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內總管」曾慶紅之「三大忌」
 
陸不平
 
2001-1-21
 
【人民報訊】陸不平20日在大家論壇發表文章:"大內總管"曾慶紅的未來政治前程正在逐步顯示出三大忌諱:一曰"功高震主";二是"知情太多";三為"忠臣貳主"。

中共中央十五屆五中全會於上年10月11日在北京閉幕了。出乎許多方麵人士意料,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曾慶紅未能晉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進入黨和國家領導人行列。不論這一結果是出於江澤民提曾不力,還是江澤民力提曾慶紅但在黨內反對派的強大抵抗面前暫時退卻,都不能不讓人對曾慶紅在江澤民以後風波險惡的政治局勢中的歸宿產生幾分猜測。

事實上,由於今天的中國現實政治在本質上還是中國數千年封建傳統政治的延續,依然是當今"聖上"禦筆欽點"革命事業接班人",依然是美其名曰"扶上馬、送一程"和"關鍵時刻還得靠老同志"的垂簾聽政,依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人身依附關係,"大內總管"曾慶紅的未來政治前程正在逐步顯示出三大忌諱:一曰"功高震主";二是"知情太多";三為"忠臣貳主"。

打從中華民族開啟帝王朝代至今,延續千年的"忠臣明主"這樣一種人身依附的君臣關係,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機構中處處可見。普遍的可以看到在各機關、單位裡某某下屬是某某領導的人這一裙帶關係,極端點的可以見到在一些大案要案中"舍身護主"的王寶森式人物。當然,下屬到底是"忠臣"還是"奸佞"、聖上究竟是"明主"還是"昏君"就全憑各人良心和角度了。

儘管經過二十世紀近百年對封建王朝和文化的"革命","忠臣護主"這一古老封建傳統在江澤民時代反而大有發揚光大之勢。這也是無可奈何、事出有因的事。首先是"主上"出身不正。要知道,如今的核心當年是借"六四"鎮壓的東風,在小平同志的青睞下,乘火箭直升上來的,其速度絕不次於當年讓毛澤東欽點"乘直升機上來"的王洪文同志。這種非民主程序產生的核心,最怕也最恨知情的人們指出這一點。(當然,對付華萊士這樣的"洋鬼子",不必去管他冷嘲熱諷說我們"叫起來像鴨子,走起來像鴨子,就一定是鴨子"的話,只要一口咬定"我們領導人也是民主選舉的"就讓他沒轍)。越是缺乏領導權力合法性的核心,就越是需要有忠臣維護,以確立君主地位和樹立君王威嚴。其次是這位"主上"的"道行"不深。執政十一年,事實已經證明江澤民既缺乏一個大國領導人應有的寬闊胸懷和面向世界、面向二十一世紀高科技信息時代的高瞻遠矚眼光和視野,又缺乏治理現代國家的戰略部署與規劃能力,以至外不能禦侮辱以振國威,內不能清腐敗以平民沸,終於弄到國際地位形象一落千丈,讓人劃入"無賴"國家行列,國內政經一派危機,一邊猛打"法論功"、"中功"等民間氣功團體,一邊大喊大叫"穩定壓倒一切"的氣急敗壞、瘋狂狼狽的地步。儘管外有朱熔基治理經濟、內有曾慶紅操持"家務",奈何"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天下英才早以散落四海,覆水難收了。最後,在共產主義理想已經破滅、道德淪喪、唯物質利益的拜金主義盛行、"撈一把、留後路"等思想正在逐漸成為共產黨大多數幹部奉行的人生信條時,對"主子"的"忠誠"一一哪怕這種忠誠多麼短暫和虛偽一一已經成了維護這個垂死政黨的最重要的政治品質。

在上有老人垂簾聽政、下有諸侯囂張窺越的艱難時期,曾慶紅為當今"聖上"江澤民從龍潛出山到確立"正統"直到如今成為不容置疑的黨和國家的"核心"而殫精竭慮、嘔心瀝血、絞盡腦汁、出謀劃策,在馴挫狂傲不桀"太子黨"、降伏陳希同北京幫、擊破李鵬派系勢力等戰役中立下汗馬功勞,在海內外朝野評論家中贏得中南海"大內總管"之譽。

