因政府撕毁合同,损失五百多亿)
1998年9月,河南,山东蒜农同时暴动,湖南北部二十万农民暴动!
2000年7月6日,山东安丘,3000农民暴动!
2000年7月23日,贵州六盘水两万煤矿铁路工人,下岗工人暴动!
2000年7月25日,湖北黄石,800矿工暴动!
2000年8月23日,江西数万农民暴动!

这已经成为江泽民时代的特征。

朱熔基曾在各种场合的许多次讲话中发出警告:“饭”字怎么解?没“食”就反!朱熔基之所以反复强调此话,是因为他看到了江泽民时代的饭字少了一个“食”,江泽民不把“反”字的左手边加上一个“食”字,那个字永远代表着不稳定因素。

江泽民对没有食的解决办法是:“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