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紹智:《天安門密件》揭露了中共高層的內幕和真相
 
2001-1-21
 
【人民報訊】《天安門密件》(《TANANMEN PAPERS》,隨後將出版的中文版書名是《中國六四真相》)一書在美國出版。未上市,先轟動,從1月6日開始,海外的新聞媒體和因特網上鋪天蓋地都是關於這本書的消息。

六四鎮壓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的罪行。慘案發生十二年來,中共越來越希望人民忘記此事。其實,如此慘絕人還寰的傷痛,人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但是,六四前後中共的決策內幕究竟如何,儘管早有片段的傳聞,卻始終未見完整的、正式的文字根據。如今這本書匯集了當時中共高層的會議記錄等許多資料,使當年的傳聞得以證實,並與新面世的更多事實一起,理出了來龍去脈。可以說,此書具有文獻價值。它引起海內外普遍關注,成為爆炸新聞,是理所當然的。

由於中國凡事都是黑箱作業,又沒有新聞自由,也沒有檔案資料解密公開的期限規定,所以每遇有重要文件泄露出來, 必然引起一番辨別真偽的議論。前些年傳至海外的趙紫陽在十三屆四中全會上的「自辯書」是如此,趙紫陽十五大時致中共中央的信是如此,這回《天安門密件》的資料也是如此。

到目前為止,《天安門密件》英文本譯者黎安友、林培瑞、謝爾三位教授,在560頁的翻譯過程中,歷經幾個月的核證,並與攜出資料的編者本人作過多次長時間的問答對話,都確認資料是真實的。黎氏說,這批資料具有內在的一致性、豐富性和可信性,內容至深且細,幾乎是無法憑想像偽造的。

我也認為資料是真實的。這不僅緣於我和林培瑞教授、黎安友教授是熟悉的,我相信他們的操守、專業水平與判斷;而且,從目前傳媒所披露的部份資料來看,與當時我們獲知的消息及以後發表的鄧小平講話如「我們已無路可退」等等,是符合的。

這本書既屬於文獻性質,遂以無可辯駁的力度揭露了中共高層的內幕和真相。就目前傳媒披露所及,至少已在兩個方面具有這種意義。

一方面,展示了中共高層的決策過程和運作過程。

人們一直說中共政權是老人政治,胡耀邦、趙紫陽、以至鄧小平卵翼下的江澤民,都是兒皇帝。儘管此說甚囂塵上,畢竟口說無憑。如今某年某月某日的會議記錄和談話記錄一一公諸於世,白紙黑字,歷歷在案,完全證實了人們所言非虛。最重要的決策不是經過正式的政治機構或執政黨的中央機構作出。退休的鄧小平朝綱獨斷;政治局常委會到他家裡移樽就教;楊尚昆、薄一波以監令官的姿態參加政治局常委會,並在常委和鄧小平之間來回傳話;身為共產黨總書記的趙紫陽被李先念斥為「另立黨的司部」。1989年5、6月間的所有重要決策都是由以鄧小平為首的「八老司令部」作出的,他們當時沒有擔任政治職務,但他們成了憲法以外和共產黨黨章以外的終審法庭。他們決定戒嚴,決定調各路軍馬進北京,決定罷免趙紫陽、開除胡啟立,決定政治局常委由五人改為七人,決定提拔江澤民當總書記,最後決定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連何時開槍、何時清場完畢都由鄧小平下令,再由楊尚昆傳達給政治局常委會。

這樣的決策過程和運作過程,哪裏有什麼現代化、民主化或社會主義的氣味?是徹底徹尾的皇權專制。

另一方面,該書暴露了中共高層的派系和權力斗爭,也暴露了中共領導層各個人物在這種斗爭和六四事件中的態度、作用和形象。

一場非暴力的要求改革、反對「官倒」(當時還沒有提「反腐敗」)的學生和平請願,怎麼會演變成由中共政權公然出動軍隊和坦克在首都屠殺人民的慘案?並牽動黨政最高層領導的人事大改組?甚至在其後的兩年內影響到整個國策的方向性改變?

