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情妇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黄丽满
 
2001-1-5
 
【人民报讯】

荡妇丽满丰韵犹存

  黄丽满八十年代初就当上了共产黑心江泽民的姘妇,故成为今日共产政坛正在迅速上升的少有的女大班。有人猜测,在不久的将来,她很可能蹿升成共产国的第二代江青。

  黄女,东北齐齐哈尔人,毕业于中共太子党摇篮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其家庭背景在共产贵族中排不上溜,上学时也成绩平平,然而她天生撩人,虽然姿色平平,可勾引男人却一拿一准。当年同她同班的同学回忆说:东北从初中开 始就允许男女学生跳舞,黄从那个时期起就撩得许多男生为她争风吃醋,军工有个老师由于同她关系暧昧,结果被老婆打到系里,最后还因男女关系受了处分。今天深圳人,在电视上看这位已经官拜市委常委兼市委副书记的女人,绝看不出她有五十多岁的样子,那穿装打扮仍然可以看出妖婆含情撩人的风采。深圳报界一位朋友向笔者描述这位共产女官时说:“徐娘并不老,秀色仍可餐”。也许正因为仍可餐 ,所以七十出头的江泽民,快二十年啦,仍把黄丽满当作心肝宝贝、二号夫人。

  * 邂遘江泽民政坛发迹

  八十年代初,命运安排黄丽满同今日的共产黑心江泽民搭上了钩。那年江被任命为电子工业部部长,黄恰好在该部办公厅当差。按照共 产惯例,当上了部级干部的,组织上必须安排一个女人专门负责日常生活。天赐良机,当时三十出头淫心外溢急欲物色男人打野食的黄丽满被选中了,这可把黄女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据当时办公厅的同事回忆,她为了出色完成组织交给的照顾首长的任务,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脸蛋抹得红一块白一块,高跟鞋响处法国香水味扑鼻而来,把个江部长乐得来大嘴一咧、眼睛眯成了 线,他那里想过当共产部长竟会有如此艳福。

  中共机关有个习惯,每天中午都要午休,这对迫切需要找机会发泄的江黄两人可是一个大好机会。每到午休时间,黄丽满就悄悄地钻进了江部长的办公室,同事们只要听隔壁部长室的门锁卡哒一响,大家都神秘嘻嘻地交换下眼神不言语了。

  一次,中央有紧急文件送给江泽民。送信的知道里边在发生什么事,想想江部长正置精力旺盛之年,家里偏偏守着个瘫痪不能用的老婆,也怪可怜的,于是就在外边傻站了一个多小时,待到下午上班铃打过了老半天,黄丽满衣衫不整满脸羞答答地从部长室里溜出来,这才蹑手蹑脚地把中央文件交给了江。 江泽民以后高升,当上了上海市长。临走,江把自己在部里的红颜知己提升当了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厅长。江到上海后,尽管南方妞长得比北方女人细巧,但总觉得没有黄丽满味道十足,于是黄家很快就装上了上海北京专线电话。

  在共产国,部司局级干部的长途电话费是公家报帐的,但因为黄家的电话帐单太过于吓人了,电子工业部财务部门只好将此事捅了出来,最后经电信局核实,绝大部分电话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个电话差不多都超过两个小时。黄同江泽民的暧昧关系终于在家里捂不住了,她老公为此同她打起了离婚官司。江泽民不得不赶紧跑 到北京找黄的老公大随调解,最后总算说服了大随,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电子集团公司去做生意,而黄则一个人留在北京,供江泽民来京“汇报”工作时尽情受用。

  * 钦派深圳垂帘听政

  进入九十年代,江泽民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儿皇帝,黄丽满在江的授意下曲 线做官来到深圳。初来时,深圳大员们谁也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再加上组织部门又不好直接了当把江黄的关系点穿,惯于溜须拍马的深圳市委这回可瞎了眼,竟然把个儿皇娘娘从响铛铛的国家局级下贬成深圳处级,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书长的虚位上。黄丽满一肚子的苦水倒给了儿皇帝,无论如何要江泽民替她出这口恶气。无奈江当时地位未稳,而黄的顶头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犬子任克雷,一时间难以搬得动,于是劝黄暂且忍气吞声,留在深圳当耳目。

  九三年初邓猫南巡后,儿皇帝紧跟,立即率队前往深圳视察。黄副秘书长这回可 是久旱成甘雨,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江大救星,她当着深圳众官儿的面拚命围着江总书记的屁股频频亮相,倒是江泽民为避免在大庭广众之下过于尴尬,故而深藏不露、点到为止。

  总书记一行人马劳顿,好不容易坐下来听市委汇报工作,江泽民头也没抬、慢条斯理地咂动嘴皮问厉有为:“怎么丽满同志没到会啊!”这一问可把市委厉书记唬得心惊肉跳,他明白,按规矩副秘书长是没资格参加汇报会的,江泽民明摆明是给他递话,要他别慢待了自己的特别情人。熟悉共产官场运作的厉有为哪有不知趣的 ,赶紧派小车接黄娘娘到会。会后,江泽民轻松地向厉书记打招呼:“今天胃口好 ,晚上跟我去小黄家吃饺子”。戏演到这里,厉有为摸了摸脑袋、倒吸了一口凉气 :“乖乖,差一点让这个东北荡妇给摘了乌纱帽!”

