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江泽民强求连任,「十六大」接班人危机将演变成全社会大动荡
 
刘晓波
 
2001-1-19
 
【人民报讯】中国政权内部接班人之争,既是法统政治权力的争夺也是道统意识形态解释权的争夺。毛泽东之后的邓小平在与华国锋争夺最高政治权力之时,就是用发动“思想解放”运动来争夺对毛泽东思想的权威解释权。现在,中共又陷入了由十六大的权力交接而引发的执政党内部的争权夺利的斗争,接班人危机又一次凸现。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江泽民,为了巩固其最高决策者的地位,早在中共执政五十年大庆时已经做了精心的安排——检阅三军和把自己的画像排在毛、邓之后。随着十六大的接近,江泽民既在组织上(法统)通过其心腹曾庆红操控人事安排,又在意识形态上(道统)大树以“三个代表”为核心的“江泽民学说”,以便在权力分配方案尘埃落定之前,占尽法统和道统合一的先手。如果“三个代表”成功地被党内认同为马列主义、毛思想和邓理论的道统继承者,那么江泽民作为中共法统最高权力的占有者也就顺理成章。然而,从目前各种分析来看,这一假设成为现实的机率几乎为零。

然而,在中共强人时代,其最高权威呈递减趋势,第一代超强人毛泽东可以随意选择任何一个人来接班,如王洪文或华国锋,而不必在意党内惯例及他们的党内资历和现任职务;第二代强人邓小平无法象毛那样随心所欲,但是他仍然有在江泽民、李瑞环、陈希同等政治局委员中钦定接班人的权威。现在,强人时代结束了,绝对权威的真空改变中共权力传承法统的游戏规则,造成了党魁钦定接班人的权威不足,江泽民作为中共第三代的核心,决没有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一言九鼎的权威。十六大的权力分配上的倾斜,主要取决于党内各派之间的利益交换和玩弄合纵联横的权谋技巧,而不是博得最高权威的欢心。

对江泽民来说,无论他在舆论造势、党羽培植和利益收买等方面的准备如何充分,想连任或通过钦定接班人的方式延续自己的最高决策权,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他绕不过这次权力交接的难点:邓小平开创的废除终身制在十五大上已经成为中共高层及全党的共识,在邓小平钦定的执政期限逼近之前,反对江泽民连任的力量在废除终身制和任职期限的遗训下联合起来,实乃名正言顺。何况,江泽民本身的政绩,还不足以赢得广泛的民意支持和党内威望。他可以充分利用的资源,只有十年来他培植的党羽和筹备十六大的主导权。

无论从个人利益的角度还是从公共利益的角度,政治局常委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反对江的连任。朱镕基和尉健行有遵守党内承诺的公益优势、李瑞环有年龄的优势、胡锦涛有年龄和隔代钦定的双重优势、李鹏有本人和家族的私利考虑,唯一紧跟江泽民的李岚清不足以构成最高决策层的多数,加之由强力反腐败所造成的权力斗争的复杂局面和社会的不满、矛盾的愈演愈烈,如果江泽民不顾重重阻力而强行谋求事实上的连任,中共十六大的接班人危机就很可能演变成又一次全社会的大动荡。(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