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在江泽民保护之列的腐败官员外逃大案
 
2001-1-13
 
【人民报13日讯】海南建省办特区已经十多年了,建省之初「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盛况早已退潮,当年曾经如日中天的一些官员也有不少因种种原因纷纷落马。近年,海南接连爆出贪官外逃大案,其中厅局级逃亡贪官就有:海南省首任计划厅厅长李永生、海南省财税厅厅长刘桂苏、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长富荣武、海南省粮食局局长陆万朝等。

与此同时,海南纪检监察机关在反腐败斗争中也取得了丰硕成果。据统计,去年,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三百一十五件,处分三百零二人,其中厅级干部六人,县( 处)级干部二十三人。

制约与监督机制缺乏   
贪官藉权力贪婪成性

海南建省办特区几年,纷纷爆出的贪官逃亡的大案,已使全岛上下处变不惊了。

海南省纪委的一位官员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当权力缺乏监督时,腐败就无法避免 。这不仅是海南的问题,在全国各地都存在,只不过海南表现得比较突出而已。面对金钱的巨大诱惑,掌握权力的人深知权力在握是有限度的,而在有限的时间内,他们又有相对「宽松」的运作条件,对贪婪的人来说,他们会抓紧一切时间,以防权力过期作废。

一九八九年,海南省第一任计划厅厅长李永生因经济犯罪,潜逃国外。

接任李永生的是当时公认办事能力强、有魄力的国家体改委城市改革试点司副司长姜巍。一九九三年十月八日,海口市中院作出判决,姜巍因收受各种贿赂人民币十二点三万元,美金一千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姜巍不是不想跑,也不是不能跑,而是没料到事情败露如此之快。但他手下一员得力干将的逃跑却使他多少也得 到一点逃亡的「益处」。

海南建省办特区之后,一些人利用合法资格骗取钱财,其方式五花八门。有举办所谓%%$首届海南交易会%%$的,有搞各种研讨会、培训班的,也有搞什么企业家座谈会的。姜 巍则想出了另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编书,他要编撰《特区省的管理者》和《海南省外来投资企业家名录》两本书。在取得合法资格后,他把编书的任务交给他口头任命的所谓经济研究所主任张某某个人承包,为了达到目的,姜巍擅自将计划厅的十六万元人民币借给张某某,并允许他以计划厅和姜巍的个人名义到企业搞赞助。有了计划厅和姜巍的尚方宝剑,张某某如鱼得水,四处游说,得到五百二十一家企业的赞助款七十七点九万元,连同借款和银行利息在内,合计人民币九十三点七万元。书是编了,可这笔巨款的去向却没了下文,姜巍被捕后,张某某写下「我永远忠于您」的效忠信,便迅速逃离了海南,其中七十五万四千元的巨款无法查实落入谁手。

海南建省时间在全国最短,且不论那些逃跑的一般小官,光轰动全国的厅局级逃亡贪官就有:海南省首任计划厅厅长李永生、海南省财税厅厅长、著名的女博士刘桂苏、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长富荣武、海南省粮食局局长陆万朝等。

私囊饱足却惊魂难定

金蝉脱壳想一逃了之

海口的七月,椰城处处鲜花怒花,在地处繁华市区的海口工人文化宫,正在举行一个不同寻常的画展,那超然物外的达摩面壁、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清心寡欲的道骨图 ,还有纳凉、对弈、吟诗、读书,以及怀念纯真童年的小品,都使参观者忽视了它们的作者竟是一位在海南举足轻重的省工商局局长。在这次不失隆重而别致的画展上,作者 却没有出现。

在大特区的省会,这样的画展的特色显然不在绘画本身,而在于这些清新的作品是出自一个从事工商管理工作的官员,他能够摒弃政务管理中烦琐的迎来送往和纸醉金迷 的无尽诱惑而潜心抒画性灵。

可能正是基于这俗中见雅、忙中偷闲的难得,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长富荣武的画展颇得好评,省市委、人大、政府、政协都有官员前来祝贺、题字,一位委员还题诗赞曰「不染污泥万众芳、休嫌荷叶太无光;清馨节品口碑颂,留着年年纸上香。」

但是,这一切都是「画家」制造出的假象。颇具喜剧色彩的是,这边厢众星捧月般颂赞其画品、人品,各新闻媒体也频频报道,那边厢,业余画家、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长富荣武先生却隐去职务,混过海关悄然出逃到了国外。

