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世道?
 
坡郏赫
 
2000-9-20
 
【人民报讯】网友坡郏赫供稿:这些年报上披露过许多离奇的医院事故:缝针、纱布留在肚子里,少女做阑尾手术却被结扎;病人左腿有疾,右腿却被锯了……而病人或家属总是状告无门。

  在今天的中国,有些医院已经与“屠宰潮没什么两样。不过陈荣友之子在郑州儿童医院骇人听闻的遭遇,也还只是说明了医院唯利是图的残忍。而重庆药店老板陈华因大幅度降低药品零售价而遭到威胁,最终自杀身亡,则令人不能不怀疑今天胆敢用威胁手段操纵医药价格的行为,是不是不带有黑社会性质?

  1999年12月4日,郑州市民陈荣友9岁儿子入住该市儿童医院,29日死亡。

  这个患儿得了什么病?阑尾炎!

  陈荣友为救儿子花了多少钱?他预交了84800元,结账时只剩下645.08元。

  陈荣友儿子的死是否不可避免,不得其详,不说了;那惊人的医疗费相信没几个平民承受得起也不说了。就看看那张居然长达7.56米且疑点无数的账单,看看陈荣友之子已经被医院宣布临床死亡了,医院第二天仍在收费,你就知道那个古老的民间说法是多么生动:“郎中开棺材店,死活都要钱”!

  你看这家医院的嘴脸像不像。医院都这个样了,平民有病也别治了。反正是个死,何苦还要让医院把自己一生积蓄洗劫一空?不但被洗劫,对方还振振有词。这家医院就是这样,它的解释是:由于微机的原因导致账目不符。

  既然原因在机器,与人无关,而对机器是无法讲职业道德的,所以受害者就不能深追下去。但微机记录的数据是不是人输入的?

  事实上还有比这更黑的。今年8月哈尔滨堂堂的国有哈尔滨传染病院涂改化验单,把健康的人骗进医院住院的丑闻被曝光,而那为医院“创收”的高手――第六病房主任还是什么“先进共产党员”……

  医生到了如此丧尽天良,有如屠夫的地步,又比江湖骗子胡万林好多少?

  如果一个患者仅仅是被“个别先进党员”谋杀了,或许其他人还可以庆幸自己的幸免。但现实显然没有这么乐观。早些时候有消息说,成都多家医院公然联手封杀某些药厂,因为这些药厂大幅降低了药品的零售价,医院没有回扣可吃!如今在重庆经营药品生意十余年的陈华又被逼跳江自杀了。

  新闻对陈华的自杀原因是这样描述的:今年6月29日,国家计委发出通知,大幅降低部分中央定价的国产药品零售价格水平。7月20日,继重庆双叶药房首先实行“透明价格”,并将药价降至全市最低后,新特药老药房老板陈华宣布自己药房的价格平均降低30%,并承诺在该店买到假药可以假一赔十,并奖励1000元。结果当天就有人到巴南区卫生局告状,要求对陈华进行查处。第二天,区卫生局一名主持药政工作的副局长何某亲自带队到新特药老药房突击检查,最后以“两名营业员没有健康证、上岗证”和“药品、保健品混卖”为由要陈妻到卫生局接受处罚,并告之要罚款1万到3万元。接着陈华就不断接到恐吓电话。这些黑势力甚至不放过报道药品降价的记者,在电话中恐吓“杀了你”。

  这是什么世道?在这样的世道中,谁还能谁还敢做个有良心的人?

  这些年一说起严新之流在台上挥挥手,下面就鬼哭狼豪、群魔乱舞,就说中国人如何愚昧,就说要用科学精神战胜封建迷信。然而动不动就满嘴“科学思想”,是否也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科学思想”能救陈荣友的儿子吗?“科学思想”能使健康的人免遭哈尔滨第六传染病院的“先进党员”的诱宰吗?是否也该搞搞普查,老百姓是不是不敢有病,才要学这功那功?

  陈荣友的儿子死了,人们从中得知有些医院是如何成了屠宰场的;卖药的陈华死了,人们从中又知道了什么?我们至少知道在这个天理没有得到有效普遍的伸张之前,没有人再敢降价卖药。所以如果你是个穷光蛋生怕大病临头,就敢去拜张保胜之流为师吧!如果你已经不幸患了病,而且没钱治,就去找收费便宜得多的江湖游医,诸如胡万林之流吧。(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