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深火热─太阳啊,你残暴无道,你落下罢!
 
张先梁
 
2001-2-15
 
【人民报消息】据新华社报导,农历除夕下午二时,有一女四男(一男四女?)五名“法轮功成员”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自己身上浇汽油后点火自焚,经送医院抢救时,一人已当场死亡,另四名也生命垂危。

新华社将这次“法轮功成员”以死抗争的行动,妄下雌黄的称这几名“法轮功成员”轻信了李洪志“升天圆满”妖言惑众的结果,其“人目鸟”式的诬陷手法已无耻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试想现遍布全国的法轮功成员何止成千上万,真要“升天圆满”难道就仅此五人?再说五名法轮功成员既已决志“升天圆满”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家乡河南开封市殉教而偏要花了路费千里迢迢的跑来北京,择人民英雄纪念碑来自焚不可?难道天安门广场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死亡圣庙?难道广场上所流的人血还不能唤醒世人的良知?

众所周知,一年多来法轮功抗议行动的升级,完全是江泽民不择手段地残酷打压广大法轮功学员,并将法轮功定为“邪教”所造成的,套用中共为了夺取政权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来说,即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纵观江泽民对法轮功成员的迫害和打击,较之于对中国民主党人和其他异议人士更为残忍,更为卑劣,更加随心所欲和丧心病狂,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之多,声势之壮,反抗之坚韧、持久已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其实在中国大陆用自焚,身绑炸药自爆,自残等,极端的方式来抗议中共暴政的事,久已有之,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七日上午十时左右,住上海徐汇区华山路一七八号的朱姓男子,因“下岗”生活无落,及抗议政府武力强制搬迁其住房而爬上自己的二楼屋顶,将汽油浇满全身准备点火自焚,在这人命关天的一刻,动迁小组竟视若无睹地进一步指挥民工将朱宅内的物品纷纷丢出室外,逼得朱惨叫一声引火自焚,数分钟后即烧成一具蜷伏在地的焦尸。此外,在上海新装修好的人民广场也曾发生过,下岗工人因走投无路愤而举火自焚的惨剧,但由于无新闻和出版自由,像这一类突发事件,往往立即被赶来的大批公安人员包围和封锁现场,不准任何人靠近,甚于将其家属“监护”起来,市有关部门也会令当地新闻传媒不准对该事件作任何报导,因此除了现场目击者耳语相传外,一般知之者甚少,如不得不让人民知道时,则都是这一类“升天圆满”的天方夜谭。

一九九六年四月上海的工自联召集人王妙根,因到其所属的龙门路派出所向公仆投诉芳邻对他的侮辱和骚扰,不巧适逢酒后微醺的派出所指导员在与警花开有色玩笑,父母官因不满王打扰了他的雅兴,遂运用擒拿格斗术迅即将王打翻在地,并指挥另一名警员一起将王抬头拎脚的丢出派出所,其状似在丢一麻袋垃圾。王受此奇耻大辱,愤而奔回家中取了一把刀在派出所门口的石子路上将自己左手的四根手指一刀刀砍下来以示抗议,现场鲜血直流,惨不忍睹,事发后龙门派出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并阻止王妙根上告,竟利用江泽民赴沪参加东亚运动会开幕式前,须“强化治安”的机会,以“安排工作”为饵,将王骗上警车送到黄浦区精神病院非法扣押,后又在上海民运人士的一致抗议声中,将王转移到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长期关押。一九九六年五月另一位赵姓异议人士出院,他受王之托向我们报告了王在精神病院中遭到禁闭、虐待及从末有丝毫治疗的真实情况,并愿在法庭上公开作证,熟料赵刚在我家向聚集的一些上海民运人士写完书面证词离去后,出巷口即遭警方秘密绑架,从此似从人间蒸发,不知所终。王妙根的自残行为自不可取,但上海警方的克格勃手段更令人发指,为此我在致政府各部门,诸花瓶党(为中共御用的粉饰太平的所谓民主党派)、新闻传媒和残疾人协会的联署信中彻底揭露了这一自残事件的真相,要求探望王妙根并诘问道:“如果说王妙根因抗议警方施暴而砍断自己左手四根手指是患有精神病的话,那么在文化大革命中投湖的作家老舍以及不堪红卫兵批斗愤而跳楼的邓公子朴方等,是否也是精神病患者?

由于这些人民来信触到了公仆们的痛处,我被冠以“煽动闹事,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罪名处劳动教养三年,另有鲍戈、杨勤恒、傅中奇、林牧晨、王勇刚、龚星南、胡可师、杨周等一大批上海民运人士因声援我等,陆续被拘、被捕、被处劳教,加起来的刑期超过二十年,试问难道我们这些要求保障基本人权的异议人士也是受了李洪志的诱惑和影响吗?

就在天安门广场增了几具焦尸和内蒙古遭受雪灾已一个多月的同时,江泽民却在人民大会堂觥筹交错大宴群臣。其实对于这些毫无人性的政治流氓们来说,千千万万人民的苦难也好,讲“真善忍”也好,站立雪地在共产官僚门前冻死或自焚于华表烧死来请愿、抗议也好,均不会令他们挤出一滴鳄鱼的眼泪!“珠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才是中共政治“改革开放,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写真集。中国人民长期以来被中共当局用不间断的运动,强制洗脑并进行奴化教育、愚民教育,中共老是说什么“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没有解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台湾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等,等等。而中国大陆却因片面开发,罔顾环保的短视行为,导致神州大地火灾、旱灾、蝗灾、风灾不断、如今又加上雪灾和自焚,真正生活在雪深火热中的正是灾难深重的中国老百姓。

这就像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泼皮,在挤进国际俱乐部,老是咒骂张三有口臭、李四有狐臭、王五麻子如何污染空气但他却偏偏闻不到这一切臭,都是从他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而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们,一次又一次的救灾捐款,能否最终堵住这一灾源,还是令朱门的酒肉剩得更多,酸臭的更甚呢?不明。

夏王桀时,人民为了痛恨这个专制暴君,曾把他比作天上的毒日头,愤怒地击筑而歌曰:“太阳啊,你残暴无道,你落下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