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頭上三座山:紅首長、黑「老板」和老「太監」
 
2001-1-18
 
【人民報18日訊】大陸的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內部有一個監看小組,專門對電視臺的各個頻道進行監視,這 些人大都是反聘回來的老記者和老編楫,思想僵化,對電視體制的改革極其反感。他們在監看電視節目時,把自己的不滿情緒也發泄了出來,寫成文字,上報給中央領導和各個新聞媒體的負責人。他們被稱為大陸電視媒體的「太監」。這個噯禾宓拇嬖諶眉欽弒淶酶有槲保溝盟竊詒ǖ朗筆紫瓤悸親約旱摹咐習濉掛氖鞘裁茨諶蕁?p>中央臺有三個主管部門:中宣部、外宣辦、廣電總局。中央首長的講話和批示也是中央臺辦節目的指示精神。中央電視臺報導的座右銘是:眼睛上下看,幫忙不添亂。中央臺記者獲得的最高獎賞是節目受到中央首長的表揚,次高獎賞是中央對節目表示滿意。中央臺記者獲得的最大鼓勵是中央首長「向你們表示感謝」、「向你們問好,希望你們再接再勵」。電視記者製作出的節目是以播出為最大的目的。如果自己製作的節目經過審查後被認為不符合當前黨的方針,或者不符合某一位領導的觀點,這個節目就會被「槍斃」。隨之而來的後果是自己再也難有機會製作大型節目了,因為領導不再信任你的。

節目除了傳遞信息外,更主要的是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好在黨的新聞工作者從延安時期就積累了豐富的宣傳經驗,而且對現實仍有指導意義。其中一條就是要把握宣傳的「度」。一個「度」字包含著豐富的內容:輕重、分寸、口徑。把握了一個「度」字就能放能收,就能確定主流和支流的關係。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除了掌握好「度」之外,還要掌握好「時機」,儘管掌握好「時機」給人一種機會主義的感覺,但卻是宣傳上的一種技巧。對於一些連技巧也難以運用的事件,只好回避不報導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煙臺特大海難事故就是這一典型。「大舜號」所造成的災難是極其罕見的,但是也有一些明顯的疑問,如七八級的大風有規定不能航行,為什麼要航行?事故從發生到沉船共度過了五六個小時,乘客有的用手機與岸上的營救部門聯繫,為什麼聯繫後沒有反應?難道記者們都不會思考這些問題嗎?事實上媒體對這些疑問保持沉默是有原因的。海難發生後,國務院馬上向各大新聞單位發了加急絕密通知:各新聞單位不得擅自報導,要報導中央如何關注這起事故,報導全國各個部門如何協同作戰,打撈遇難者。各個新聞單位不要猜測,更不要獨自分析。各個新聞單位的口徑要統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新聞聯播」在報導這一消息時說「救援工作正在進行」,立刻受到了上級的批評,上級認為不能說「救援工作」。,而應該說「潛水救援工作正在進行當中」。對電視「管」到了這種程度,它還能有活力嗎?摘自爭鳴278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