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在江澤民保護之列的腐敗官員外逃大案
 
2001-1-13
 
【人民報13日訊】海南建省辦特區已經十多年了,建省之初「十萬人才下海南」的盛況早已退潮,當年曾經如日中天的一些官員也有不少因種種原因紛紛落馬。近年,海南接連爆出貪官外逃大案,其中廳局級逃亡貪官就有:海南省首任計劃廳廳長李永生、海南省財稅廳廳長劉桂蘇、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長富榮武、海南省糧食局局長陸萬朝等。

與此同時,海南紀檢監察機關在反腐敗斗爭中也取得了豐碩成果。據統計,去年,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立案三百一十五件,處分三百零二人,其中廳級幹部六人,縣( 處)級幹部二十三人。

制約與監督機制缺乏   
貪官藉權力貪婪成性

海南建省辦特區幾年,紛紛爆出的貪官逃亡的大案,已使全島上下處變不驚了。

海南省紀委的一位官員在接受筆者採訪時說,當權力缺乏監督時,腐敗就無法避免 。這不僅是海南的問題,在全國各地都存在,只不過海南表現得比較突出而已。面對金錢的巨大誘惑,掌握權力的人深知權力在握是有限度的,而在有限的時間內,他們又有相對「寬鬆」的運作條件,對貪婪的人來說,他們會抓緊一切時間,以防權力過期作廢。

一九八九年,海南省第一任計劃廳廳長李永生因經濟犯罪,潛逃國外。

接任李永生的是當時公認辦事能力強、有魄力的國家體改委城市改革試點司副司長姜巍。一九九三年十月八日,海口市中院作出判決,姜巍因收受各種賄賂人民幣十二點三萬元,美金一千元,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姜巍不是不想跑,也不是不能跑,而是沒料到事情敗露如此之快。但他手下一員得力幹將的逃跑卻使他多少也得 到一點逃亡的「益處」。

海南建省辦特區之後,一些人利用合法資格騙取錢財,其方式五花八門。有舉辦所謂%%$首屆海南交易會%%$的,有搞各種研討會、培訓班的,也有搞什麼企業家座談會的。姜 巍則想出了另一種與眾不同的方式--編書,他要編撰《特區省的管理者》和《海南省外來投資企業家名錄》兩本書。在取得合法資格後,他把編書的任務交給他口頭任命的所謂經濟研究所主任張某某個人承包,為了達到目的,姜巍擅自將計劃廳的十六萬元人民幣借給張某某,並允許他以計劃廳和姜巍的個人名義到企業搞贊助。有了計劃廳和姜巍的尚方寶劍,張某某如魚得水,四處遊說,得到五百二十一家企業的贊助款七十七點九萬元,連同借款和銀行利息在內,合計人民幣九十三點七萬元。書是編了,可這筆巨款的去向卻沒了下文,姜巍被捕後,張某某寫下「我永遠忠於您」的效忠信,便迅速逃離了海南,其中七十五萬四千元的巨款無法查實落入誰手。

海南建省時間在全國最短,且不論那些逃跑的一般小官,光轟動全國的廳局級逃亡貪官就有:海南省首任計劃廳廳長李永生、海南省財稅廳廳長、著名的女博士劉桂蘇、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長富榮武、海南省糧食局局長陸萬朝等。

私囊飽足卻驚魂難定

金蟬脫殼想一逃了之

海口的七月,椰城處處鮮花怒花,在地處繁華市區的海口工人文化宮,正在舉行一個不同尋常的畫展,那超然物外的達摩面壁、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清心寡欲的道骨圖 ,還有納涼、對弈、吟詩、讀書,以及懷念純真童年的小品,都使參觀者忽視了它們的作者竟是一位在海南舉足輕重的省工商局局長。在這次不失隆重而別致的畫展上,作者 卻沒有出現。

在大特區的省會,這樣的畫展的特色顯然不在繪畫本身,而在於這些清新的作品是出自一個從事工商管理工作的官員,他能夠摒棄政務管理中煩瑣的迎來送往和紙醉金迷 的無盡誘惑而潛心抒畫性靈。

可能正是基於這俗中見雅、忙中偷閑的難得,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長富榮武的畫展頗得好評,省市委、人大、政府、政協都有官員前來祝賀、題字,一位委員還題詩讚曰「不染污泥萬眾芳、休嫌荷葉太無光;清馨節品口碑頌,留著年年紙上香。」

但是,這一切都是「畫家」製造出的假象。頗具喜劇色彩的是,這邊廂眾星捧月般頌讚其畫品、人品,各新聞媒體也頻頻報導,那邊廂,業餘畫家、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長富榮武先生卻隱去職務,混過海關悄然出逃到了國外。

