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南海:曾慶紅命運進入倒計時
 
鎮江山人
 
2001-11-2
 
【人民報消息】經過中共三次選舉,曾慶紅都未能成為政治局委員,引起外界許多猜測和評議。其中有一種評議曾慶紅的文章,認為曾慶紅是江澤民的心腹;是江的大內、總管、高參;是「一直給江澤民出謀劃策的人」。還說曾慶紅「有能力,有抱負,有謀略,有魄力」,「是最具開放思想的人之一」。說曾慶紅遠比胡錦濤要高明許多。(關於胡錦濤如何,公開的材料不多,本文不予評論)僅從上述對曾慶紅的評價,本文發表一點個人看法。

我先大喝一聲:曾慶紅,你大禍臨頭了,難道還不自知?

按照上述對曾慶紅的介紹和肯定,首先是肯定曾慶紅有雄才大略,有深謀遠慮,有抱負。一句話,就是曾慶紅有魄力、有才幹。其次,明確曾慶紅是江澤民的心腹,是給江澤民出謀劃策的人。這就是說,江澤民的重大決策和言行,都有曾慶紅的點子在裡邊。曾慶紅的聰明才智都貢獻給了江澤民。他的雄才大略,深謀遠慮和抱負,都通過江澤民體現出來。

現在,就從曾慶紅的才幹,和曾慶紅與江澤民的心腹關係,來看看,曾慶紅是毀了江澤民,還是幫了江澤民?

江澤民登上中共權力高峰已經十二年多。十二年多的時間,在歷史的長河中不算長。但是,就一段歷史進程來看,又不算短。過去這十二年多,完全是和平環境。既無內戰,也無外戰。從時間和空間來說,都是在發展和建設的大好機會和條件。倘若這過去的十二年,如果是很好的用在建設上,中國一定會是國泰民安,繁榮昌盛,國富民強。

然而,十二年多過去,中國並沒有真正富起來,也沒有真正強起來。

而江澤民本人在世界上落得為一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被新聞媒體視為「敵人」。在江澤民之前的中共領導人出國,沒有在國外被轟的情況。只有江澤民才有這種「殊榮」。在國內,無論是車船碼頭,街談巷議,都對江澤民罵不絕口。江澤民根本不敢接觸工農群眾,要靠防彈衣和裝甲車來混日子。也就是說,江澤民沒有取得人民群眾的認同和擁護。

江澤民走到今天,走到這個地步,這除了由於江澤民本人無能之外,也不能不與「具有雄才大略」、「深謀遠慮」充任江澤民「大內」、「總管」、「高參」的曾慶紅有關。也就是說與曾慶紅的出謀劃策有關。

曾慶紅是給江澤民出了好的謀略,還是出了壞的點子?是幫助了江澤民,還是毀了江澤民?曾慶紅幫助江澤民不走正路,走邪道

江澤民本人無能、無才、無德,在黨內、在黨外毫無威望。一上臺就要成為「核心」。既想要成為核心,如果能夠按「核心」來做,那也好。真正四平八穩。堂堂正正。不偏不倚。黨內就不會有誰敢反對。但是,江澤民沒有這樣做,而是帶頭拉幫結派,經營「江三幫」,即「江家幫」、「上海幫」和「留蘇幫」。自己搞幫派,就是自己破壞了「核心」。你搞幫派,還成什麼「核心」?誰還會來擁護這種幫派味十足的「核心」?江澤民大搞宗派,自己就把自己孤立了起來。到現在只落得用「上海幫」充當吹鼓手和打手。到處汪汪叫。到處咬人。顯得既可憐,又可笑。

曾慶紅作為江澤民的「高參」,沒有幫助江澤民維護「核心」,而是作為「江三幫」的一份子,不擇手段幫助江澤民組織和擴大「江三幫」。這顯然不是真正幫助江澤民,而是毀了江澤民。

「八九」民主運動的重要訴求是反對官倒,反對貪污盜竊。這一點,無論是江澤民,或者是曾慶紅,都應該非常清楚。因此,江澤民如果要想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就應該大力整肅貪污盜竊,借以取得人民群眾的信任和擁護。然而十數年來,江澤民根本不是這樣做。相反的是,以江澤民為首的「江三幫」帶頭大搞貪污盜竊。「江家幫」大貪。「上海幫」大貪。「留蘇幫」也貪。「江家幫」不僅自己大貪,而且明目張膽包庇和保護「江三幫」份子大貪。以致在大陸貪污盜竊成風,一發不可收拾。據揭發,曾慶紅的一批嘍羅,也都是貪污盜竊的高手。曾慶紅既是江澤民的高參,那就是曾慶紅參與和幫助江澤民貪污盜竊。

