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CCTV:醫學工作者談到的幾個不可能!
 
2001-2-6
 
【人民報消息】出於一名醫務工作者的職業敏感,我特別觀察了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自焚過程和對傷者救治情況的全部鏡頭,並對後續治療過程的報導及圖片進行了詳盡分析。其結果令人大為震驚,徹頭徹尾的慌言令人不寒而慄。出於一個普通人的未泯良知,一個醫務工作者的強烈責任感,我將"自焚"一案中幾個明顯的醫療救治疑點記錄下來,僅供大家省視思考。

一、相信大家對這一段錄像印象極深,一個滿身是火、體態臃腫的人張著雙臂蹣跚前行,這如果是《火燒少林寺》中的電影鏡頭,我是相信的,因為那是在演員身穿防火隔離衣的情況下拍攝的,但即便是這樣的拍攝過程也是極其危險的。大家知道,人體對溫度覺、痛覺敏感的神經末稍主要分布在真皮層。相信每一個有被燙傷,被燒傷體驗、即使被開水或被菜油濺傷的人都了解那種燒灼所帶來的劇烈疼痛,更何況烈焰焚身時的巨大痛苦了。我們在韓國學生以自焚抗議全斗煥政府的錄像中可以看到,自焚者經歷了點火、狂奔、尖叫、直至倒地不動等幾個動作。我們知道,從汽油的燃燒特點看,汽油屬易燃易爆有機物,揮發性很大,當燃燒時人體周圍空氣灼熱,呼吸時易吸入油霧,所以汽油燃燒時極易合併氣道燒傷、從而引起早期呼吸道水腫、痙攣、狹窄、導致窒息死亡,故自焚者在疼痛、窒息及熱浪包圍下多以奔跑來緩解痛苦。因在奔跑過程中,火焰被風吹向身後的同時可吸入較涼空氣以緩解窒息感和燒灼感。那麼韓國學生在烈火焚燒 所帶來的巨大痛苦下,那種近乎癲狂奔跑的表現才是正常的和必然的,決非天安門自焚者所表現出來的"勝似閑庭信步"。

二、積水潭醫院醫生對汽油燒傷患者實施早期氣管切開插管是正常的,但採訪中"患者"表現卻不禁令人疑竇叢生(請看引自新華社一月三十日各大媒體報導)。

"…… 思影想說話,因氣管切開裝了插管,顯得費力,但發聲仍然清晰…"(在經過十幾句言語流暢思路清晰、諸如"天國是金子的"對話後),思影還說:"阿姨,我要唱歌。說著,思影竟輕聲哼了起來:『5月裡,端陽到,汨羅江上好熱鬧,好熱鬧……』這是思影最喜歡的一首兒歌《看龍船》。"

"兒歌唱完了,思影也累了。"她輕輕對護士說:"阿姨,我餓了。……"這段文字看似逼真感人,但一個醫務工作者稍加推敲,變能看出其中破綻百出。眾所周知,氣管插管有三種方式:經口腔、經鼻腔及氣管切開插管。而前兩種方式都需經聲門進入氣管,患者是絕不可能發聲的。而氣管切開部位在聲帶下方,雖然不經聲門,但患者在早期也是絕對無法開口說話的,因呼吸氣體主要是通過氣管插管與外界相通而很少或根本沒有氣流通過聲帶。患者怎能底氣十足、情感充沛地回答記者提問,末了竟還唱了一首兒歌呢?

既使是在病情穩定的後期,氣道水腫、喉頭水腫消退後,患者只能發出口齒不清、四面漏氣的聲音,絕不可能清晰發音的。所以,說話的聲音究竟是不是躺在病床上的人發出的?自焚者的病情是否嚴重到真的做了氣管切開術?這不得不令人嚴肅思考。

三、文章中講陳果,郝惠君為重度燒傷,面積達80%-90%,其中三度燒傷為40%--50%,劉思影重度燒傷,面積為40%,醫療專業人員都明白,三度燒傷面積大於20%即屬重度燒傷,易合併嚴重並發症。患者早期需經歷脫水、休克、感染、腎衰、呼衰、多臟器衰竭等危險,患者應在嚴密監護下治療,病人早期應處於嚴重應激狀態下伴隨的極度衰竭或昏迷狀態,怎麼可能精神飽滿、思路清晰地接受記者採訪呢?

四、另一點治療原則是重度燒傷病人危險期後應盡早削痂植皮,理論上48--72小時為宜,做為常規治療(猶以治療燒傷見長的積水潭醫院)在實施全麻術後,應將患者送至ICU監護,等患者生命體徵平穩後再送至病房,而且應被安置到無菌間嚴格隔離消毒,原則上即使是醫務人員也應少進少出,減少感染機會。怎能允許一名記者不穿隔離衣、不戴口罩帽子、手拿話筒進行現場採訪呢?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的醫生們該不是太大意了吧?更讓我佩服的是新華社記者的勇氣,接觸過大面積燒傷患者的人都知道,病人身上壞死組織的異味是一般人難以忍受的,即使是醫務人員戴口罩都不得不經常屏住呼吸,通常要等到查房之後出來再討論病情,而我們這位記者卻似乎忽略了這種令人窒息的氣味,在病房裡談吐自如,其敬業精神令我這個醫生也大感汗顏!

五、做為以治療燒傷見長的積水潭醫院,是否應安排大面積燒傷病人住單間隔離,以減少交叉感染機會?是否在大面積燒傷病人面前查房或處置時戴上口罩,這是對病人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的表現。

六、經查閱資料後,口服汽油每公斤7.5克可以致人死亡,劉葆榮的體重經目測不會超過75公斤,考慮到汽油的密度低於水,那麼她的口服汽油致死量應該是550毫升左右,而半瓶雪碧(以1.25升為例)的容量為625毫升,足以致劉葆榮於死地.即使經過及時搶救之後,_患者也必會出現口腔、咽部、胸骨後燒灼感及噁心、嘔吐、腹痛腹瀉、消化道出血等症狀,因汽油在血液中溶解度低、經胃腸道吸收飽合後主要以原形經肺排出,部分氧化後與葡萄糖醛酸結合經腎排出。故口服大量汽油可出現類急性吸入中毒症狀,如支氣管炎、肺炎、中毒性肝腎損壞及汽油性癔症,表現為幻覺、妄想、不自主哭笑、恐懼感等類精神分裂症狀。

劉葆榮在電視中的表現與正常口服汽油的症狀表現極不相符,令人不可思議!

一切科學都是以事實為依據的,而醫學所要求的嚴謹性和求實性更是不容許如此草率地忽視。筆者有此一問,是積水潭醫院醫生背離了他們神聖的職業誓言,還是他們根本就參與了一場漏洞百出的謊言編排?不要對謊言不以為然,因為總是謊言把我們國家、民族帶入災難和痛苦之中。每一個正念尚存、良知未泯的人都有責任、有義務揭穿如此拙劣、如此惡毒的彌天大謊。因為謊言才是歷史、才是人類真正的恥辱!


一名醫務工作者
2001年2月18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