這批材料攜運至美國已經很久,一年多前即已著手翻譯,足見不是最近的倉促之舉,乃是有志於重評六四、推動中國民主化的長期計劃的一部份。那位化名「張良」的編纂者說,他和他的朋友認為重新評價天安門事件對促進中國民主化非常重要。

現在從已披露的《天安門密件》的部份內容可以察知,這是中共高層內部強硬的保守派和開明的改革派之間殊死斗爭造成的。實質上是強硬的保守派為維護既得利益而清算十年改革的一場政變。屠殺學生、撲滅八九民運、罷黜趙紫陽及一批堅持改革開放的官員、逮捕或流放自由化知識分子、以及延續至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前的經濟上的「治理整頓」政策,就是這場政變的環環相扣的具體內容。

「八老」(鄧小平除外)是保守勢力在共產黨內的社會基礎的代表,李鵬是保守勢力在當時政權核心中的代表。在《密件》中,李鵬作為保守派急先鋒的形象特別突出。他在民間一直為千夫所指的「屠夫」之名,現在被確鑿地證實了。

鄧小平雖被尊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倡導者和設計師,1989年卻在保守勢力圖窮匕現時,既被李鵬、王震之誇大緊張局勢嚇唬住,以至虛弱恐慌到以為行將遭軟禁,又從他自己死抱一黨專政不放的政治本質出發,終於自願和保守勢力站在一起,發出鎮壓人民的號令,做出廢黜改革派代表趙紫陽,換上強硬派人物江澤民的決定。這是鄧小平洗刷不掉的污點和罪惡,也是鄧小平的悲劇。

《密件》進一步證實趙紫陽彼時的表現令人敬重。他一直堅持以和平、民主、法律途徑解決問題,力爭政治改革,反對激化矛盾,反對戒嚴。他為堅持這種理念,寧願拋棄權位、利益,寧遭打壓而不屈服,不愧人民稱他是中國共產黨第一個不向權勢與壓力低頭的總書記。十餘年來,一直有議論,惋惜趙紫陽當時身為總書記,何以不像葉利欽在蘇聯「八人幫」搞政變時那樣跳上坦克車登高一呼,扭轉局勢?讀《密件》,終於了解皇權專制主義的傳統在中國和中國共產黨內是多麼根深蒂固,遠非趙紫陽個人的覺悟和勇氣所能抵擋。趙個人當然也是有侷限性的。可以想像,如果他當時若有葉利欽92年之舉,早已屍骨不存了。《密件》披露:為了一個索羅斯基金會,王震在89年6月一次會議上就提出要「審判趙紫陽,處死鮑彤」呢!

這批材料攜運至美國已經很久,一年多前即已著手翻譯,足見不是最近的倉促之舉,乃是有志於重評六四、推動中國民主化的長期計劃的一部份。那位化名「張良」的編纂者說,他和他的朋友認為重新評價天安門事件對促進中國民主化非常重要。由於無法在國內推動重評六四,所以計劃在海外出版這些材料,他們相信只有共產黨有能力在中國進行政治改革,他是忠誠的共產黨員,他們不試圖在體制外運作。1月7日CBS播出華萊士採訪張良的鏡頭時,張良說,他當然是承擔了風險的。

由此可見,在中國共產黨內,包括在高級官員內,確實存在著致力於中國民主化的改革力量。他們在做著艱苦細緻的工作。鍥而不捨,必然有成。

《天安門密件》雖非最近的急就章,但在目前出版,會對當前中國的政局產生重大影響。英文本的幾位譯者都說此書會影響中共高層權力斗爭的格局,能起阻擋強硬派爭奪國家主席之位的作用。我想人們讀了此書,起碼會更加確信李鵬是保守勢力的代表。如果讓一個保守派頭子當上中國國家主席,豈非是對中國人民的莫大侮辱?

至於江澤民就任總書記之不具合法性,在《密件》中自亦暴露無遺。而且,江以強硬手段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獲「八老」青睞而入選,5月27日即已選定入京,所以,他對六四慘案也是有責任的。

當然,江澤民在歷史上如何定位,目前還有選擇餘地。如果他選擇主動平反六四,進行政治改革,推動中國民主化,那麼,人民可以諒解他的過去,可惜他一再失去這樣的機會。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不知他在卸任之前,能不能抓住最後的機會,為成就中國的民主化而力改前非,力盡綿薄,也為完成他自己的合法性而作最後的努力。否則,他就只有背著「不合法」三字而終其一生了。

《天安門密件》出版是一件好事,我們等待著繼續發展。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