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世道?
 
坡郟赫
 
2000-9-20
 
【人民報訊】網友坡郟赫供稿:這些年報上披露過許多離奇的醫院事故:縫針、紗布留在肚子裡,少女做闌尾手術卻被結紮;病人左腿有疾,右腿卻被鋸了……而病人或家屬總是狀告無門。

  在今天的中國,有些醫院已經與「屠宰潮沒什麼兩樣。不過陳榮友之子在鄭州兒童醫院駭人聽聞的遭遇,也還只是說明了醫院唯利是圖的殘忍。而重慶藥店老板陳華因大幅度降低藥品零售價而遭到威脅,最終自殺身亡,則令人不能不懷疑今天膽敢用威脅手段操縱醫藥價格的行為,是不是不帶有黑社會性質?

  1999年12月4日,鄭州市民陳榮友9歲兒子入住該市兒童醫院,29日死亡。

  這個患兒得了什麼病?闌尾炎!

  陳榮友為救兒子花了多少錢?他預交了84800元,結賬時只剩下645.08元。

  陳榮友兒子的死是否不可避免,不得其詳,不說了;那驚人的醫療費相信沒幾個平民承受得起也不說了。就看看那張居然長達7.56米且疑點無數的賬單,看看陳榮友之子已經被醫院宣布臨床死亡了,醫院第二天仍在收費,你就知道那個古老的民間說法是多麼生動:「郎中開棺材店,死活都要錢」!

  你看這家醫院的嘴臉像不像。醫院都這個樣了,平民有病也別治了。反正是個死,何苦還要讓醫院把自己一生積蓄洗劫一空?不但被洗劫,對方還振振有詞。這家醫院就是這樣,它的解釋是:由於微機的原因導致賬目不符。

  既然原因在機器,與人無關,而對機器是無法講職業道德的,所以受害者就不能深追下去。但微機記錄的數據是不是人輸入的?

  事實上還有比這更黑的。今年8月哈爾濱堂堂的國有哈爾濱傳染病院塗改化驗單,把健康的人騙進醫院住院的醜聞被曝光,而那為醫院「創收」的高手――第六病房主任還是什麼「先進共產黨員」……

  醫生到了如此喪盡天良,有如屠夫的地步,又比江湖騙子胡萬林好多少?

  如果一個患者僅僅是被「個別先進黨員」謀殺了,或許其他人還可以慶幸自己的幸免。但現實顯然沒有這麼樂觀。早些時候有消息說,成都多家醫院公然聯手封殺某些藥廠,因為這些藥廠大幅降低了藥品的零售價,醫院沒有回扣可吃!如今在重慶經營藥品生意十餘年的陳華又被逼跳江自殺了。

  新聞對陳華的自殺原因是這樣描述的:今年6月29日,國家計委發出通知,大幅降低部分中央定價的國產藥品零售價格水平。7月20日,繼重慶雙葉藥房首先實行「透明價格」,並將藥價降至全市最低後,新特藥老藥房老板陳華宣布自己藥房的價格平均降低30%,並承諾在該店買到假藥可以假一賠十,並獎勵1000元。結果當天就有人到巴南區衛生局告狀,要求對陳華進行查處。第二天,區衛生局一名主持藥政工作的副局長何某親自帶隊到新特藥老藥房突擊檢查,最後以「兩名營業員沒有健康證、上崗證」和「藥品、保健品混賣」為由要陳妻到衛生局接受處罰,並告之要罰款1萬到3萬元。接著陳華就不斷接到恐嚇電話。這些黑勢力甚至不放過報導藥品降價的記者,在電話中恐嚇「殺了你」。

  這是什麼世道?在這樣的世道中,誰還能誰還敢做個有良心的人?

  這些年一說起嚴新之流在臺上揮揮手,下面就鬼哭狼豪、群魔亂舞,就說中國人如何愚昧,就說要用科學精神戰勝封建迷信。然而動不動就滿嘴「科學思想」,是否也該設身處地地想一想:「科學思想」能救陳榮友的兒子嗎?「科學思想」能使健康的人免遭哈爾濱第六傳染病院的「先進黨員」的誘宰嗎?是否也該搞搞普查,老百姓是不是不敢有病,才要學這功那功?

  陳榮友的兒子死了,人們從中得知有些醫院是如何成了屠宰場的;賣藥的陳華死了,人們從中又知道了什麼?我們至少知道在這個天理沒有得到有效普遍的伸張之前,沒有人再敢降價賣藥。所以如果你是個窮光蛋生怕大病臨頭,就敢去拜張保勝之流為師吧!如果你已經不幸患了病,而且沒錢治,就去找收費便宜得多的江湖遊醫,諸如胡萬林之流吧。(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