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河水」一暴漲,香港的「井水」就要遭殃
 
2001-2-18
 
【人民報消息】本來許諾過「河水不犯井水」,但是半個月來,大陸掀起的圍剿法輪功的風暴,刮得河水洶湧泛濫,已經浸到香港來了,弄得這裏人心惶惶。國際上也有了反應。到底「一國兩制」還算不算數,已經成了疑問。現在風暴雖然暫時移開港島,誰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降臨?

  「一國兩制」的由來

  一九五七年,城市裡搞「反右派斗爭」,農村裡搞「兩條道路大辯論 」。「辯論」的結果當然是社會主義好,資本主義不好。

  一九五八年,毛澤東視察農村時說了一句「還是人民公社好」,於是「人民公社好」五個字變成一股「共產風」,席卷全國。這是兩條道路的決戰,社會主義獲得偉大勝利,人民公社把農民的田地水塘、驢馬牛羊、大車小車、五 雜糧,通通共了產,資本主義被消滅得乾乾淨凈,中國農民的生機也就被消滅得乾乾淨凈,最後釀成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

  鄧小平比毛澤東聰明,知道社會主義威力強大,足以消滅任何生機,知道香港之所以繁榮,靠的是資本主義。但他又無力取消大陸的社會主義(因為那是共產黨權力的經濟基礎,是整個特權階層的命根子,他不敢惹惱這個階層,何況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分子),所以設計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案叫作「一國兩制」,既可以收回香港,又可以保持它的繁榮。

  「兩制」──我是刀俎,你是魚肉

  不過中南海只喜歡資本主義制度的經濟,而不喜歡它的政治。什麼民主呀,自由呀,人權呀,法治呀,都是些礙手礙腳的東西。還是社會主義好,一黨專政,一個人說了算,多麼痛快!但是,香港偏偏有人抱住資本主義政治不放,這就要發揮社會主義政治的優勢,不斷向它作斗爭。所以 「一國兩制」完全符合辯證法,真正是對立面的斗爭。九七以前就斗了 ,九七以後當然更要斗。不過這對立面的斗爭都是單方面的,是社會主義 向資本主義發動一波波的攻勢,而資本主義一方只有招架之功,並無還手 之力,因為社會主義一方是「中央」,而資本主義一方是「地方」。一個 在上,一個在下,一方是刀俎,一方是魚肉。俎上之肉,只有挨切的份; 要切肉絲,還是剁成肉餡,那就看操刀人的興致了。鄧小平當年向香港保證:中央不會干涉香港的高度自治,他用的比喻也很有學問,叫作「河水不犯井水」。香港是「井水」,井水當然不會去犯河水,因為它根本流不到外面來。而河水卻可以犯井水,因為它在地面上,而且是流動的。說不 定什麼時候氣象反常,來一場大雨,河水暴漲,井水就要遭殃,這就是十 幾年來的現實。

  「圍剿法輪功」風暴南下

  最新一次河水泛濫是大陸圍剿法輪功的風暴所引起。這一場風暴,從全國居民事先都被通知必須收看一月三十日晚間的電視新聞,就可以想見它的規模之大和來勢之猛。因為在中國大陸,能提升到這種規格的電視新聞,幾十年間也不過有數的幾次。

  把法輪功樹立為對立面,要和它一決雌雄的,是江澤民。既然全黨( 當然也就是全國)都必須和「江核心」保持一致,那麼江的「長官意志」自然就是「全國人民的意志」了。於是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各族各界, 從教授到和尚,從老太婆到小姑娘,當然更少不了各民主黨派的頭面人物,無不憤怒聲討法輪功的滔天罪行。那聲勢之大,遠遠超過前幾年聲討「千古罪人」彭定康,大概只有文化大革命中「打倒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可以相比。

  大陸這場洶湧的反法輪功怒潮不可能不波及香港。

  香港法輪功已被劃入包圍圈

  上個月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香港集會,北京就已經「忍無可忍」了。然而「一國兩制」的招牌畢竟掛在那裏,自己不便摘掉,所以窩了一肚子火。這一回可以借大陸的東風,給香港一點顏色了。於是在發動攻勢的同一天,由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向中新社發表談話:

  「中國政府確認法輪功為邪教,並依法取締,從根本上維護了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這是大前提,其正確性是無可置疑的,因這是中國政府「確認」的。其權威性和一九八九年李鵬政府「確認」學生為「暴徒」一樣,已經為「平暴」的實踐所證明。學生如果不是暴徒,軍隊怎麼能向他們開槍呢?