目前,海南省纪律检察委员会、省监察厅已查实,富荣武涉嫌重大经济犯罪,具体 内容尚未公开。

关于富荣武的事情人们尚在纷纷议论中时,海南省粮食局又爆出惊人新闻,该局局长陆万朝在接受中纪委「两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接受审查)调查时,金蝉脱壳,逃之夭夭。据透露,陆万朝局长表现得非常配合,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他只穿着短衣裤,他对看管人员说,要上趟厕所,随后进了单元的卫生间,就没再出来,待看管人员感觉不对而破门去看时,陆局长已不见踪影。

陆万朝的逃亡再一次使海南人民领略了海南贪官的逃跑招数之高(陆万朝也是去年海南省纪委查处的有较大影响的罪案嫌疑人之一),海南省纪委认为陆万朝的行为已构成擅离职守、严重妨碍案件调查的错误(请注意还在用「错误」的字眼)。省纪委、省监察厅于去年十一月八日给予陆万朝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

从海南建省办特区以来,引人注目的贪官东窗事发(有些尚未发现)而逃之夭夭、逍遥法外的事件已发生数起,其数量之多、影响之大堪称全国之最。

惩治腐败力度加大   
一年立案三百余件

记者在海南采访时,在不同的时间和人群中常听到各种讥讽官僚腐败的顺口溜,其中一段流传很广,内容是「中国有个海南岛,六个厅长往外跑;三个省长坐大牢,两个处长卖情报。」说的都是近年的事情,版本不同,说得也未必十分精确,但反映了人民群众对海南官员腐败的不满情绪。

几年来,海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反腐败斗争中也取得了丰硕成果,据有关部门透露,去年来省纪检监察部门又揪出了一批蛀虫。

据统计,去年,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群众来信来访举报近六千件(次),初核案件线索三百二十五件(次),立案三百一十五件,结案二百四十四件,处分三百零二人,其中党纪处分二百零二人,政纪处分一百九十七人。受处分的党员干部中,厅级干部六人,县(处)级干部二十三人,乡科级干部七十人,一般党员干部一百五十八 人。

去年,省纪委、省监察厅查处的有较大影响的案件有:

东方市原市长黄兴富,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人民币总额达八十四万元,构成受贿和收受礼金错误。省纪委、省监察厅十一月八日给予黄兴富开除党籍、行政开除 处分。

东方市原副市长卢玉平,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送的人民币一万元;送给东方市委原书记戚火贵四万元,构成受贿和行贿错误。省纪委、省监察厅于七月八日给予卢玉 平开除党籍、行政撤销职务处分。

海南省原粮食局局长陆万朝,在中纪委调查有关案件中,不配合组织调查,擅自逃离对其%%$两规%%$的地点,至今未归,其行为已构成擅离职守、严重妨碍案件调查的错误。省纪委、省监察厅十一月八日给予其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

海南省纪委、省监察厅对省公安厅副厅长路景林收受贿赂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进行立案调查,现已移送检察机关继续侦查。

此外,省纪委、省监察厅还对在省政府办公厅原助理调研员席世国窃密中负有责任的八名领导干部进行了责任追究,分别给予他们党纪、政纪处分。

应该说,海南纪检部门惩治腐败的力度是在逐年加大,成果也是可喜的,但为何海南的反腐倡廉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出逃的官员为何屡屡得手呢?

海南省纪委的官员对记者分析说,海南办特区后,各种机会比较多,这也给一些腐败分子钻了空子。现在官员出国很方便,海南并非得天独厚,只是这里出逃的人较集中 ,且大多被曝光了。从另一方面讲,这也说明,海南惩治腐败的力度大。

海南省监察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我们不缺少惩戒犯罪的力度,缺少的是避免和防范犯罪的制约监督机制。不解决这一根本问题,我们就永远处在被洗劫了再抓 贼、贪官跑了再追逃的被动局面。

(截止2000年2月的统计数字,没有把2000年惊爆中外的11.19专案和烟草专案列在其中,详情可见海南日报,香港商报,文汇报等报刊的报道)

现在离2000年2月又近一年了,贪官们又有什么惊人之举呢?那些被江泽民保护起来的贪官又贪污多少呢?

江泽民是中国最大的蛀虫!

转自1月8日论坛文摘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