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江澤民強求連任,「十六大」接班人危機將演變成全社會大動蕩
 
劉曉波
 
2001-1-19
 
【人民報訊】中國政權內部接班人之爭,既是法統政治權力的爭奪也是道統意識形態解釋權的爭奪。毛澤東之後的鄧小平在與華國鋒爭奪最高政治權力之時,就是用發動「思想解放」運動來爭奪對毛澤東思想的權威解釋權。現在,中共又陷入了由十六大的權力交接而引發的執政黨內部的爭權奪利的斗爭,接班人危機又一次凸現。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江澤民,為了鞏固其最高決策者的地位,早在中共執政五十年大慶時已經做了精心的安排——檢閱三軍和把自己的畫像排在毛、鄧之後。隨著十六大的接近,江澤民既在組織上(法統)通過其心腹曾慶紅操控人事安排,又在意識形態上(道統)大樹以「三個代表」為核心的「江澤民學說」,以便在權力分配方案塵埃落定之前,占盡法統和道統合一的先手。如果「三個代表」成功地被黨內認同為馬列主義、毛思想和鄧理論的道統繼承者,那麼江澤民作為中共法統最高權力的占有者也就順理成章。然而,從目前各種分析來看,這一假設成為現實的機率幾乎為零。

然而,在中共強人時代,其最高權威呈遞減趨勢,第一代超強人毛澤東可以隨意選擇任何一個人來接班,如王洪文或華國鋒,而不必在意黨內慣例及他們的黨內資歷和現任職務;第二代強人鄧小平無法象毛那樣隨心所欲,但是他仍然有在江澤民、李瑞環、陳希同等政治局委員中欽定接班人的權威。現在,強人時代結束了,絕對權威的真空改變中共權力傳承法統的遊戲規則,造成了黨魁欽定接班人的權威不足,江澤民作為中共第三代的核心,決沒有毛澤東和鄧小平的一言九鼎的權威。十六大的權力分配上的傾斜,主要取決於黨內各派之間的利益交換和玩弄合縱聯橫的權謀技巧,而不是博得最高權威的歡心。

對江澤民來說,無論他在輿論造勢、黨羽培植和利益收買等方面的準備如何充分,想連任或通過欽定接班人的方式延續自己的最高決策權,都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他繞不過這次權力交接的難點:鄧小平開創的廢除終身制在十五大上已經成為中共高層及全黨的共識,在鄧小平欽定的執政期限逼近之前,反對江澤民連任的力量在廢除終身制和任職期限的遺訓下聯合起來,實乃名正言順。何況,江澤民本身的政績,還不足以贏得廣泛的民意支持和黨內威望。他可以充分利用的資源,只有十年來他培植的黨羽和籌備十六大的主導權。

無論從個人利益的角度還是從公共利益的角度,政治局常委們都有充分的理由反對江的連任。朱镕基和尉健行有遵守黨內承諾的公益優勢、李瑞環有年齡的優勢、胡錦濤有年齡和隔代欽定的雙重優勢、李鵬有本人和家族的私利考慮,唯一緊跟江澤民的李嵐清不足以構成最高決策層的多數,加之由強力反腐敗所造成的權力斗爭的複雜局面和社會的不滿、矛盾的愈演愈烈,如果江澤民不顧重重阻力而強行謀求事實上的連任,中共十六大的接班人危機就很可能演變成又一次全社會的大動蕩。(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