  接下去,市委领导班子大改组,黄丽满升任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常委,其后又升为市委副书记。你可别看她只是个副书记,她家可按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电话“红机子”,厉有为想装都不够格,深圳建市以来所有的头头都不曾享受过这种国家级的高规格待遇。

  由此,深圳大小干部全明白了,黄丽满是当今红朝太岁爷的外奶奶,谁要是想往上巴结,就要投到娘娘裙下,以致后来许多犯了共产大法的都备足了大礼求黄书记 设法解脱。前两年,厉有为被揭发收受外商巨额美元贿赂,他看看实在脱不过去了,只好去求黄娘娘搭救,黄丽满一个电话就把事情给摆平了。从此,厉有为绝对佩 服黄奶奶的通天能量,一有什么事就赶紧跑去找黄丽满商量,市委如果需要作什么决定,厉总是一句话:“研究、研究!”厉书记研究的地方当然是黄家和黄丽满的办公室,因此久而久之,厉有为“研究书记”的臭名也就远扬了。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黄丽满政治上看好,经济上也不落后。这些年她家门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讲情,辛苦费总算没少挣。据公检法的一位朋友说,经黄书记打招呼无罪释放的 大号经济犯就有十好几个,这些人要搬得动黄娘娘,那次也得撂下个几大捆美金。就连她那戴绿帽子的老公大随,前些年经商不利欠了一屁股的债,最近因为夫人当 政也时来运转了。深圳新落成的高度仅次于帝王大厦耗资十亿元以上的联合广场,工程总承包商就是随大王八。你可别看大随每天戴着绿帽子满深圳跑,他现在可神气了,整天的前呼后拥,桑拿浴、高尔夫,来劲了再上休闲中心抱上两个高级鸡,而且他那原本挂着国营企业牌子的公司现在也变成了官办私营。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有钱赚怎么能让给别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把老婆借给了太岁爷用,不过搬搬手指头算算,倒也花得来。

  中国人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黄丽满在深圳呼风唤雨,她的几个妹妹也跟着飞黄腾达了。黄女的大妹妹黄丽蓉在深圳的一家大公司任工会主席,该公司总裁天天向黄氏姐妹表忠心,说是只要让黄书记黄主席满意,公司的天就塌不下来。正巧,九七年该公司股票上市,公司总裁立马就送了黄书记五万原始股。

  那年,深圳合作银行成立,黄丽满将小妹黄丽哲安排到该行当处长。小哲虽从来没沾过金融的边,但做人的共产哲学不比乃姐差。共产国银行近年来银根都很紧,可黄丽哲老公办的私人公司从来都没缺过钱,他们家仅仅做贷款生意发的财,就够黄氏家族几代人吃喝不完的了。

  * 党国传统献身光荣

  看过毛太医李志绥写的回忆录的读者大概不会忘记,牡丹江籍的列车员张玉凤二十挂零就撇掉小夫婿献身毛泽东,待到毛死后她竟然熬到了共产党的正部级待遇。就是在今天只认钱的改革开放大潮中,张女仍然能打着毛泽东的招牌,在北京开什么毛家餐厅发财。人们大概也不会忘记,该书描写一个戴了绿帽子的共产干部,老婆叫毛泽东受用了还怕巴结得不够,又把小姨子、小姑子都统统给毛送了去,目的无非是求得毛的赏识,以便自身的共产仕途得以飞黄腾达。

  今天,江泽民的品位比毛可就高多了,要得要大学生、开放时髦的女人 ,而且玩的手段也比毛高多了:女人绝不留在身边当端茶到水的“机要秘书”, 放官在外,既可避免流言蜚语,而且也可让娘娘们给自己充当耳报神,控制地方诸侯。

  在共产国,女人能为党匪大头目献身、让党的领导更加舒心地考虑国家大事,是绝对光荣的。然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又使得党报不敢象美国媒体宣传克林顿、莱温斯基那么直接了当,它们只能以领导人出席某种场合的方式让嫔妃娘娘们亮亮相, 更多的就得靠党国姘妇们自己作工作了。

  当年江青最明白这个诀窍,她走到哪里都先大喊一声:“同志们!我是代表毛主席来看你们的。”有的时候,江青叫政治对手逼急了,她还有最后一招:狂吼“我是毛泽东的一条狗,是毛泽东叫我来咬你们的”。就凭这两手,江青在共产政坛上折腾了十年。

  可怜黄丽满毕竟不是正宫,她要宣扬娘娘身份就只有“曲线救国”了。深圳的共产干部,凡是听过黄丽满作报告或下指示的都知道,每次不管谈什么工作,丽满书记都会把话锋转到江总书记那里,如数家珍般地介绍江泽民的日常起居、兴趣爱好 、家庭生活,以表示她同江有连体关系。通常,黄讲到情不自禁处,她还会摆出女人的媚态说:“瞧,我现在穿的这身衣服,就是江总最喜欢的,所以我天天穿着,以表示我念念不忘江主席、永远忠于江主席;同志们,你们可要向我一样好好为党献身、为党工作啊!” (二○○○年一月摘编自“前哨”杂志)

  作者注:本文系根据一九九八年前的资料编写。现在,黄丽满已经是跃升为共党广东省委副书记兼主管文化、宣传的副省长。李长春授命赴广东组织新省委时,江泽民专门叮嘱,凡事要同丽满同志商量,而黄丽满也恰恰是通过李长春之手,得报当年深圳的一箭之仇。昔日那帮没把黄娘娘摆在眼里的广东大员,如于非、李灏等,均都一个个遭到了整肃。与此同时,黄已经按江的旨意在广州白云山替共产大黑心修好了行宫,随时等待红朝皇帝临幸。

摘自(大参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