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起雇凶杀害举报人案件始末 践踏生命的血腥交易
 
2000年9月6日发表
 
【人民报讯】只因被举报偷逃国家税款,他竟然雇凶向举报人狠下毒手。于是一场血案酿成了———举报人身中18刀,倒在了血泊中……警方接报旋即展开侦查,终将犯罪嫌疑人一一擒获。今年8月24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引人关注的案件。9月1日,开封中院作出了判决,雇凶者被判处死刑,4名凶手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血案发生在傍晚

1999年9月1日晚7时许,开封市北郊乡王口舌村村南头黄河啤酒容器厂的院落里突然犬吠声大作,紧接着便传来厂内居住的一对夫妇的怒吼、惨叫和呼救声。几名急忙跑来的村民被眼前的血腥场面惊呆了:膀阔腰圆的男主人倒在院里的血泊中,已停止了呼吸,前胸、头部、臀部满是刀口,下身的短裤已被鲜血浸透了。一把染血、刀柄断开的猎刀和一把铁耙被抛在地上。显然,这里刚经过一场搏斗。

死者名叫赵进学,40多岁,在案发地黄河啤酒容器厂任副厂长,约1年前与妻子巩秀云搬来厂里居住。晚7时30分,开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郊区公安分局领导刘光磊、张航生带领刑警迅速赶至现场,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文章立即率市刑警支队支队长张天增等参与侦破,成立了“9·1”杀人案侦破指挥部。

死者的妻子巩秀云惊魂未定地向办案人员叙述了那一幕惨剧:夫妇俩刚吃了晚饭,听见院里狗叫得异常厉害,已稍有警觉的赵进学顺手抄了把铁耙走到院中,巩秀云随后跟出,刚出屋门就被一名用长筒袜蒙住面孔的人按倒在地,那人一只手卡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持刀抵在她的胸口。赵进学回身欲救妻子,南墙上又翻进一蒙面人,那人持刀向他扑来。赵挥起铁耙自卫,却被随后翻进院中的第三个蒙面人摔倒在地,一把刀逼在了他的胸前。蒙面人喝令:“到你这儿来借点钱,不要喊,到屋里说!”赵进学怒道:“别吓唬我老婆,她有心脏病!”说着趁蒙面人不备挣脱起身,边操铁耙抡向蒙面人,边大喊:“快来人哪!”二蒙面人见无法控制赵进学,便狠下毒手,一人朝赵前胸、头部猛捅,一人照其臀部狠扎。连遭10余刀重创的赵进学很快倒地,3名蒙面人见状,各自攀墙逃窜。

警方旋即展开侦查

经过案发当夜的现场勘查、访问,次日,破案指挥部召集办案民警进行了案情分析:现场打斗痕迹明显,屋内却没有翻动,再者赵、巩夫妇二人并无积蓄,谋财害命的可能性被排除;赵进学生前为人正直,其妻作风正派,夫妻关系融洽,情杀也不可能;凶犯进入现场后直奔死者,手段残忍,赵妻虽有反抗,但凶犯并未加害,这显然具备了报复杀人的特征。但死者在与凶犯搏斗时曾说:“我们无冤无仇,有话好说。”说明死者与凶手并无恩怨甚至互不认识。破案指挥部果断决定此案应为报复性质的故意杀人,且很可能是雇佣杀人。

在办案人员问及死者生前与什么人有恩怨时,死者的妻子和朋友的第一反应均指向曾与赵进学合伙办厂的齐大东。

据外围调查,1995年,赵进学与齐大东合资开办奥帝啤酒容器厂,收入丰厚。1998年,赵进学因得不到分成与齐大东反目成仇,愤然离厂与他人另办黄河啤酒容器厂。因赵进学与齐大东合伙期间主管销售,所以对厂里每一笔交易都相当清楚,同时也掌握了齐大东长期偷逃国家税款的大量线索。1998年9月,赵进学向税务机关进行举报。税务机关根据赵提供的奥帝啤酒容器厂1996年至1998年间的销售数量和金额,查实该厂偷逃国家税款43.8万元。齐大东被迫补缴税款20万元,现仍有60余万元税款及罚金未执行。赵进学因对齐大东的处罚未执行彻底而继续上告。齐大东因此非常恼火并扬言要报复。

此信息反馈至破案指挥部,9月2日中午,布控人员将刚由武汉潜回开封的齐大东带到了郊区公安分局。

买凶者心理防线终崩溃

齐大东,男,现年48岁,其经营的奥帝啤酒容器厂在被赵进学举报偷漏税问题后已卖与他人。办案人员将齐大东带回后立即成立突审小组进行讯问。“9月1日,你在哪里?”讯问人员直奔主题。齐大东对其行踪滔滔不绝:8月30日晚和朋友一行5人到武汉奔丧,9月1日晚由武汉返回,2日早晨7时许到开封。经查证落实,齐大东没有作案时间。然而这并没有令办案人员感到意外,在讯问之前,民警们就研究了齐大东的经历、心理,判断他直接作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讯问人员马上将矛头指向齐大东与赵进学的关系。齐大东则应对自如:“对他不错,很交心,他有时和我老婆吵架我都是向着他。”谈及他与赵进学的矛盾时,齐大东也毫不掩饰:“1998年10月我和赵进学一道去夏邑啤酒厂要账,啤酒厂的人说公安、税务曾来人查我厂的业务,我想可能是他(指赵进学———记者注)告的我。”讯问室里齐大东谈笑风生,神情自若。然而,狐狸再狡猾也是要露出尾巴来的,讯问人员抓住要点:“你怎么知道赵进学出事了?”齐大东回答道:“上午往弟弟家打电话,弟妹说的。”讯问人员:“你弟弟给你打过电话没有?”齐大东肯定地说:“没有,我弟弟今天一个电话也没有给我打过。”然而,他的手机当日的信息中却储存了其弟的寻呼号码,齐大东不能自圆其说了。

