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空一道抹不去的彩虹
 
陈奎德
 
2001年1月19日发表
 
【人民报讯】人们注意到,在2000年,引起北京当局情绪化强烈反应的事件,几乎都与信仰有关。

兹举数例,仅其荦荦大者:

其一,是从1999年年中以来遭受镇压取缔的法轮功信众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的公开练功抗议。

其二,是由于不满北京压制宗教自由,西藏第三号精神领袖,十七世噶玛巴活佛从西藏出逃到印度,并会见达赖喇嘛。

其三,是导致北京歇斯底里反应的罗马教皇对历史上殉教的中国信徒“封圣”的事件。

如果说,北京所面临的严重挑战,有一些是其制度弊端长期积累的,例如党政不分问题、国有企业破产问题、大量下岗职工的生计问题、历史上中共残民以惩导致的深广积怨......等等。北京现当局往往把这些归咎于自己继承下来的烂摊子和应改的体制,归咎于前任或前前任,总之,归于客观条件。虽然其中有大量推诿卸责,但平心而论,这些借口也并非一点道理都没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应当承认,解决它们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

那么,上面我们谈到的有关信仰的问题,则完全是另外一类了。近一两年来,北京变本加厉,动用政权力量强力镇压信仰者,自己人为地制造千千万万的“敌人”,把非政治力量变成政治对手,把宗教或准宗教问题化为世俗权力问题,把“良民”推到了政权的对面并责为“刁民”,亲手制造了一系列冤狱,收获了遍野的抗议,然后手忙脚乱,穷于应付,“按下葫芦起了瓢”,狼狈不堪,天怒人怨。 其穷凶极恶又捉襟见肘之态,引起国际舆论大哗。其政治上的愚蠢和顽固,除了用外人不了解的内部权力斗争来解释外,几乎完全是不可理喻的。人们不禁要问,中共是否疯了?

由此,我们可以作出如下结论,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除了因加入 WTO 而面临的经济社会振荡的实际事务的挑战外,在精神层面甚至在政治上,中共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来自信仰群体。而北京对各种宗教或准宗教的迫害,已经使自己在国际上成了干涉宗教自由的最典型的象征,成为全球关注中国的最主要焦点之一。

以为用暴力能摧毁人们的信仰,笔者断定,这是北京通向最终失败的“滑铁卢之路”。试想想罗马帝国对早期基督教徒的迫害吧!当年的基督徒们手无寸铁,唯一有的,就是一颗虔诚信仰的心,而当时横扫世界的罗马军队是何等威风八面,何等不可一世!然而,神勇的罗马武士而今安在哉?谦卑的基督之十字架如今却遍布全球了。

暴力只能制造“殉道者”,而“殉道者”正是信仰的催化剂和传播机。北京要懂得用政治力量强行插入干预宗教,最终只会使自己在国际社会成为孤家寡人。北京不能一味以「干预内政」,来搪塞世人对中国大陆宗教自由的关切。不要把政治上的“主权”概念用于宗教事务中。关键的出路在于政教分离。“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让信仰与世俗政治各得其所,互不相干,这才是政教问题的正当解决之途。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中国有古话云:“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愿北京当局慎思之。

(大纪元)

 
分享:
 
人气:11,2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