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情婦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黃麗滿
 
2001-1-5
 
【人民報訊】

蕩婦麗滿豐韻猶存

  黃麗滿八十年代初就當上了共產黑心江澤民的姘婦,故成為今日共產政壇正在迅速上升的少有的女大班。有人猜測,在不久的將來,她很可能躥升成共產國的第二代江青。

  黃女,東北齊齊哈爾人,畢業於中共太子黨搖籃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其家庭背景在共產貴族中排不上溜,上學時也成績平平,然而她天生撩人,雖然姿色平平,可勾引男人卻一拿一準。當年同她同班的同學回憶說:東北從初中開 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撩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關係曖昧,結果被老婆打到系裡,最後還因男女關係受了處分。今天深圳人,在電視上看這位已經官拜市委常委兼市委副書記的女人,絕看不出她有五十多歲的樣子,那穿裝打扮仍然可以看出妖婆含情撩人的風采。深圳報界一位朋友向筆者描述這位共產女官時說:「徐娘並不老,秀色仍可餐」。也許正因為仍可餐 ,所以七十出頭的江澤民,快二十年啦,仍把黃麗滿當作心肝寶貝、二號夫人。

  * 邂遘江澤民政壇發跡

  八十年代初,命運安排黃麗滿同今日的共產黑心江澤民搭上了鉤。那年江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恰好在該部辦公廳當差。按照共 產慣例,當上了部級幹部的,組織上必須安排一個女人專門負責日常生活。天賜良機,當時三十出頭淫心外溢急欲物色男人打野食的黃麗滿被選中了,這可把黃女樂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她為了出色完成組織交給的照顧首長的任務,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撲鼻而來,把個江部長樂得來大嘴一咧、眼睛瞇成了 線,他那裏想過當共產部長竟會有如此艷福。

  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這對迫切需要找機會發泄的江黃兩人可是一個大好機會。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鑽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都神秘嘻嘻地交換下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什麼事,想想江部長正置精力旺盛之年,家裡偏偏守著個癱瘓不能用的老婆,也怪可憐的,於是就在外邊傻站了一個多小時,待到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衣衫不整滿臉羞答答地從部長室裡溜出來,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 江澤民以後高升,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江把自己在部裡的紅顏知己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儘管南方妞長得比北方女人細巧,但總覺得沒有黃麗滿味道十足,於是黃家很快就裝上了上海北京專線電話。

  在共產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太過於嚇人了,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捂不住了,她老公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 到北京找黃的老公大隨調解,最後總算說服了大隨,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供江澤民來京「匯報」工作時盡情受用。

  * 欽派深圳垂簾聽政

  進入九十年代,江澤民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兒皇帝,黃麗滿在江的授意下曲 線做官來到深圳。初來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又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慣於溜須拍馬的深圳市委這回可瞎了眼,竟然把個兒皇娘娘從響鐺鐺的國家局級下貶成深圳處級,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兒皇帝,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犬子任克雷,一時間難以搬得動,於是勸黃暫且忍氣吞聲,留在深圳當耳目。

  九三年初鄧貓南巡後,兒皇帝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視察。黃副秘書長這回可 是久旱成甘雨,日盼夜盼終於盼來了江大救星,她當著深圳眾官兒的面拚命圍著江總書記的屁股頻頻亮相,倒是江澤民為避免在大庭廣眾之下過於尷尬,故而深藏不露、點到為止。

  總書記一行人馬勞頓,好不容易坐下來聽市委匯報工作,江澤民頭也沒擡、慢條斯理地咂動嘴皮問厲有為:「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厲書記唬得心驚肉跳,他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江澤民明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慢待了自己的特別情人。熟悉共產官場運作的厲有為哪有不知趣的 ,趕緊派小車接黃娘娘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書記打招呼:「今天胃口好 ,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裏,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 :「乖乖,差一點讓這個東北蕩婦給摘了烏紗帽!」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其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你可別看她只是個副書記,她家可按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厲有為想裝都不夠格,深圳建市以來所有的頭頭都不曾享受過這種國家級的高規格待遇。

  由此,深圳大小幹部全明白了,黃麗滿是當今紅朝太歲爺的外奶奶,誰要是想往上巴結,就要投到娘娘裙下,以致後來許多犯了共產大法的都備足了大禮求黃書記 設法解脫。前兩年,厲有為被揭發收受外商巨額美元賄賂,他看看實在脫不過去了,只好去求黃娘娘搭救,黃麗滿一個電話就把事情給擺平了。從此,厲有為絕對佩 服黃奶奶的通天能量,一有什麼事就趕緊跑去找黃麗滿商量,市委如果需要作什麼決定,厲總是一句話:「研究、研究!」厲書記研究的地方當然是黃家和黃麗滿的辦公室,因此久而久之,厲有為「研究書記」的臭名也就遠揚了。