次日的讯问中,齐大东承认在返回开封的途中接到了其弟打的电话,然而关于赵进学之死却一概不知,4日、5日,突审民警改变策略,不断告诉他:“有的事不要自认为很聪明。”齐大东表现得惶恐不安,几次问“这事能判多少年”、“抓住了人没有”。办案民警认为时机已经成熟。9月6日,郊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韩胜利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向齐大东发动了“总攻”:“齐大东,别再演戏了,自己做的事,还需要我们提示吗?!”闻听此言,齐大东猛地一震自言自语道:“完了,完了。”此时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我知道赵进学去税务局告我,税务局让我交税43万元,交罚款43万元,我连厂都卖了,他还连续不断地告。我受不了了,想打他一顿教训教训他,谁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

据齐大东供述,他存下报复赵进学之念后,于7月找到有前科的开封市人连波,让他帮助找人“教训”赵进学。8月上旬的一天,连波与齐约定在市体育馆门口会面,将一人引荐给齐大东,此人未留姓名,3个人密谋报复之事后,齐大东记下了此人(后经查证,此人便是王涛)的寻呼号码。8月25日,齐大东接到王涛的电话,称已准备动手。齐大东问对方“这活得多少钱”,王涛答:“那家(指赵进学家———记者注)有狗,还得跳墙,给5000(元)吧!”三言两语,一桩罪恶的交易谈妥了。

齐大东听了王涛的告诫要“出门躲躲”。8月31日晚,齐大东就与恰巧要去奔丧的朋友郭某一道去了武汉。9月2日早晨,齐大东在返回开封途中行至朱仙镇附近时,接到其弟的电话说公安局在找他,7时许到达开封后,接到了王涛的电话,齐问:“咋样了?”对方答:“人难活成。”齐大东即往弟弟家打电话,弟媳告诉他:“赵进学死了。”齐大东马上到朋友家借了5000元钱,按王涛留下的寻呼号码约定在化肥厂附近交钱。上午11时30分许,齐大东在化肥厂附近的市场内将钱交给了行凶后的王涛。

蒙面人一一现出原形

买凶者的供述使案件有了转机,然而“中间人”连波久抓未获,元凶的名字连齐大东也不知道,只有抓住一条线索———寻呼号码。

办案民警调取了此寻呼机的信息档案,此机残留了50个电话号码,指挥部布置逐个落实。郊区公安分局大案中队民警在中队长朱辉带领下开始了艰难的查证工作,南郊、东郊、开封县、兰考县,随着干警的奔波,可能有涉案嫌疑的电话号码越来越少。终于,当朱辉又抱着歉意在深夜敲开一户市民的家门时,得到了一条令人欣喜的线索:此寻呼号机主名叫王涛,去年才被假释。前几天他拿回家一袋衣服,上边有血迹,这几天联系不上。

民警立即提取血衣,血型与赵进学的一致,王涛被列为重大嫌疑人员。王的一个朋友提供:“余文龙和王涛关系好。”于是办案人员在数十个名字相似的人之间查找,终于找到余文龙父母的住处,其继母提供余文龙真名为余龙,现住延福园小区。恰在谈话时,余家电话铃响,竟是余龙打来的,说准备和其姐到父母家玩。等待不如出击,胡旭辉、胡滨两民警火速赶往余龙姐姐楼下。胡旭辉见一戴眼镜的年轻人正推车外出,特征很像描述中的余龙,便突然问道:“姓啥?”对方答:“姓余。”胡旭辉脱口而出:“余龙吧?”对方随口“嗯”了一声便起了警觉转身欲逃,被胡旭辉猛地扑倒在地。

经突审,余龙供认了参与“9·1”杀人案的犯罪事实,并称刚和王涛分手,另两案犯连波、李文治正在其家中。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航生马上带领4名民警押着余龙到其住处,让余龙把门诱开后,申利强等民警冲了进去,室内的李文治被当场制伏,王涛、连波因碰巧外出办事成了漏网之鱼。(连波、王涛先后于今年3月17日和4月1日分别在开封和驻马店被警方抓获归案)

根据余龙、李文治二嫌犯供述,参与9月1日晚杀害赵进学的共有4人,除去余、李二人,还有王涛和连波。翻墙进院直接行凶的是王涛、余龙和李文治,连波则在墙头望风。

9月1日晚7时许,4人蒙面持刀潜入现场附近,王涛和李文治先打探好屋内有一男一女,便计议将男的诱出后拉到屋内再动手。狗叫声引出了赵进学夫妇,李文治由东墙跳入将巩秀云控制住,王涛持刀由南墙翻进直扑赵进学,余龙随后将赵按倒,王涛逼赵进屋,却被赵挣脱,王涛、余龙见势不妙,恐引来乡邻,便挥刀相向……

后经检验,赵进学头顶、胸部、腋下、臀部共中18刀,胸部刀伤伤及肺和心脏,造成失血性休克致死。

参与凶杀的4人中连波和余龙为26岁,王涛24岁,李文治仅21岁,其中连波与赵进学虽相识但并无恩怨。为何正值青春年华的人,会去疯狂杀害一个不相识、无恩怨的人呢?余龙在供述中说:王涛告诉他,打断赵进学一条腿,人家给5000块钱,你现在不是准备用钱吗?

据余龙、李文治供认,他们曾参与了10起恶性抢劫和重大盗窃案,涉案价值20余万元。(王涛、余龙、连波、李文治等的抢劫、盗窃罪行经法庭查明已分别定罪量

 
分享:
 
人气:11,05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