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人死了六千次──「9.11」使美国人走近上帝?
 
2001-10-12
 
【人民报消息】“噢,上帝!”在9.11之前,这只是一句失去了字面意义的感叹,它并不意味着感叹者真正在求助于上帝。但在9.11之后,“噢,上帝!”这句感叹便随着死难者数字的逐日增加而渐渐变成了感叹者对上帝的真正求助。

   据美国媒体报导,9.11以后,美国各地(尤其是纽约和华盛顿地区)的教堂都出现盛况空前的景象;以前从不参加教堂活动的人们现在开始走进教堂聆听牧师讲道,开始参与教堂的礼拜与追思,开始每日不止一次地祷告。华盛顿位于南白凌顿 (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 South Barrington)的柳溪社区教堂是全美最大的教堂之一。那里的牧师说,9.11以后,教堂在周日也有座无虚席的时候, 在周末更是人满为患。纽约曼哈顿的圣派特里克大教堂能容纳两千五百人;在红衣主教爱德华□艾根(Cardinal Edward Egan)主持祈愿弥撒的时候,却只能让无法 进入教堂的千百人站在街上从扬声器中领受祈愿精神。   

   9.11恐怖分子的攻击不仅使成千上万的无辜者丧生,也使更多的幸存者及同情者对生命和人性的信念遭受打击。9.11之灾是一个美国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事实;他们在此之后所处的是一个理性和感情状况的非常时期。在这个非常时期内,上帝是很多人精神上唯一的或最后的去向;他们需要在那里听到他们的心灵要 他们听到的声音,他们需要在那里见到他们的眼睛要他们见到的人性在灾难洗礼后的场景。

   在这里,人们能把别人的灾难视为自己的灾难;人们能以最善良的话语传达对受难者的同情,给予受难者所需的支持:纽约拉比(犹太教牧师职称)会主席马克.吉 尔曼(Marc Gellman)告诉自己的犹太教徒:“那一天,不是六千人死了,而是一 个人死了六千次。”无比雄辨地说明了每个人对灾难所感到的尖锐痛苦。

   南美洲迁 入美国的移民,五十五岁的加西亚说,我们也在那一天受到了同样的伤害,因为他 们打击的是“给我们好处的国家,一个对我们平等、给我们机会的国家。”著名电 视节目主持人温菲.欧普乐(Winfrey Oprah)对祷告的人群发出充满希望的安慰: “你失去的是你所爱的人,但你得到的是一个有名有姓的天使。”

   在这里,人们能充份表达对恶的憎恶和对善的赞扬。人们看到,灾难过后“伴随痛 苦和伤害的是难以置信的善行”;人们在痛苦之余对战胜邪恶表示坚定的决心: “我们要让那个躲藏在山里的恶人知道,他不能够阻止我们。在每一个死去的人背 后,将站起来另一个;在这另一个的背后,将又站起另一个。”用纽约市市长朱利 安尼的话说就是:“我们的心碎了,这是无疑的,但我们的心仍在跳动!” 

   在这里,人们也能相互告诫不要寻找替罪羊,不要扩大打击面。华盛顿的一个主教提醒教民:“穆斯林极端分子绝不是伊斯兰教的代表,就像三K党绝不是基督教的代表一样。”另一位主教更具体地向人们解释:“我们必须记住,罪恶的穿戴不是 头巾,或者长袍,或者圆顶小帽,或者十字架。罪恶的穿戴是人之心灵,这穿戴以 仇恨和恐惧编织而成。”

   无论你信或不信这一个宗教,你都不能否定,这个国家这个政府和这些人从他们的上帝那里获得力量。他们在9.11以后受到了打击,感到了痛苦,失去了安全感, 看到了人性的黑暗……但他们也在9.11以后更加走近了他们的上帝,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信仰,更加决心将自己建立于这一信仰之上的文化和文明再向前推进一 步。

  人们常想,麦哈顿的高楼大厦宏伟壮观,世贸双塔更展现出美国现代文明的骄姿,它们是美国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但当这两座被视为人类文明标志的大厦瞬间淹没在白色的烟尘之际,人们似乎才明白了什么!现代人类已经表现出了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就是只有当巨大灾难降临时,大多数人才真正想起上帝,寻找上帝,祈求上帝帮助解脱灾难所带来的巨大痛苦。 然而,人们不知道这正是人类的可悲之处,因为上帝不是一个专为人解脱痛苦的偶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