  大前提說完,這位官員話音一轉,就落實到香港:他說:「香港法輪功組織近期的活動逐步走向國際化、政治化,撕掉了其『不參與政治、不反對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勢力』的偽裝,攻擊矛頭指向中央政府,社會人士和輿論對其所作所為是否符合當初註冊的性質和宗旨已經提出質疑。」這是小前提,也就是說,香港法輪功完全符合中國政府所「確認」的「邪教」,並且反對中央政府。於是最後得出結論:「任何組織、任何人,試圖把香港變為『法輪功』活動中心,並利用香港作為反華基地,破壞『一國兩制』,破壞香港社會的穩定繁榮,這是決不允許的,也是不會得逞的。」

  簡單地說,就是:香港的法輪功也應當和大陸一樣,予以取締。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信號。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只要不違反法律,而是 和平地表達異議,包括批評和反對政府,都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公民權利。如今中聯辦公然表示應取締香港並未違法的法輪功,實際上是向「一國兩制」挑戰,要求在香港實行大陸的政治制度,也就是改行「一國一制」。這可非同小可。

  任何人都知道,沒有北京授權,中聯辦決不會向新聞界發表這樣毫不含糊的強硬談話。而且那時間正是大陸向法輪功發起總攻的同一天。顯然這是整個部署的一部份。香港的法輪功已經被劃在這場殲滅戰的包圍圈內,成為圍剿的對象了。

  乘機立法,消滅異議

  果然,在中新社的「採訪」下,「愛國」人士紛紛發表義正詞嚴的談話,敦促港府取締法輪功。一位有名的全國政協常委當仁不讓,他認為法輪功現時主要作政治活動,已不符合當初註冊的性質和宗旨,應立即取消其註冊。一些香港特區人大代表也都認為法輪功已不符合香港註冊條件。

  除了這種取消註冊,使之成為非法組織的辦法之外,還有人主張,特區政府應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對「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和「竊取國家機密」等行為,予以 鎮壓。

  其實這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原本是大陸早先「反革命罪」的舊酒換新瓶。這是極其含糊的條文,實際上是懲罰政治犯的武器,可以由當權者任意解釋,用來對付政府不喜歡的人。自從這一條《基本法》訂立以來,就一直存在爭議,港府也一直沒有對此進行立法。現在好了,有了法輪功問題作為由頭,乘機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推上日程,那就不止法輪功了,而是一切不符合第二十三條的東西,都在取締之列。這一下子,香港就永保清靜了。

  這真是一箭雙雕!不,不止一箭雙雕。這項立法不是一枝箭,而是一 面網,一面天羅地網,足以把一切「反中亂港」勢力和「國際反華」勢力以及北京不喜歡的人們一網打盡。

  應該說,這是九七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在香港所遭到的最大威脅。說實在的,北京早就有人對「一國兩制」不耐煩了。乾脆實行「一國一 制」多 痛快!中國早就應該統一於社會主義,這樣香港在政治上也就「和中央保持一致」了!

  歐洲潑水,北京降溫

  真是不巧得很,正當香港政府幾位官員和社會上的「愛國」人士為取締法輪功而熱心奔走的時候,從老遠的歐洲潑來一盆冷水:原訂來華訪問的荷蘭外長奧爾斯騰,臨行前突然取消了此次訪問,因為中國政府阻止他訪港時會見法輪功人士。

  這是很響亮的一記耳光,對中國的國際形象,特別是對香港的國際形象是一次嚴厲的打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它所保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它的國際自由港地位,還對世界有多大吸引力呢?一個友邦的外長來到 這裏,竟不能和一個合法註冊的團體見面,這種「一國兩制」有多大可信的程度呢?所以消息傳來,香港各界對荷蘭外長取消訪問都很失望。立法 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塗謹申埋怨說,這是香港受了中央政府的連累,「殃及池魚」。

