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空一道抹不去的彩虹
 
陳奎德
 
2001-1-19
 
【人民報訊】人們注意到,在2000年,引起北京當局情緒化強烈反應的事件,幾乎都與信仰有關。

茲舉數例,僅其犖犖大者:

其一,是從1999年年中以來遭受鎮壓取締的法輪功信眾不屈不撓前仆後繼的公開練功抗議。

其二,是由於不滿北京壓制宗教自由,西藏第三號精神領袖,十七世噶瑪巴活佛從西藏出逃到印度,並會見達賴喇嘛。

其三,是導致北京歇斯底里反應的羅馬教皇對歷史上殉教的中國信徒「封聖」的事件。

如果說,北京所面臨的嚴重挑戰,有一些是其制度弊端長期積累的,例如黨政不分問題、國有企業破產問題、大量下崗職工的生計問題、歷史上中共殘民以懲導致的深廣積怨......等等。北京現當局往往把這些歸咎於自己繼承下來的爛攤子和應改的體制,歸咎於前任或前前任,總之,歸於客觀條件。雖然其中有大量推諉卸責,但平心而論,這些藉口也並非一點道理都沒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應當承認,解決它們是需要時間和過程的。

那麼,上面我們談到的有關信仰的問題,則完全是另外一類了。近一兩年來,北京變本加厲,動用政權力量強力鎮壓信仰者,自己人為地製造千千萬萬的「敵人」,把非政治力量變成政治對手,把宗教或準宗教問題化為世俗權力問題,把「良民」推到了政權的對面並責為「刁民」,親手製造了一系列冤獄,收獲了遍野的抗議,然後手忙腳亂,窮於應付,「按下葫蘆起了瓢」,狼狽不堪,天怒人怨。 其窮兇極惡又捉襟見肘之態,引起國際輿論大嘩。其政治上的愚蠢和頑固,除了用外人不了解的內部權力斗爭來解釋外,幾乎完全是不可理喻的。人們不禁要問,中共是否瘋了?

由此,我們可以作出如下結論,在今後的一段時間內,除了因加入 WTO 而面臨的經濟社會振蕩的實際事務的挑戰外,在精神層面甚至在政治上,中共面臨的最大挑戰將來自信仰群體。而北京對各種宗教或準宗教的迫害,已經使自己在國際上成了干涉宗教自由的最典型的象徵,成為全球關注中國的最主要焦點之一。

以為用暴力能摧毀人們的信仰,筆者斷定,這是北京通向最終失敗的「滑鐵盧之路」。試想想羅馬帝國對早期基督教徒的迫害吧!當年的基督徒們手無寸鐵,唯一有的,就是一顆虔誠信仰的心,而當時橫掃世界的羅馬軍隊是何等威風八面,何等不可一世!然而,神勇的羅馬武士而今安在哉?謙卑的基督之十字架如今卻遍布全球了。

暴力只能製造「殉道者」,而「殉道者」正是信仰的催化劑和傳播機。北京要懂得用政治力量強行插入干預宗教,最終只會使自己在國際社會成為孤家寡人。北京不能一味以「干預內政」,來搪塞世人對中國大陸宗教自由的關切。不要把政治上的「主權」概念用於宗教事務中。關鍵的出路在於政教分離。「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讓信仰與世俗政治各得其所,互不相干,這才是政教問題的正當解決之途。歷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這一點。

中國有古話雲:「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願北京當局慎思之。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