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輪迴》:來生寧為乞丐不做暴君歌功頌德的文人
 
2001-2-17
 
【人民報消息】《生命輪迴》[1] 這部書中,有這樣一個故事:具有通靈功能的李娃回憶了她的前世——秦王嬴政時期的一個博士奴言媚骨的從文生涯。

李娃說:「嬴政做了皇帝,我做了眾多博士中的一個。我們的工作就是解釋和演繹他的政策法令,我們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只需以皇帝的思想為思想;我們不許有腦袋,只要有皇帝一個腦袋就夠了,不然,人家就會說我們是目無皇上。我們要做的,就是告訴黔首百姓:皇帝所做的都是對的,不對的只有我們臣民。因為皇帝法定是偉大的,正確的,睿智的。此外,我們還要定期寫些歌頌皇帝英明偉大的詩歌。我本來不想些這些肉麻的東西,但身為臣虜,你不寫,人家會說你有異心,不與皇上是同心同德,人家會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你,會減了你的俸祿,甚至會殺了你的頭。因而我們都隨大流,歌功頌德。皇帝被我們歌頌成古今無有的偉人,這樣的偉人只有天上才會出現。而皇帝也真的想到天上去,成為神仙,長生久視,永遠享受潑天的富貴榮華。

我們幾個秦國之外的博士,志趣相投,有時聚在一起飲酒,發發牢騷。當時全國的人口怕是三千萬左右吧,卻有三十萬人馬由蒙恬領著,秦始皇的公子扶蘇監軍,防備匈奴。五十萬人馬攻南越,差不多全軍覆沒,又再派三十萬人馬前去。各郡的守軍,起碼總數也有一百萬,築長城的民工在二百萬以上,修馳道的在一百萬以上,修阿房宮的在三十萬,修始皇驪山陵墓的,最多時人數在七十萬左右。當時的青壯年男子,不是北征匈奴、南伐南越,就是修長城、阿房宮、馳道、陵墓,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殘之人了。那馳道是為了讓秦始皇巡遊天下所用。大部分的人力、物力,都是為了秦始皇生前死後的享受。可是,他說他用武力削平天下,令二千多萬人喪生,他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黔首百姓的幸福。百姓的幸福就是沒有自由、沒有權利!可是,我們還要歌頌他的偉大!我們這些博士,就是這樣的一群人物。

當時,有一個博士,是我們的頭目,將我們日常發的牢騷,對皇上的議論,悄悄地告訴了李斯,李斯是廷尉,是主管刑獄和警察部隊的頭目。他嘉獎了告密的博士,說他對皇上忠心耿耿,還加了他的軼位。他於是得意忘形,更加注意搜集我們的過失,報告給李斯,邀功討賞。我們狠透了他,可是又奈何他不得。他的職責就是如此,他是文化特務。

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一個叫周青臣的武官,對嬴政說了一番歌功頌德的話後,秦始皇很高興,正在興頭上,卻被博士淳於越一盆冷水兜頭潑下,要始皇師事古人,以古為鑒,淳於越本是出於第二種忠誠的,卻被秦始皇和李斯認為是誹謗,下令全國焚毀詩書,實行高壓政策,偶爾論及《尚書》和《詩經》的,也要斬首;以古事議論朝政的,株連三族。

博士中,有兩個人,一個叫侯生,一個叫盧生,譏諷秦始皇的暴政,言論最為激切,怕招致殺身之禍,相約好逃出了鹹陽。本來,他們也想請我一起逃亡的,可是我覺得,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怎麼能夠逃離鹹陽呢?因而,抱著愚忠思想,沒有走。侯生、盧生逃跑的事被發覺了,秦始皇大怒,命廷尉李斯、中車府令趙高審查此事,李、趙二人將博士們都抓了起來,投入獄中,我也沒能幸免。 我們先是背對背被審問,接著是面對面互相揭發。我們都瘋了,被迫著互相揭發,象一群瘋狗,互相咬噬,一片狼籍,結果是誰也逃不出秦始皇那斯的羅網。我們平時巍冠博帶,道貌岸然,這會兒全都變得面目猙獰,人類最卑微、最惡毒的德性,全被我們暴露得淋漓盡致。我當時想,自己不過是心無城府,口沒遮攔,說了幾句牢騷話而已,現在又揭發了頭兒,應該是可以功贖罪了吧?可是我想錯了。我太幼稚了。其他的博士,都太幼稚了。倒是候生、盧生聰明,見機得早,預先逃遁而去。我們將所有罪名都加在他們兩人身上,彷彿他們是十惡不赦的惡徒。可是,即使如此,上頭也不會諒解我們。

大禍終於降臨。一天,數千名身披鎧甲的武士,手執大刀和利斧,將我們四百六十多名博士、儒生,從大獄中提了出來。我們知道死期已到,互相打量著,交換著恐懼的目光。我們被押送到鹹陽北郊,我以為要頸上挨一刀了,卻沒想到,被押到那裏一看,卻是一個早已挖好的大坑,那大坑象巨獸的口,黑洞洞,陰森森,我嚇得渾身直冒冷汗。我想,我將要在這大坑中被活埋、窒息而死,屍體腐爛發臭,裝著不少知識的這副皮囊,將要送與蛆蟲去啃咬,讓他們飽餐數月。

我和另外幾個儒生,被第一批推下坑底,腿跌斷了,牙跌崩了,劇痛難耐。我安慰自己:不要緊,一會兒填上土,就不會再痛了。可是,離填土的時候還早呢,不斷有人被推下來,我的身上又有多處骨折,肚子都被掉下來的人撞破了,我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看見一道白光,在頭頂亮起,我被那白光吸引著,飄離了血腥恐怖的坑底,冉冉上升,來到了一處風景佳勝的地方,竹招涼意,花吐芬芳,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坐在巨石之上,指著巨石,讓我坐下。接著,一縷縷冤魂,相繼從坑底飄出,簇擁到老者身旁。

『你們以後還寫歌功頌德的文章麼?』老者問道。他沒有開口,但我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們就是做乞丐,也不寫那勞什子文章了。』我激憤地表示道,說出了眾冤魂的心聲。

老者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難說啊,什麼時候都有人吃這碗飯的。』」

歷史上的事有時就像發生在眼前,秦皇博士的悲劇是歷史,是故事,還是現實?理智、善良的現代「博士」、「儒生」們,誰願再做暴君刀下屈死的冤鬼?


參考文獻
[1] 《生命輪迴》,作者:弘初, 西藏人民出版社 1997年8月第一版 ,「靈界探索系列」叢書之二。

(轉自正見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