  不過歐洲這盆冷水,倒是給北京降了降溫,至少使中南海決策層裡一 部份人的頭腦有所清醒。

  中國對西方的外交,特別是事關人權問題,一向以強硬著稱。如果按往常慣例,荷蘭政府給中國政府這樣大的一個難堪,特別是因為中國鎮壓法輪功而取消訪問,中南海一定暴跳如雷,肯定要提出強烈抗議,甚至發動大規模的示威也說不定。但是出人意外,外交部發言人不但沒有抗議荷蘭「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而且很有禮貌地「表示理解」,並且歡迎荷蘭外長以後再來。被潑冷水而能如此冷靜,如此溫文有禮,恐怕在中共外交史上都是頭一次。

  北京降溫,香港退燒

  還是進口藥靈驗,不但北京立刻降溫,連香港都退燒了。據報導:

  「早前,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曾力斥本港法輪功的活動政治化及國際化,不符合《社團條例》註冊的規定,應予取消註冊。但前日他接受記者採訪時則表示:『法輪功不是(香港)最重要的問題!』又說,『只要法輪功只練功,減少針對中央,不太過份,便不是大不了的問題!』」

  有關《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加快立法問題,現在更是明顯降溫。民建聯主席曾鈺成在報刊發表文章,明確表示反對,他認為「這是非常不智的 」。

  最引人注目的是特首董建華二月八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的表態。

  這個表態有不少預伏殺機之處,比如他毫無根據地說法輪功「多多少 少有些邪教性質」,這種含糊的說法顯然是為以後的取締埋下伏筆。或是 為了討好北京?大概兩者都有。這也是為官之道:進退皆可,左右逢源。不過重要的是他現在如何對待法輪功的基調。他的基調是:在「一國兩制 」原則下,「密切注視法輪功在香港的活動,同時不會容許任何人利用香 港的自由和容忍,影響特區的社會秩序與安寧,或內地的社會秩序及安寧 。」(另在回答問題時,又把「影響」改為「危害」。)

  用語很妙。「密切注視」,是威脅的口氣。香港有那 多註冊的社團 ,為什 單單對法輪功特別要「密切注視」呢?這分明是歧視和恫嚇。不 過考慮到北京的壓力,替特首設想一下,這話也有另一方面的含義。不管 是否「密切」,如果只是止於「注視」,那就是光用眼睛看,而不是用手 去打,或用腳去踢。就是說,不是取締,而是允許法輪功在港活動,但是 又有限度,這就是香港和內地的「安寧」。這樣,既維持了「兩制」下的 自由,又對北京有了交代,也為以後上下其手(或寬或嚴,或容忍或取締 )留下伏筆。想寬容,就說它沒有影響「安寧」;想限制或取締,就說它「危害」了「安寧」。至於怎樣就算「危害」,怎樣就算「沒有危害」, 那就全看北京的臉色了。

  至於人們特別關注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問題,董的態度還是比較慎重的。他的回答是:「因為法輪功近日的活動,有評論揣測特區政府會否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加快立法。特區政府一向的設想,都是先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進行研究,在適當時候進行廣泛諮詢,之後提出立法草案。我們的計劃沒有改變。」

  他還重申:「香港是一個和平自由和法治的社會。我想強調,我們會堅守憲制和法治的原則。我們會堅定執行《基本法》,維護『一國』之下的『兩制』,保障香港賴以成功的所有制度和市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

  這就是說,許多人擔心的把大陸對付政治異己的那套「法律」變相搬到香港,從而縮小和消滅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的人權和自由,也就是實行「一國一制」,這種前景,至少在目前還不會成為現實。由於中共在大陸和法輪功決一死戰所掀起的文革式風暴,雖然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造成嚴重的衝擊,而且目前這衝擊還沒有過去,但中南海目前還不打算取消「一國兩制」而改行「一國一制」,因為北京還需要這隻資本主義的鵝不斷給他們下金蛋。

  轉載自「前哨」原題為:圍剿法輪功」風暴衝擊香港「一國兩制」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