貪污盜竊是剝削和搶劫工農群眾的財富,是觸犯國法的。無論誰(也包括江澤民)貪污盜竊,都是觸犯國法,都要受到國法制裁。江澤民貪污盜竊,江澤民就是犯法。江澤民就要受到國法的制裁。江澤民包庇貪污犯,江澤民就是包庇犯法。包庇犯法者,與犯法者同罪。精明強的曾慶紅對於這樣一個觸法、犯法問題,當不致於認識不到。既能認識到,還要幫助江澤民、江家幫大貪、特貪。這是幫助了江澤民,還是害了江澤民?

有「雄才大略」,「深謀遠慮」的曾慶紅,沒有幫助江澤民高瞻遠矚向「清君」和「明君」方向發展。而是相反,幫助江澤民瘋狂大搞貪污盜竊。致使江澤民為了貪圖銅銹小利,葬送了自己可以贏得崇高歷史地位的時機。

當人民群眾起來時,別人貪污盜竊的財富或許能夠轉移、溜掉;而江澤民貪污盜竊人民的財產,卻將被一個不少的要追討回來。這一點有菲律賓馬可士的例子。也有蘇聯斯大林死後被鞭屍的例子。還有南斯拉夫米洛謝維奇的例子。

貪圖幾個帶不走的銅錢,卻留下後世永被臭罵的罪名。是「名」重要,還是「利」重要?具有「深謀遠慮」的曾慶紅,是不是幫助江澤民要利不要名?

中國的工農群眾是非常勤勞勇敢的。中國有非常好的生產環境和條件。只要善於引導和正確領導,中國的工農業生產就可以很快地搞上去。這不是因為共產黨代表什麼「先進的生產力」,而是中國工農群眾本身有著無窮無盡的創造力。但是,十數年來,中國的工業沒有搞好,農業也沒有搞好。而是搞了虛假的泡沫經濟。無論內債、外債,都是債臺高築。數千萬工人下崗失業。四、五十歲的人,正是年富力強,可以大顯身手的時候,卻都紛紛下崗、退休。成萬萬農民爭紮在貧困深淵。大陸的社會問題極為嚴重。中國的經濟問題成堆。「有智慧」,「有謀略」的曾慶紅不是幫助江澤民真正把經濟搞上去,而是忙著幫助江澤民大搞資本主義,加據大陸社會的貧富差距和兩極分化。

中國大陸法輪功要求練功也好,民運人士要求民主也好,都是合理要求,和平訴求。一句話都是人民內部矛盾,根本夠不上是敵我矛盾。但是,江澤民卻硬要站在人民的對立面,視人民為敵人。對法輪功,對不同宗教信仰,對和平居民,都要用幾百萬軍警,不遺餘力殺無赦。

自江澤民上臺以來,天天殺人。如果按十二年,合四千三百八十六天計,江澤民共殺了幾個四千三百八十六?監獄暴滿。勞改營膨漲。勞教所遍地。酷刑虐待,無所不用其極。這與當年毛澤東的「反右派」、「鎮反」,有什麼不同?與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有什麼不同?如果說有不同的話,那就是毛澤東是大張旗鼓的搞,江澤民是「陰」搞,是不聲不響的搞。

江澤民走的完全是暴君道路,是法西斯道路。把人民都當成是敵人,必然是四處樹敵,把自己完全孤立起來。作為「大內」的「高參」曾慶紅是助紂為虐,還是從關心江澤民出發,勸說江澤民「不能這樣幹」?曾慶紅的手上沾滿多少人的鮮血?

一個助紂為虐的人,連什麼是人民內部矛盾,什麼是敵我矛盾都分不清。怎麼能談得上是「最具開放思想的人」?

