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目睹雙塔遭恐怖攻擊時的第一個反應是憤怒 (圖)
 
2001-11-11
 
【人民報消息】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接受了美國廣播公司的採訪。他說,九月十一日當他通過電視目睹世貿中心兩座塔樓燃燒而後傾塌的情形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憤怒。


江澤民的第一反應是:(精彩!)紐約和華盛頓地區一些地方受到嚴重襲擊。(圖)

星島電子報報導,普京說:「雖然聽起來有些奇怪,但我的確對這場災難懷有罪惡感。」他說,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感覺,是因為他認為俄羅斯和美國的情報系統,應該有更為密切的合作,在恐怖分子於九月十一日劫持飛機撞向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前,將他們的計劃扼殺。

遺憾未能提供情報

普京在20/20節目中告訴主持人華特斯(BarbaraWalters):「我不知道(如果我們事前密切合作),是不是能夠完全防止恐怖分子對美國發動襲擊,但是,我們的特殊情報服務系統沒有及時得到消息,向美國人民和美國政治領導提出警告,從而避免此次災難,總歸是一個遺憾。」

普京沒有透露俄羅斯情報人員是否得到過關於此次襲擊的具體消息,但是表示,如果他們的情報人員與美國方面能夠緊密聯繫,將產生許多助益。

去年六月,普京政府曾經就拉登的恐怖活動,向克林頓政府提出警告,指出這名隱匿在阿富汗的沙特異見者,正支持伊斯蘭教士兵在已經崩潰的車臣共和國發動戰爭。但是,俄羅斯官員表示,美國對這一警告的興趣似乎不大。普京告訴華特斯說:「在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問題上,我們當然希望得到更為積極的合作。」

談判中可能作出讓步

在布殊政府的全國導彈防禦系統問題上,俄羅斯和美國已經僵持數月。俄羅斯認為,這一防禦系統違反了一九七二年的《反彈道導彈條約》。但是,在九一一事件過後以撫慰者形象出現的普京,今次談到這一問題時,口氣溫和了不少,暗示下週他與布殊在德州舉行的峰會上,做出妥協並非沒有可能。

普京說:「我們相信,一九七二年的《反彈道導彈條約》是重要的、必要的,它的作用也是非常大、非常有效的。」他說:「但是,我們有一個很好的談判平臺,我們可以從那裏出發,達成共識。」

普京暗示,談判者可以借助能夠接納美國導彈防禦計劃的方式,解釋條約內容,從而找到雙方「共同的解決方案」。普京說:「專家認為,在這些共識的基礎上,我們能夠以現存條約為依據,在不違背條約精神的前提下,對相應條款和條件進行調整。」

反恐符合共同利益

普京表示,在以美國為首對恐怖主義發起的戰爭中,俄羅斯願意為美國提供支持,但卻不期待為此獲得回報,因為他認為,這是為了兩國共同的利益而打擊他們「共同的敵人」。普京還承認,這是九月十一日恐怖事件之後,俄羅斯向西方國家做出願意與他們建立更為廣泛的「友好關係」姿態的一部分。他說:「將俄羅斯與當今國際社會融合在一起,無論是在政治上,國防上,還是在安全問題上,都會為我們帶來巨大利益。」

普京表示,俄羅斯軍隊已經在情報方面為美國提供了幫助。但是他說,他們不可能再向阿富汗發起地面戰。八十年代,俄羅斯曾經向阿富汗發起進攻,但一場戰爭打了十年,仍以俄羅斯失敗告終。普京說:「對我們而言,把軍隊派往阿富汗,就像要你們再出兵越南一樣。」

有人懷疑,最近一段時間令美國疲於應付的炭疽孢子,來源於俄羅斯生化武器項目。普京對這一說法予以否認。他說,炭疽孢子和包括天花病毒在內的其他生化武器,在俄羅斯「受到極為嚴密的保護」。

另外有報告說,前蘇聯時代的核技術--包括攜帶式炸彈,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核手提箱」(nuclearsuitcases)--或許現在就在恐怖分子手中。普京對此同樣否認。他說:「這只是猜測。人們可以懷疑有人試圖出售一些核機密,但是,這些猜測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

他同樣否認了俄羅斯與伊朗分享軍事核技術的傳言。

為以前經歷驕傲

在進入政壇之前,普京曾在秘密警察局KGB擔任官員。他說,在自己還是一名在校學生時,他就對情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說:「小說和電影對我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我不想成為一名間諜,但我希望成為一名對祖國有用的人。從事情報職業的確需要承擔一定風險,但是,這也是之所以浪漫的一個原因。」普京說,外國媒體對他在秘密警察局的經歷過分關注,卻忽視了他當政後的成績。不過他補充說,他對自己加入安全局的選擇並不後悔。他說:「我對我多年前的選擇絲毫沒有悔意,對我的過去,我沒有任何感到恥辱的地方。我是一名成功的情報官員,總是為國家的利益而工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