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杀人
 
2000-9-20
 
【人民报讯】据人民日报报导, 2000年3月22日,是夜,繁星璀璨。晚7时10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长青乡教育办公室党支部书记吴景学、教育办主任孙纯才从海府饭店出来,当两人走到政府办公大楼西侧这个胡同里时,黑暗中猛然窜出3条黑影,没等他们反应过来,3条黑影已经幻化成3个巨大的魔鬼,疯狂地向他们扑来。菜刀、尖刀和铁锤雨点般向两人身上乱砍乱砸。吴景学身中50多刀,当场死亡;孙纯才也身中60余刀,经抢救无效也于当晚死亡。杀人后,3歹徒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特大凶杀案的发生引起了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和富拉尔基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

先期到达现场的富区民警们在李宏君局长的带领下挑灯夜战,在几支镁光灯的照射下开始了全面的现场勘查。一向身体力行的李局长像一名普通侦查员一样在惨不忍睹的现场和血肉模糊的尸体旁仔细地进行着勘查,耐心地搜寻着每一个可供破案的痕迹物证,并指示侦技人员绝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经过近20分钟的艰苦细致的工作,现场勘查暂时告一段落。根据初步勘查结果和对被害者身份的确认,李宏君召集现场全体参战侦技人员开了个破案动员会,他指出,杀人者以十分残忍的手段致人死亡,并无劫财之意,且侵害目标明确,侵害对象又是乡教育办的两位主要负责人,这显然是一起蓄意杀人案件。

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在2000年3月22日晚8时全面展开,富拉尔基公安分局近2/3的警力在黑夜中向作恶多端的暴徒发起了挑战。

调查、走访、摸底、排队,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组的工作进展情况也都源源不断地反馈给破案指挥部。由于案发突然,现场几乎没有留下可供破案参考的线索,而侦查员在走访中除了获得长青乡教育系统管理混乱,经常有教师无辜被打的情况外,其他一无所获。根据上述情况,加之两名被害者是长青乡教育办的书记和主任的特定身份,李宏君决定调整工作思路,重点围绕该乡教育办的班子开展工作,并将当时邀请吴景学、孙纯才去江城酒店的乡教育办副主任付殿忠传唤到刑警队,了解情况,留置审查。

在审查付殿忠的同时,侦查人员对付殿忠及长青乡的几所小学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且取得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突破性进展。经查明:付殿忠,男,27岁,1994年齐齐哈尔师范学校中专毕业生,毕业后被分配到长青乡教育办,后到该乡前库勒小学当教师,1996年10月被任命为前库勒小学校校长,1999年10月任乡教育办副主任。付殿忠虽然身为乡教育办副主任,却经常和一些流氓地痞在一起,在当上了小学校长后,又采取不正当的手段当上了乡教育办副主任。对他当上副主任,乡里的教师无不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此外还查明,今年以来,长青乡的几所学校相继发生教师被打的事件,都与付殿忠有关。

“由此可见,付殿忠应与这起杀人案件有关,应将其列为重点嫌疑人进行审讯!”综合各方面的情况,专案指挥部决定对付殿忠进行正面接触审

讯。经过4个多小时的较量,付殿忠终于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交代了他为早日当上“一把手”,幕后策划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特大杀人案的罪恶行径。

作为乡教育办副主任的付殿忠,虽然只有27岁,当主任之心却由来已久。但是,要能早日当上主任,只有扫除前面的两个障碍。他绞尽脑汁想出了一条毒计:杀死他们!于是,付殿忠找来了平时的狐朋狗友张和(男,29岁,长青乡后海革村农民)、阎江林(男,21岁,外流人员)和前海革村无业人员唐志斌。这几个人既有付殿忠的同学,又有付殿忠处心积虑豢养的帮凶。

3月22日,正赶上区教师进修学校到乡教育办检查工作,付殿忠认为时机已到,决定除掉吴景学、孙纯才这两个眼中钉。他得知吴景学、孙纯才晚上要到富拉尔基区海府酒店吃饭,便把宴请客人的酒局拖到晚上,安排在江

城酒店。他让张和等3名杀手事先埋伏在富拉尔基区政府办公大楼西侧的胡同内,这是从海府饭店到江城酒店的必经之路。尔后,他自己去江城酒店,以让书记和主任来陪客人为由将吴景学、孙纯才骗出,在两人走到胡同偏僻处时再由张和等人冲出来将他们杀死。

付殿忠竟会发展到不择手段谋官杀人地步,下面是付殿忠丑恶的灵魂的自述:“现在社会就是这样,你有了权力,就可以支配资金,就可以随心所欲甚至为所欲为;你有了权力,就有了社会地位,别人就会对你另眼相看。”

就是这样丑恶的灵魂让付殿忠断送了他罪恶的生命。(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