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泯的良心 民族的希望
 
鄭義禮
 
2001-1-13
 
【人民報訊】唐《明皇雜錄》中有一個樂工雷海青的故事,說的是當年安祿山打下長安,多少文臣武將都投了降,只有樂工雷海青寧死不肯為叛賊演奏,怒摔琵琶,慷慨而死。一無官職,二無錢財,既卑且微的一個梨園樂工,面對強暴與威脅,他選擇了用自己的生命,來殉氣節與道義。當滿朝的文臣武將被授以冠帶之時,雷海青的行為,不但足以羞殺那些「識時務」的官冕之徒們,也足以名留青史。當時,他的故事感動了無數人,令「聞之者莫不傷痛。」詩人王維聽說此事,留下一首詩:

「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夜落深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

文革中,作曲家賀綠汀就是不肯低頭「認罪」,按下去,抬起來;再按下去,再抬起來……批斗他的電視,因為他不肯低頭而中斷轉播。瘦弱不堪的身軀,在那樣的「專政」下,這幾按幾擡之間,充沛著多少驚天地、泣鬼神的浩然之氣啊!田青在《致賀綠汀》一詩中把他「高昂的頭顱」比作「精神不屈的旗幟」、「真理永存的陽光」、「人類尊嚴的頌歌」和「民族未來的高唱。」

《世界經濟導報》主編欽本立,「六四」期間堅決站在正義一邊,不但領導報人恪守新聞道德,講真話,重事實,而且身先士卒,頂著血雨腥風,走在遊行隊伍前面。他生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導報》精神不變。」在圓滑乖巧、造謠扯謊為能事,新聞淪為政治工具的時代,他的舉動,震撼了多少人的心啊!那是黑暗中閃亮的一點星光,迷茫中耀眼的一線希望,是喚起人類尊嚴的號角,是精神不滅的脊梁。

趙昕,一位普普通通的大學教師,只為讀一本自己喜歡的書,聽一盤自己喜歡的音樂,煉一種自己喜歡的功法,被打斷肋骨,臥床不起,終不肯放棄,含冤而死。她美麗的容顏,善良的微笑,不屈的意志,讓多少人傷心落淚。象趙昕這樣被迫害致死的,據說還有九十多位。他們是正義的旗幟,信念的楷模。

將近十八個月來,五百五十多個日日夜夜,男女老幼,天南海北,四面八方,多少不知名的法輪功群眾,為真理正義,為人權信仰,不屈不撓,前仆後繼,那份真誠,那份堅定,那份無私,那份忘我,令多少奸佞膽寒,多少顯貴汗顏,多少權威慚愧,多少「順民」不安……

他們,是人類未泯的良心,民族未來的希望。他們是信念,是旗幟,是風帆,是航標,是太陽。我們的心和他們靠得越近,我們就越有力量,就信心百倍,就越有希望,就越接近燦爛美好的明天。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