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人治和法治的问题
 
杨周
 
2000-9-23
 
【人民报讯】中共在不久的以前直到现在,不断地向人们宣称要在中国建立法治社会。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是一个非法治的社会。要在中国建立法治社会,这种提法本身是不错的。问题在于,中共宣称要建立法治社会的同时,却数说人治的种种弊病,批判和反对人治,使人治在中国人民心中成为法治的对立物。人治是否确实和法治是对立的两个方面呢?如果我们对中共刻意制造奇怪字眼去模糊事物本质的习惯不认真地对待,那么一切都可以继续糊涂下去。中国人民的智商继续被戏弄、愚弄、贬低。

比如中共前不久创造了下岗工人这个词,似乎下岗工人不是失业工人。如果人们向中共指出:「工人罢工是应在岗位上而不在岗位上,所以罢工工人才应该是真正的下岗工人。失业工人根本就没有岗位。既然没有岗位,何来所谓的下岗不下岗。」这其实是常识,是对错误概念的拨乱反正。但对中共来说,提出这样的疑问就是对党不忠;拨乱反正就是煽动、颠覆。再如中共以前所说的「知识青年」的对立方面并不是反知识的青年,也不是无知识的青年。知识青年在中共的特别辞典里是解释为:被强迫动员到农村去的城市青年。如果就知识青年这个词的本意和中共的解释,反过来诘问中共:「是否不到农村去的城市青年就是无知识青年?是否农村青年是反知识青年?」如此提出问题,本来是顺理成章的。但有许多人因此被定性为反对毛泽东的上山下乡革命路线而失去了自由。更有甚者如上海的陈志中,因为父亲是中美合作所所长,胆敢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共乾脆把他枪毙了事。

中共所反对的人治社会,究竟是什么社会?这里有必要对所反的基本概念作澄清。根据形式逻辑的欧拉图,既然划分出人治社会,那么其余部份则全是非人治社会。然而,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所谓的非人治社会呢?从原始部落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法西斯社会、民主社会,人们并不能找出任何一种非人治的社会。无人治理的社会是科学幻想小说里的社会,是Utopia。社会是人组成的。由人组成的社会不由人来治理岂不荒唐透顶。事实上人类历史也从来没有过非人治社会,也没有非人治社会这个上位概念所属下位概念的反人治社会。

稍微有些逻辑素养的人都明白,对应于法治社会的概念应该是非法治社会。非法治社会还包括反法治社会。中共在文化大革命以后认识到法治社会的重要,认识到实行非法治社会的危害性和反法治社会的残忍性。这应该是一种进步。但提出反对人治社会,则是玩弄字眼到荒唐愚蠢的地步。反对人治,难道要人们接受龙治、天治、神治、鬼治、兽治、物理治、外星动物治?这是明显的反人类的想法。中共是很愚蠢的,但也不至于愚蠢到具有如此普招诟病的念头。

那么中共强调反人治社会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中共制造人治社会这个混乱字眼并加以反对,有以下几个目的:

(一)因为非法治社会和反法治社会几乎不用诠释就曝露了当政者的罪行。提倡法治社会必然会使人民想到以前实行的是非法治社会,甚至是反法治的社会。用人治社会来代替非法治社会和反法治社会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人们对中共过去所犯的注意和认识。(二)因为中共的意识型态规定,中共不可能真正实行法治社会。如果今后有被人民抓住中共的违反法治的案件,中共可以解释那是个人行为,不影响党的正确路线和光辉形像。(三)中共要继续实行非法治社会。所以,中共对人、社会、党、法律、法制、法治这些概念搅混水。人们应该注意到中共即使在所谓的「人治」里,也玩了游戏,偷换了概念。中文的「人」是复数概念;如果要变成单数概念,必需要加「个」作为限定语。中共用人和法去作对立,其实是想要掩盖人(全民)和党的对立。中共反对人治社会,包含了反对全民治理社会的真正用意。(四)中共用人治社会和法治社会的对立来掩盖中共实行党治社会的实质。(五)中共继续在实行愚民政策。中共的愚民政策不是如外界所描绘的那么简单粗糙,似乎中共一贯在采用二千年前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种不加掩饰的硬性消毁信息的作法,在文化大革命以后,不但事实上不可能,而且也太容易被人们批判。中共目前采用的是掩饰的软性作法。中共在现阶段不是去消毁信息,而是采用另类方法去扭曲信息。扭曲信息比消毁信息的作用大得多。因为,扭曲的信息占据的空间更大。扭曲的信息某些还有自我复制能力,更何况扭曲的信息一旦扩散,很难被复原和回笼。

以上是中共制造出人治社会这个概念并加以反对的真正意图。--转自民主论坛(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