觀「三個代表」,貼馬克思主義標簽,荒唐又可笑。

馬克思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沒有什麼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問題,也沒有什麼第幾個裡程碑的問題。因為馬克思、恩格斯早已不在人世。你說「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他們已無法表示認同和否認。你說是「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如果馬克思在世還可能認為你是歪曲了馬克思主義;或者是背叛了馬克思主義;或者是反馬克思主義。另外,什麼是發展馬克思主義?東說東有理,西說西有理,都可以說自己是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那就根本扯不清。

所謂「發展」馬克思主義也好;所謂第幾個「裡程碑」也罷,這都是一些政治庸人,或政治騙子招搖過世,對人民群眾的欺騙。自己任嘛不是,沒有本領,只好抬出馬克思主義,到處招搖撞騙。

江澤民的出產地揚州,黃橋燒餅很有名。如果有什麼人自己拿出一塊燒餅,點上三點,到街上去吆嗬「我是黃橋燒餅的發展」,是「黃橋燒餅的第三代」。人們能夠相信那是什麼東西嗎?

再有,有的人根本連馬克思主義著作都沒讀過,卻在那理「發展」馬克思主義,豈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遭踏和詆毀馬克思主義!就以曾慶紅來說,究竟讀了幾本馬列著作?黃菊的「馬列主義第三個裡程碑」的口號叫得震天響,黃菊又讀了幾本馬列著作?再說,江澤民本人又讀過馬列著作沒有,讀了幾本?對馬列著作連讀都沒讀,就撕破嗓門拼命叫嚷「我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多麼可笑,自不量力!

這種所謂「發展」了,「第幾個裡程碑」的說法,實際都是騙人的把戲,都是政治騙子的行為,是掛羊頭賣狗肉。很不老實。

廣西人就很好。當地有一種「狗肉米粉」。賣米粉的人很誠實,講得清清楚楚,這米粉用的是狗肉。吃的人不會上當。

其實,袁世凱比江澤民的政治品質要好。他不說謊。他要復辟封建主義。他就公開提出要當皇帝。他沒有說假話,沒有騙人。

掛羊頭賣狗肉,就是騙人。掛羊頭的人,就是騙子。

再說,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都已破產,被人們掃進歷史拉圾堆。在大陸出版那麼多馬列著作,現在連買的人都沒有。對於這種情況曾慶紅不致於不知道。馬克思主義老祖宗都不靈了,你裝成是馬克思主義的「三」孫子,難道還靈嗎?聰明過人的曾慶紅是認識不到這一點,還是自認為這是自己聰明的最好表現?

江澤民既在復辟資本主義,完全可以公開說明為什麼要復辟資本主義,為什麼要實行資產階級專政。老老實實講清楚,豈不更好。何必偷偷藏藏,掛馬列主義羊頭,去賣資本主義狗肉?豈不太不老實了嗎?這種人的政治品質既不如廣西賣米粉的小販,也不如袁世凱。

「三代表」及「七一講話」的拋出,就程序上來說,採用了非正常的,突然襲擊的手段,並且是用壓制的辦法,強迫黨內接受。很不正常,很不光彩。

「三個代表」和「七一講話」的拋出,很可以看成是「上海幫」表演的一場最典型的鬧劇。人們很可以就這場鬧劇,進行一些研究和分析。例如:這「三個代表」是江澤民本人的創造發明,還是曾慶紅的出謀劃策?又如,黃菊「第三個裡程碑」的高調,是他個人自發的認識,還是事先策諉蓯業牟錚吭偃紓竺裨焐瘢鞅⒋譴看飩竺窀鋈艘饈叮故且栽旌糊椎摹吧蝦0鎩備愕模空廡┪侍舛忌婕暗皆旌斕摹壩心芰Α薄ⅰ壩心甭浴鋇奈侍狻H綣鮮鑫侍獾拇鳶付己苊魅罰竊旌煺饢桓卟我皇植呋模薔塗梢運得鰨旌煺饢弧按竽凇碧覆簧嫌惺裁蔥鄄拇舐裕徊還且晃環淺5湍艿母鬩蹌憊羆頻男〕蟆R蛭獬≡焐衲志縭翟謔翹孔荊舐K淖畬蟀鼙適潛┞讀私竺窬吧蝦0鎩鋇撓靡夂汀吧蝦0鎩背淶苯竺翊蚴值腦巍?p>這場鬧劇最後一幕是江、曾互贈禮物。

「小曾子,朕賜你為政治局常委。」

「咋。謝萬歲爺。奴才一定為皇上歌功頌德,樹碑立傳,留芳千古。」

眾嘍羅齊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一幕仍在繼續進行)

