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人治和法治的問題
 
楊周
 
2000-9-23
 
【人民報訊】中共在不久的以前直到現在,不斷地向人們宣稱要在中國建立法治社會。中國在中共的統治下是一個非法治的社會。要在中國建立法治社會,這種提法本身是不錯的。問題在於,中共宣稱要建立法治社會的同時,卻數說人治的種種弊病,批判和反對人治,使人治在中國人民心中成為法治的對立物。人治是否確實和法治是對立的兩個方面呢?如果我們對中共刻意製造奇怪字眼去模糊事物本質的習慣不認真地對待,那麼一切都可以繼續糊塗下去。中國人民的智商繼續被戲弄、愚弄、貶低。

比如中共前不久創造了下崗工人這個詞,似乎下崗工人不是失業工人。如果人們向中共指出:「工人罷工是應在崗位上而不在崗位上,所以罷工工人才應該是真正的下崗工人。失業工人根本就沒有崗位。既然沒有崗位,何來所謂的下崗不下崗。」這其實是常識,是對錯誤概念的撥亂反正。但對中共來說,提出這樣的疑問就是對黨不忠;撥亂反正就是煽動、顛覆。再如中共以前所說的「知識青年」的對立方面並不是反知識的青年,也不是無知識的青年。知識青年在中共的特別辭典裡是解釋為:被強迫動員到農村去的城市青年。如果就知識青年這個詞的本意和中共的解釋,反過來詰問中共:「是否不到農村去的城市青年就是無知識青年?是否農村青年是反知識青年?」如此提出問題,本來是順理成章的。但有許多人因此被定性為反對毛澤東的上山下鄉革命路線而失去了自由。更有甚者如上海的陳志中,因為父親是中美合作所所長,膽敢提出這樣的問題,中共乾脆把他槍斃了事。

中共所反對的人治社會,究竟是什麼社會?這裏有必要對所反的基本概念作澄清。根據形式邏輯的歐拉圖,既然劃分出人治社會,那麼其餘部份則全是非人治社會。然而,世界上究竟有沒有所謂的非人治社會呢?從原始部落到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法西斯社會、民主社會,人們並不能找出任何一種非人治的社會。無人治理的社會是科學幻想小說裡的社會,是Utopia。社會是人組成的。由人組成的社會不由人來治理豈不荒唐透頂。事實上人類歷史也從來沒有過非人治社會,也沒有非人治社會這個上位概念所屬下位概念的反人治社會。

稍微有些邏輯素養的人都明白,對應於法治社會的概念應該是非法治社會。非法治社會還包括反法治社會。中共在文化大革命以後認識到法治社會的重要,認識到實行非法治社會的危害性和反法治社會的殘忍性。這應該是一種進步。但提出反對人治社會,則是玩弄字眼到荒唐愚蠢的地步。反對人治,難道要人們接受龍治、天治、神治、鬼治、獸治、物理治、外星動物治?這是明顯的反人類的想法。中共是很愚蠢的,但也不至於愚蠢到具有如此普招詬病的念頭。

那麼中共強調反人治社會的真正意圖是什麼呢?中共製造人治社會這個混亂字眼並加以反對,有以下幾個目的:

(一)因為非法治社會和反法治社會幾乎不用詮釋就曝露了當政者的罪行。提倡法治社會必然會使人民想到以前實行的是非法治社會,甚至是反法治的社會。用人治社會來代替非法治社會和反法治社會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輕人們對中共過去所犯的注意和認識。(二)因為中共的意識型態規定,中共不可能真正實行法治社會。如果今後有被人民抓住中共的違反法治的案件,中共可以解釋那是個人行為,不影響黨的正確路線和光輝形像。(三)中共要繼續實行非法治社會。所以,中共對人、社會、黨、法律、法制、法治這些概念攪混水。人們應該注意到中共即使在所謂的「人治」裡,也玩了遊戲,偷換了概念。中文的「人」是復數概念;如果要變成單數概念,必需要加「個」作為限定語。中共用人和法去作對立,其實是想要掩蓋人(全民)和黨的對立。中共反對人治社會,包含了反對全民治理社會的真正用意。(四)中共用人治社會和法治社會的對立來掩蓋中共實行黨治社會的實質。(五)中共繼續在實行愚民政策。中共的愚民政策不是如外界所描繪的那麼簡單粗糙,似乎中共一貫在採用二千年前秦始皇的焚書坑儒。這種不加掩飾的硬性消毀信息的作法,在文化大革命以後,不但事實上不可能,而且也太容易被人們批判。中共目前採用的是掩飾的軟性作法。中共在現階段不是去消毀信息,而是採用另類方法去扭曲信息。扭曲信息比消毀信息的作用大得多。因為,扭曲的信息占據的空間更大。扭曲的信息某些還有自我複製能力,更何況扭曲的信息一旦擴散,很難被復原和回籠。

以上是中共製造出人治社會這個概念並加以反對的真正意圖。--轉自民主論壇(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