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绍智:《天安门密件》揭露了中共高层的内幕和真相
 
2001-1-21
 
【人民报讯】《天安门密件》(《TANANMEN PAPERS》,随后将出版的中文版书名是《中国六四真相》)一书在美国出版。未上市,先轰动,从1月6日开始,海外的新闻媒体和因特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这本书的消息。

六四镇压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罪行。惨案发生十二年来,中共越来越希望人民忘记此事。其实,如此惨绝人还寰的伤痛,人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但是,六四前后中共的决策内幕究竟如何,尽管早有片段的传闻,却始终未见完整的、正式的文字根据。如今这本书汇集了当时中共高层的会议记录等许多资料,使当年的传闻得以证实,并与新面世的更多事实一起,理出了来龙去脉。可以说,此书具有文献价值。它引起海内外普遍关注,成为爆炸新闻,是理所当然的。

由于中国凡事都是黑箱作业,又没有新闻自由,也没有档案资料解密公开的期限规定,所以每遇有重要文件泄露出来, 必然引起一番辨别真伪的议论。前些年传至海外的赵紫阳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的“自辩书”是如此,赵紫阳十五大时致中共中央的信是如此,这回《天安门密件》的资料也是如此。

到目前为止,《天安门密件》英文本译者黎安友、林培瑞、谢尔三位教授,在560页的翻译过程中,历经几个月的核证,并与携出资料的编者本人作过多次长时间的问答对话,都确认资料是真实的。黎氏说,这批资料具有内在的一致性、丰富性和可信性,内容至深且细,几乎是无法凭想像伪造的。

我也认为资料是真实的。这不仅缘于我和林培瑞教授、黎安友教授是熟悉的,我相信他们的操守、专业水平与判断;而且,从目前传媒所披露的部份资料来看,与当时我们获知的消息及以后发表的邓小平讲话如“我们已无路可退”等等,是符合的。

这本书既属于文献性质,遂以无可辩驳的力度揭露了中共高层的内幕和真相。就目前传媒披露所及,至少已在两个方面具有这种意义。

一方面,展示了中共高层的决策过程和运作过程。

人们一直说中共政权是老人政治,胡耀邦、赵紫阳、以至邓小平卵翼下的江泽民,都是儿皇帝。尽管此说甚嚣尘上,毕竟口说无凭。如今某年某月某日的会议记录和谈话记录一一公诸于世,白纸黑字,历历在案,完全证实了人们所言非虚。最重要的决策不是经过正式的政治机构或执政党的中央机构作出。退休的邓小平朝纲独断;政治局常委会到他家里移樽就教;杨尚昆、薄一波以监令官的姿态参加政治局常委会,并在常委和邓小平之间来回传话;身为共产党总书记的赵紫阳被李先念斥为“另立党的司部”。1989年5、6月间的所有重要决策都是由以邓小平为首的“八老司令部”作出的,他们当时没有担任政治职务,但他们成了宪法以外和共产党党章以外的终审法庭。他们决定戒严,决定调各路军马进北京,决定罢免赵紫阳、开除胡启立,决定政治局常委由五人改为七人,决定提拔江泽民当总书记,最后决定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连何时开枪、何时清场完毕都由邓小平下令,再由杨尚昆传达给政治局常委会。

这样的决策过程和运作过程,哪里有什么现代化、民主化或社会主义的气味?是彻底彻尾的皇权专制。

另一方面,该书暴露了中共高层的派系和权力斗争,也暴露了中共领导层各个人物在这种斗争和六四事件中的态度、作用和形象。

一场非暴力的要求改革、反对“官倒”(当时还没有提“反腐败”)的学生和平请愿,怎么会演变成由中共政权公然出动军队和坦克在首都屠杀人民的惨案?并牵动党政最高层领导的人事大改组?甚至在其后的两年内影响到整个国策的方向性改变?

