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從何處來?徐四民「鏡報」的特殊功能
 
石藏山
 
2001-2-17
 
【人民報消息】香港《鏡報》是中國政協副主席徐四民創辦的一份銷量甚低的政論性綜合月刊。在最近一期「鏡報」月刊上,刊登了一篇專稿「且看美國如何支持「法輪功」李洪志?」,文章造謠說「美國國家開發總署撥給法輪功在美國總部2000萬美元,支持其對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抗議活動」。


「鏡報」是海外揣測中南海政局必讀刊物

《鏡報》在香港傳媒市場上沒有可讀性,香港市民也甚少知道「鏡報」,這份月刊最有價值之處在於它與北京的特殊關係和親中背景。如果用「親中」一詞來形容,恐怕還不能貼切地表達徐四民輿中共那種類似「雇員」與「主人」的密切關係。亦正因此,「鏡報」在香港新聞行內就有特殊的「新聞價值」了,編輯記者們基本上用它的文章來測試中共政局的方向和動態,也是香港新聞業中國新聞版記者每月必讀刊物之一。

中共在香港公開身份的報紙有「大公報」、「文匯報」。「鏡報」屬於那種行內人知道,但對外仍以「港人自辦刊物」自居的媒體。香港國際信息中心的特殊地位,各國在香港都有大量真假新聞,中共高層派系之間試探反映,或北京有任何新政策出臺,也是率先在香港透「口風」,試探國際社會和國內反映。當然許多中共派系之間攻擊對方的「謠言」也是從香港出臺,再「出口轉內銷」,傳至大陸,有關當局機構再立案調查。

徐四民近十多年來,在香港一直扮演這種「兩面人」的角色。比如,九六年中下旬定奪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首長時,被指由北京「欽點」的董建華,就是率先由一些親中商人和「鏡報」提出的,「鏡報」立即做了介紹董建華的特輯,在香港社會大造輿論,中共官方傳媒再將這一消息轉至國內,稱「香港傳媒」如何如何,欺騙國人。


鏡報版面成份背景複雜

事實上,鏡報的版面成份非常複雜,有些欄目是專門供特殊用途的,即由當局直接供稿,其規模和文匯、大公的「來論」是一個級別,直接由新華社和港澳工委供稿。
因為,香港文匯報、大公報,抱括「鏡報」中的「來論」、「專稿」,並非一般人所為。香港新聞業同行經常拿「鏡報」和「文匯報」的「專稿」開玩笑,有人笑稱自己最近在「鏡報」寫「專稿」,或在文匯報上寫「來論」,意思是這些消息直接來自中南海。中國安全部、原港澳辦公室、新華社等機構,有一個跨部委的寫作班子,直接透過香港親中媒體,和一些滲入香港本地新聞媒體的「特務」新聞從業員,及中共在香港透過「特殊背景」商人收購的香港本地報刊,將這些消息擴散出來。

不要小看這些「專稿」和「來論」,曾在「文匯報」和「鏡報」工作過的一位資深人士透露:「從北京來的來論,專稿或特稿,大家都知道,連一個字都不能改,總編輯都不權過問,稿件急了,無論抽什麼稿,都得給專稿讓出版面。」。

徐四民本人是緬甸華僑,他曾基於愛國熱情,和當時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的千千萬萬海外華僑一樣,對中共抱有無限的期待。 中國文革期間,徐四民遭到十年監禁,夢幻破滅,文革後來港。近十年來,香港政權交接,親中勢力受到商人的巴結,並在社會上得到重視,徐四民的心也變得越來越紅了,往日在中國的鐵窗之苦也成了遙遠的回憶。

九九年四月法輪功中南海事件時,為配合中國公安部全面鎮壓法論功,在海外製造輿論,公安部當時通過「線人」將北京準備多時的系列攻擊法輪功的材料(包括改生日、斂財等等)給了香港的「壹週刊」和「鏡報」。「鏡報」當時也刊登了數篇「上頭」的直接來的文章。後來,有法輪功學員曾找到「鏡報」有關人士介紹法輪功真相,而且徐四民本人也有親戚煉法輪功,後來,「鏡報」又刊等了一篇由法輪功學員寫的正面介紹法輪功的文章。

徐四民善於做「兩面人」

對於中共,徐四民本人相當了解,他曾多次私下教香港的記者如何迂迴罵中共,但又可以從他們那拿到好處。他有一次跟香港「明報」的一位女記者說:「我來教你如何罵他們,又不影響你回國」。

想必,徐老作為「兩面人」雙重背叛的角色,可能在經濟上給他帶來了豐厚利益。事實上,他的中藥生意也是蒸蒸日上,「鏡報」得到的各類中資廣告收入非淺,也有不少香港商人托他「達線」輿北京做生意。而「鏡報」也成為江澤民在香港的另一個披有「港人刊物」面紗的「喉舌」了。

欺騙,是中共政權的最大特徵。對國內,中國政府封鎖新聞,壟斷大陸新聞業。同時,中共安全部又動用龐大經費在海外收購報紙、電臺、電視臺,各類「特務」記者,並借用香港明流和海外僑界文化名流之名,瓣了大量報紙刊物。這些新聞機構對待中國的立場是「小罵大幫忙」,但在重大問題上,需看北京的態度,須刊登「上頭」指定的「專稿」等。

「六四」事件,震動了所有海外華人的心。海外華文報刊一致聲討北京開槍鎮壓學生。這一下,美國華文報章一下子倒閉了五家,當時紐約傅先生的「僑報」、「美洲日報」等等中文報紙也無法經營下去了,原來,這些報紙的資金來自北京,不聽話了,錢自然也不給了。可是,若不是「六四」,讀者誰又會知道,這些貌似中立的文化名流辦報的出資人是北京呢?

目前,國內參考消息上每日轉載世界各地的新聞,許多署名摘自美國XX報、香港XX報、澳洲XX報的中文報刊資訊,大多都是中共在海外的「地下」喉舌。兩年前,深圳一家報紙公布了一份社會調查問卷調查的結果,七成的市民回答「香港最大發行量的兩家報紙是文匯報和大公報」。這條新聞傳到海外,令人哭笑不得。僅僅一條深圳河之隔,老白性就可愚弄、欺騙到如此糊塗的程度。


原題為「徐四民「鏡報」的文章從何處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