  *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辛苦費總算沒少掙。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書記打招呼無罪釋放的 大號經濟犯就有十好幾個,這些人要搬得動黃娘娘,那次也得撂下個幾大捆美金。就連她那戴綠帽子的老公大隨,前些年經商不利欠了一屁股的債,最近因為夫人當 政也時來運轉了。深圳新落成的高度僅次於帝王大廈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隨大王八。你可別看大隨每天戴著綠帽子滿深圳跑,他現在可神氣了,整天的前呼後擁,桑拿浴、高爾夫,來勁了再上休閒中心抱上兩個高級雞,而且他那原本掛著國營企業牌子的公司現在也變成了官辦私營。肥水不流外人田嗎 !有錢賺怎麼能讓給別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把老婆借給了太歲爺用,不過搬搬手指頭算算,倒也花得來。

  中國人常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著飛黃騰達了。黃女的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的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說是只要讓黃書記黃主席滿意,公司的天就塌不下來。正巧,九七年該公司股票上市,公司總裁立馬就送了黃書記五萬原始股。

  那年,深圳合作銀行成立,黃麗滿將小妹黃麗哲安排到該行當處長。小哲雖從來沒沾過金融的邊,但做人的共產哲學不比乃姐差。共產國銀行近年來銀根都很緊,可黃麗哲老公辦的私人公司從來都沒缺過錢,他們家僅僅做貸款生意發的財,就夠黃氏家族幾代人吃喝不完的了。

  * 黨國傳統獻身光榮

  看過毛太醫李志綏寫的回憶錄的讀者大概不會忘記,牡丹江籍的列車員張玉鳳二十掛零就撇掉小夫婿獻身毛澤東,待到毛死後她竟然熬到了共產黨的正部級待遇。就是在今天只認錢的改革開放大潮中,張女仍然能打著毛澤東的招牌,在北京開什麼毛家餐廳發財。人們大概也不會忘記,該書描寫一個戴了綠帽子的共產幹部,老婆叫毛澤東受用了還怕巴結得不夠,又把小姨子、小姑子都統統給毛送了去,目的無非是求得毛的賞識,以便自身的共產仕途得以飛黃騰達。

  今天,江澤民的品位比毛可就高多了,要得要大學生、開放時髦的女人 ,而且玩的手段也比毛高多了:女人絕不留在身邊當端茶到水的「機要秘書」, 放官在外,既可避免流言蜚語,而且也可讓娘娘們給自己充當耳報神,控制地方諸侯。

  在共產國,女人能為黨匪大頭目獻身、讓黨的領導更加舒心地考慮國家大事,是絕對光榮的。然而,中國的傳統文化又使得黨報不敢象美國媒體宣傳克林頓、萊溫斯基那麼直接了當,它們只能以領導人出席某種場合的方式讓嬪妃娘娘們亮亮相, 更多的就得靠黨國姘婦們自己作工作了。

  當年江青最明白這個訣竅,她走到哪裏都先大喊一聲:「同志們!我是代表毛主席來看你們的。」有的時候,江青叫政治對手逼急了,她還有最後一招:狂吼「我是毛澤東的一條狗,是毛澤東叫我來咬你們的」。就憑這兩手,江青在共產政壇上折騰了十年。

  可憐黃麗滿畢竟不是正宮,她要宣揚娘娘身份就只有「曲線救國」了。深圳的共產幹部,凡是聽過黃麗滿作報告或下指示的都知道,每次不管談什麼工作,麗滿書記都會把話鋒轉到江總書記那裏,如數家珍般地介紹江澤民的日常起居、興趣愛好 、家庭生活,以表示她同江有連體關係。通常,黃講到情不自禁處,她還會擺出女人的媚態說:「瞧,我現在穿的這身衣服,就是江總最喜歡的,所以我天天穿著,以表示我念念不忘江主席、永遠忠於江主席;同志們,你們可要向我一樣好好為黨獻身、為黨工作啊!」 (二○○○年一月摘編自「前哨」雜誌)

  作者註:本文系根據一九九八年前的資料編寫。現在,黃麗滿已經是躍升為共黨廣東省委副書記兼主管文化、宣傳的副省長。李長春授命赴廣東組織新省委時,江澤民專門叮囑,凡事要同麗滿同志商量,而黃麗滿也恰恰是通過李長春之手,得報當年深圳的一箭之仇。昔日那幫沒把黃娘娘擺在眼裡的廣東大員,如於非、李灝等,均都一個個遭到了整肅。與此同時,黃已經按江的旨意在廣州白雲山替共產大黑心修好了行宮,隨時等待紅朝皇帝臨幸。

摘自(大參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