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官殺人
 
2000-9-20
 
【人民報訊】據人民日報報導, 2000年3月22日,是夜,繁星璀璨。晚7時10分,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長青鄉教育辦公室黨支部書記吳景學、教育辦主任孫純才從海府飯店出來,當兩人走到政府辦公大樓西側這個胡同裡時,黑暗中猛然竄出3條黑影,沒等他們反應過來,3條黑影已經幻化成3個巨大的魔鬼,瘋狂地向他們撲來。菜刀、尖刀和鐵錘雨點般向兩人身上亂砍亂砸。吳景學身中50多刀,當場死亡;孫純才也身中60余刀,經搶救無效也於當晚死亡。殺人後,3歹徒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特大兇殺案的發生引起了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和富拉爾基區委、區政府的高度重視。

先期到達現場的富區民警們在李宏君局長的帶領下挑燈夜戰,在幾支鎂光燈的照射下開始了全面的現場勘查。一向身體力行的李局長像一名普通偵查員一樣在慘不忍睹的現場和血肉模糊的屍體旁仔細地進行著勘查,耐心地搜尋著每一個可供破案的痕跡物證,並指示偵技人員絕不能放過任何一點蛛絲馬跡。經過近20分鐘的艱苦細緻的工作,現場勘查暫時告一段落。根據初步勘查結果和對被害者身份的確認,李宏君召集現場全體參戰偵技人員開了個破案動員會,他指出,殺人者以十分殘忍的手段致人死亡,並無劫財之意,且侵害目標明確,侵害對象又是鄉教育辦的兩位主要負責人,這顯然是一起蓄意殺人案件。

一場聲勢浩大的戰役在2000年3月22日晚8時全面展開,富拉爾基公安分局近2/3的警力在黑夜中向作惡多端的暴徒發起了挑戰。

調查、走訪、摸底、排隊,各項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各組的工作進展情況也都源源不斷地反饋給破案指揮部。由於案發突然,現場幾乎沒有留下可供破案參考的線索,而偵查員在走訪中除了獲得長青鄉教育系統管理混亂,經常有教師無辜被打的情況外,其他一無所獲。根據上述情況,加之兩名被害者是長青鄉教育辦的書記和主任的特定身份,李宏君決定調整工作思路,重點圍繞該鄉教育辦的班子開展工作,並將當時邀請吳景學、孫純才去江城酒店的鄉教育辦副主任付殿忠傳喚到刑警隊,了解情況,留置審查。

在審查付殿忠的同時,偵查人員對付殿忠及長青鄉的幾所小學的情況進行了詳細的調查,並且取得了讓人意想不到的突破性進展。經查明:付殿忠,男,27歲,1994年齊齊哈爾師範學校中專畢業生,畢業後被分配到長青鄉教育辦,後到該鄉前庫勒小學當教師,1996年10月被任命為前庫勒小學校校長,1999年10月任鄉教育辦副主任。付殿忠雖然身為鄉教育辦副主任,卻經常和一些流氓地痞在一起,在當上了小學校長後,又採取不正當的手段當上了鄉教育辦副主任。對他當上副主任,鄉裡的教師無不在背後戳他的脊梁骨。此外還查明,今年以來,長青鄉的幾所學校相繼發生教師被打的事件,都與付殿忠有關。

「由此可見,付殿忠應與這起殺人案件有關,應將其列為重點嫌疑人進行審訊!」綜合各方面的情況,專案指揮部決定對付殿忠進行正面接觸審

訊。經過4個多小時的較量,付殿忠終於招架不住敗下陣來,交代了他為早日當上「一把手」,幕後策劃了一起駭人聽聞的特大殺人案的罪惡行徑。

作為鄉教育辦副主任的付殿忠,雖然只有27歲,當主任之心卻由來已久。但是,要能早日當上主任,只有掃除前面的兩個障礙。他絞盡腦汁想出了一條毒計:殺死他們!於是,付殿忠找來了平時的狐朋狗友張和(男,29歲,長青鄉後海革村農民)、閻江林(男,21歲,外流人員)和前海革村無業人員唐志斌。這幾個人既有付殿忠的同學,又有付殿忠處心積慮豢養的幫兇。

3月22日,正趕上區教師進修學校到鄉教育辦檢查工作,付殿忠認為時機已到,決定除掉吳景學、孫純才這兩個眼中釘。他得知吳景學、孫純才晚上要到富拉爾基區海府酒店吃飯,便把宴請客人的酒局拖到晚上,安排在江

城酒店。他讓張和等3名殺手事先埋伏在富拉爾基區政府辦公大樓西側的胡同內,這是從海府飯店到江城酒店的必經之路。爾後,他自己去江城酒店,以讓書記和主任來陪客人為由將吳景學、孫純才騙出,在兩人走到胡同偏僻處時再由張和等人沖出來將他們殺死。

付殿忠竟會發展到不擇手段謀官殺人地步,下面是付殿忠醜惡的靈魂的自述:「現在社會就是這樣,你有了權力,就可以支配資金,就可以隨心所欲甚至為所欲為;你有了權力,就有了社會地位,別人就會對你另眼相看。」

就是這樣醜惡的靈魂讓付殿忠斷送了他罪惡的生命。(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