目前,海南省紀律檢察委員會、省監察廳已查實,富榮武涉嫌重大經濟犯罪,具體 內容尚未公開。

關於富榮武的事情人們尚在紛紛議論中時,海南省糧食局又爆出驚人新聞,該局局長陸萬朝在接受中紀委「兩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接受審查)調查時,金蟬脫殼,逃之夭夭。據透露,陸萬朝局長表現得非常配合,在規定的時間和地點,他只穿著短衣褲,他對看管人員說,要上趟廁所,隨後進了單元的衛生間,就沒再出來,待看管人員感覺不對而破門去看時,陸局長已不見蹤影。

陸萬朝的逃亡再一次使海南人民領略了海南貪官的逃跑招數之高(陸萬朝也是去年海南省紀委查處的有較大影響的罪案嫌疑人之一),海南省紀委認為陸萬朝的行為已構成擅離職守、嚴重妨礙案件調查的錯誤(請注意還在用「錯誤」的字眼)。省紀委、省監察廳於去年十一月八日給予陸萬朝開除黨籍、行政開除處分。

從海南建省辦特區以來,引人注目的貪官東窗事發(有些尚未發現)而逃之夭夭、逍遙法外的事件已發生數起,其數量之多、影響之大堪稱全國之最。

懲治腐敗力度加大   
一年立案三百餘件

記者在海南採訪時,在不同的時間和人群中常聽到各種譏諷官僚腐敗的順口溜,其中一段流傳很廣,內容是「中國有個海南島,六個廳長往外跑;三個省長坐大牢,兩個處長賣情報。」說的都是近年的事情,版本不同,說得也未必十分精確,但反映了人民群眾對海南官員腐敗的不滿情緒。

幾年來,海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反腐敗斗爭中也取得了豐碩成果,據有關部門透露,去年來省紀檢監察部門又揪出了一批蛀蟲。

據統計,去年,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受理群眾來信來訪舉報近六千件(次),初核案件線索三百二十五件(次),立案三百一十五件,結案二百四十四件,處分三百零二人,其中黨紀處分二百零二人,政紀處分一百九十七人。受處分的黨員幹部中,廳級幹部六人,縣(處)級幹部二十三人,鄉科級幹部七十人,一般黨員幹部一百五十八 人。

去年,省紀委、省監察廳查處的有較大影響的案件有:

東方市原市長黃興富,利用職務之便,多次收受他人人民幣總額達八十四萬元,構成受賄和收受禮金錯誤。省紀委、省監察廳十一月八日給予黃興富開除黨籍、行政開除 處分。

東方市原副市長盧玉平,利用職務之便,收受他人送的人民幣一萬元;送給東方市委原書記戚火貴四萬元,構成受賄和行賄錯誤。省紀委、省監察廳於七月八日給予盧玉 平開除黨籍、行政撤銷職務處分。

海南省原糧食局局長陸萬朝,在中紀委調查有關案件中,不配合組織調查,擅自逃離對其%%$兩規%%$的地點,至今未歸,其行為已構成擅離職守、嚴重妨礙案件調查的錯誤。省紀委、省監察廳十一月八日給予其開除黨籍、行政開除處分。

海南省紀委、省監察廳對省公安廳副廳長路景林收受賄賂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進行立案調查,現已移送檢察機關繼續偵查。

此外,省紀委、省監察廳還對在省政府辦公廳原助理調研員席世國竊密中負有責任的八名領導幹部進行了責任追究,分別給予他們黨紀、政紀處分。

應該說,海南紀檢部門懲治腐敗的力度是在逐年加大,成果也是可喜的,但為何海南的反腐倡廉形勢依然不容樂觀,出逃的官員為何屢屢得手呢?

海南省紀委的官員對記者分析說,海南辦特區後,各種機會比較多,這也給一些腐敗分子鑽了空子。現在官員出國很方便,海南並非得天獨厚,只是這裏出逃的人較集中 ,且大多被曝光了。從另一方面講,這也說明,海南懲治腐敗的力度大。

海南省監察廳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我們不缺少懲戒犯罪的力度,缺少的是避免和防範犯罪的制約監督機制。不解決這一根本問題,我們就永遠處在被洗劫了再抓 賊、貪官跑了再追逃的被動局面。

(截止2000年2月的統計數字,沒有把2000年驚爆中外的11.19專案和煙草專案列在其中,詳情可見海南日報,香港商報,文匯報等報刊的報導)

現在離2000年2月又近一年了,貪官們又有什麼驚人之舉呢?那些被江澤民保護起來的貪官又貪污多少呢?

江澤民是中國最大的蛀蟲!

轉自1月8日論壇文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