"小曾子"功勞太大了,大得江澤民都不得不設法給他謀個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正果"。這"正果"得到了還好,要得不到,"小曾子"會不會心懷不滿?甚至懷恨在心?縱使這"正果"讓"小曾子"得到了,他會不會得寸進尺,得隴望蜀?把下一個目標盯在當今核心或核心二世位置上?沒辦法,古今中外,人性使然啊。"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不僅宋太祖得搞"杯酒釋兵權",連老福特也不得不讓功勞大大的總裁亞科卡卷鋪蓋"走人",因為他已經被提到頭了,再提就沒有福特+1世的份了。這都是文的。漢高帝劉邦對韓信就算武的了。"小曾子"的前程安排,在當今核心的心中恐怕都是模棱兩可啊。

功高震主,這是曾慶紅一忌。

曾慶紅對當今核心的巨大功勞的另一面,卻是他不可避免地參與太多和太深的"核心"機密。搞不好有時還得幹點"聖明"不能親自出馬幹的"髒活(DirtyJob)"。這些,即使當今核心眼下不在乎,一旦核心下臺,大權旁落,誰又能保證曾慶紅還會象核心在臺上時那般忠心耿耿對待臺下的"前核心"呢?更有誰能保證曾慶紅不會在今後被急劇變化的政治局勢所迫,來個"反戈一擊",在"原則面前"演一場"大義滅親",把江核心當年上臺的前後內幕和臺上十年的各種見得和見不得人的手段公布天下,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大家都在官場上,都是風雲一時的過路政客。

看看趙紫陽就知道了,在官場上,信用、情義有時是很難講的。想到這些,我要是江核心,都得提防著點這個"小曾子"。別"接班人"最後變成了"掘墓人"。這事兒歷史上還少嗎?

知情太多,這是曾慶紅二忌。

如今全世界都知道曾慶紅是"江核心的人",這是板上釘釘的鐵一般事實。曾慶紅今天紅得發紫的地位(明的是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暗的江澤民的"心腹謀士、大內總管"),也是他以絕對的忠誠和為江氏江山立下汗馬功勞換來的。

問題就在這點上。"一朝天子一朝臣"。曾慶紅此次不能如願進政治局,不見得是他自己有什麼過失,恐怕多是因為他是"國王的人",是正在引起許多高級官員警惕和反感的"XX幫"。除非曾慶紅日後自己做了那個"核心"或者江二世當上了"核心",否則,未來的"天子"、"核心"絕不願重用曾慶紅這個"外姓家奴"。這是人的本性和中國現實政治本質決定的:你曾那般忠誠於江核心,肯定不能再那般忠誠於我,你若能如此又忠誠於我,那你的忠誠又叫什麼?"忠臣豈能事二主焉"?

忠臣貳主,這是曾慶紅三忌。

中國當今的政治,說到底還是個"人"的政治。再說得赤裸一點,就是個"玩人"的政治,當"主子"的要把下屬"玩"得服服貼貼、死心塌地、忠心不貳。做奴才的一方面要"玩"得深藏不露、察言觀色、揣摩聖意、見風使舵,以圖進取,一方面也要留點後路,別把寶全押在一註上,以免在主子失勢時輸光了血本。君不見,臺上高唱"三講"頌歌者正在私底下把子女移民海外?

毫無疑問,儘管人們有時將他聯想到清朝慈禧太后時期的"大內總管""小蓮子"(李蓮英)身上,在當今中國社會裡,曾慶紅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很有"政治天才"的人物。然而,曾慶紅畢竟不是生活在民主制度社會裡,"天子"、"核心"再聖明也擋不住大自然的法則而即將退出中國政治舞臺。"樹倒猢猴散"的中國封建政治傳統強加於他的上述三忌不僅是現實的,而且還是緊迫的、必然的。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