這「三代表」、「七一講話」和這次造神運動,可以看成是曾慶紅智慧的頂峰和最高結晶;是曾慶紅的心血、能力、抱負、魄力、謀略,等等,最高的表現。可是,從這種頂峰表現當中,卻根本看不出曾慶紅有什麼高明之處。水平不高。能力不強。手段笨拙。

致於由「上海幫」出面,組織和發動圍攻李瑞環,更顯得江澤民是圖窮匕首見。江澤民老糊塗了。曾慶紅也不清醒。太沒水平。

總的來看,不論是高參也好,是總管也罷,抑或是曾慶紅有雄心,有抱負也好,曾慶紅都沒有幫助江澤民幹好事,而是幫助江澤民幹了蠢事、壞事。既是如是,怎樣能夠說明曾慶紅有謀略,有智慧?

過去十數年的大好時光,白白地溜了過去。中國大陸沒有成為太平盛世。沒有國泰民安。這當然是江澤民的錯誤造成的。但是作為具有「雄才大略」的高參曾慶紅,難道能夠辭其咎嗎?曾慶紅是佞臣,還是忠臣?

佞臣的特點是對主子畢恭畢敬,唯唯諾諾,以主子之命是從,看主子的顏色辦事。主子喜歡什麼,他就做什麼。忠臣則能盡力輔佐主子,他與佞臣不同之處,是敢於建言,不隨意阿諛逢迎,特別是在能看出對主子不利的事情時,能敢於向主子提出意見,而不是眼睜睜看著主子走錯路,去犯錯。真正有能力、有謀略的人,應該是做忠臣,而不是做佞臣。

從十多年來,江澤民把大陸問題積累這麼多,這麼突出,這麼嚴重來看,實在說不出曾慶紅這位「高參」有什麼雄才大略的影子。

曾慶紅的前途是死路一條。這不是給曾慶紅算命,更不是對曾慶紅的詛咒,也不是指自然規律的人必然死亡;而是指曾慶紅必然死在江澤民死亡之前。曾慶紅會早於江澤民而死。

曾慶紅越深陷江澤民的泥坑,知道江澤民的內心機密越多,就越會早於江澤民而死。這是共產黨的遊戲規則決定的。

曾慶紅深入虎穴,知道江澤民的機密越多,就是在死亡陷阱陷的越深,就必然要被殺人滅口,也就是必然要死在江澤民之前。江澤民既怕出「赫魯曉夫」,又怕出「李志綏」。誰才可能成為「赫魯曉夫」,只有知道江澤民陰私的人,才有可能成為「赫魯曉夫」。不知道江澤民陰私的人,想成為「赫魯曉夫」,也做不到。

江澤民這個人有「三絕」。

絕對的自私自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鳩山的人生哲學,也是江澤民的人生哲學。

絕對心毒手辣。殺人不眨眼。

絕對厚顏無恥。任何不要臉的事,他都可以幹得出來。

江澤民是經過克格勃特殊訓練的。

所以,不僅共產黨的遊戲規則決定了曾慶紅必死,就是江澤民這個人也必然會把曾慶紅弄死。曾慶紅不是江澤民的兒子。江、曾之間只不過是一種利益的結合。江澤民把曾慶紅利用完了,也就必然把曾慶紅一腳踢開。

對於曾慶紅來說,完全不是進不進中共政治局的問題。進與不進政治局,都逃不脫被弄死的命運。

江澤民用什麼方式弄死曾慶紅?當然不會是公開處決,也沒有理由公開處決。只能是絕對秘密的,用人不知,鬼不覺的辦法弄死曾慶紅。神秘死亡。既死得不明不白,又永遠查不清楚。

為了絕對保密,弄死曾慶紅的人,不會是別人,而只能是由江澤民的兒子去辦理。曾慶紅有無可能免於死在江澤民之前的命運?

有。在兩種情況下,曾慶紅有可能免於死在江澤民之前。一是,江澤民在不久的將來被押上受審臺,接受全國人民的審判。曾慶紅站出來,反戈一擊,竹筒倒豆子,徹底揭發江澤民的罪惡,取得人民的諒解。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免於一死。二是,尋找機會,帶著老婆孩子逃亡國外,尋求政治庇護,或找個地方隱居起來。這個路子有一定的危險性。江澤民不會讓曾慶紅輕易逃掉。曾慶紅好自為之吧。

羅幹的情況,與曾慶紅差不多。說不定也是死路一條。

君不信,就走著瞧吧!

(摘自大參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