这批材料携运至美国已经很久,一年多前即已著手翻译,足见不是最近的仓促之举,乃是有志于重评六四、推动中国民主化的长期计划的一部份。那位化名“张良”的编纂者说,他和他的朋友认为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对促进中国民主化非常重要。

现在从已披露的《天安门密件》的部份内容可以察知,这是中共高层内部强硬的保守派和开明的改革派之间殊死斗争造成的。实质上是强硬的保守派为维护既得利益而清算十年改革的一场政变。屠杀学生、扑灭八九民运、罢黜赵紫阳及一批坚持改革开放的官员、逮捕或流放自由化知识分子、以及延续至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前的经济上的“治理整顿”政策,就是这场政变的环环相扣的具体内容。

“八老”(邓小平除外)是保守势力在共产党内的社会基础的代表,李鹏是保守势力在当时政权核心中的代表。在《密件》中,李鹏作为保守派急先锋的形象特别突出。他在民间一直为千夫所指的“屠夫”之名,现在被确凿地证实了。

邓小平虽被尊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倡导者和设计师,1989年却在保守势力图穷匕现时,既被李鹏、王震之夸大紧张局势吓唬住,以至虚弱恐慌到以为行将遭软禁,又从他自己死抱一党专政不放的政治本质出发,终于自愿和保守势力站在一起,发出镇压人民的号令,做出废黜改革派代表赵紫阳,换上强硬派人物江泽民的决定。这是邓小平洗刷不掉的污点和罪恶,也是邓小平的悲剧。

《密件》进一步证实赵紫阳彼时的表现令人敬重。他一直坚持以和平、民主、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力争政治改革,反对激化矛盾,反对戒严。他为坚持这种理念,宁愿抛弃权位、利益,宁遭打压而不屈服,不愧人民称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不向权势与压力低头的总书记。十馀年来,一直有议论,惋惜赵紫阳当时身为总书记,何以不像叶利钦在苏联“八人帮”搞政变时那样跳上坦克车登高一呼,扭转局势?读《密件》,终于了解皇权专制主义的传统在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内是多么根深蒂固,远非赵紫阳个人的觉悟和勇气所能抵挡。赵个人当然也是有局限性的。可以想像,如果他当时若有叶利钦92年之举,早已尸骨不存了。《密件》披露:为了一个索罗斯基金会,王震在89年6月一次会议上就提出要“审判赵紫阳,处死鲍彤”呢!

这批材料携运至美国已经很久,一年多前即已著手翻译,足见不是最近的仓促之举,乃是有志于重评六四、推动中国民主化的长期计划的一部份。那位化名“张良”的编纂者说,他和他的朋友认为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对促进中国民主化非常重要。由于无法在国内推动重评六四,所以计划在海外出版这些材料,他们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他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们不试图在体制外运作。1月7日CBS播出华莱士采访张良的镜头时,张良说,他当然是承担了风险的。

由此可见,在中国共产党内,包括在高级官员内,确实存在著致力于中国民主化的改革力量。他们在做著艰苦细致的工作。锲而不舍,必然有成。

《天安门密件》虽非最近的急就章,但在目前出版,会对当前中国的政局产生重大影响。英文本的几位译者都说此书会影响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格局,能起阻挡强硬派争夺国家主席之位的作用。我想人们读了此书,起码会更加确信李鹏是保守势力的代表。如果让一个保守派头子当上中国国家主席,岂非是对中国人民的莫大侮辱?

至于江泽民就任总书记之不具合法性,在《密件》中自亦暴露无遗。而且,江以强硬手段处理《世界经济导报》获“八老”青睐而入选,5月27日即已选定入京,所以,他对六四惨案也是有责任的。

当然,江泽民在历史上如何定位,目前还有选择馀地。如果他选择主动平反六四,进行政治改革,推动中国民主化,那么,人民可以谅解他的过去,可惜他一再失去这样的机会。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不知他在卸任之前,能不能抓住最后的机会,为成就中国的民主化而力改前非,力尽绵薄,也为完成他自己的合法性而作最后的努力。否则,他就只有背著“不合法”三字而终其一生了。

《天安门密件》出版是一件好事,我们等待著继续发展。
转自 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