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分析中國江西農民暴力抗稅原因
 
2000-9-20
 
【人民報訊】最近中國農村發生了一系列大規模抗議活動,從表面上來看,農民主要對名目繁多的苛捐雜稅不滿,但是紐約時報記者發自江西省遠渡(譯音)的長篇文章分析認為,中國農村有更深層的問題。上個月江西省發生了上萬農民抗稅的大規模騷亂。當地的官員們躲在辦公樓中不敢出來,直到三十來輛武警車趕到後,這場暴亂才得以平息。然而在消息傳出後,臨近的鄉鎮又發生了農民暴亂,一些官員遭到襲擊。類似的農民抗議活動在中國農村已經越來越普遍。農民的不滿從表面上看沒有政治訴求。農民們只是求生存,對越來越沉重的稅務負擔難以承受而進行抗議。

  地方官員們巧立名目徵稅

  在80年代初的改革中,農村的公社被解散,農業施行承包制,這一改革大大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然而改革也帶來新的問題,公共設施和事業的建設資金沒有了來源,地方政府紛紛靠向農民直接徵收各種苛捐雜稅來獲得這方面的資金。但是腐化的地方官員們巧立名目,對修房,殺豬,甚至孩子上學都要徵稅,令農民難以負擔。而在不少地方,這些地方稅成了官員們貪污腐化的手段。北京當局希望能夠通過提高農民的收入、精簡地方官僚機構和改革稅收制度來平息農民的不滿。

  據美國《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分析,中國的農村面臨著兩個更深入的問題。首先是中國農業的低效率。中國目前有四億農民從事農業生產,但是據上海一位社會學家於紅(YuHong)估計,中國真正只需要兩億五千萬人搞農業。目前農業人口過剩,生產過於分散,這使農業缺乏經營規模,生產成本高於工業化國家,因此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為了維護農民的積極性,中國對糧食收購實行補貼,但是在經過三年的豐收之後,中國的糧食已經出現了過剩,地方當局對進一步收購糧食沒有積極性。儘管今年預計糧食會發生歉收,而中央政府要求地方糧食局將收購價提高百分之十,但是許多地方農民還是遇到了賣糧難的問題。

  農民沒有政治發言權

  第二個問題是農民沒有政治發言權。於紅說,儘管中國不少地方進行了地方官員直選,但是地方的實權仍舊掌握在黨的書記的手中,而這些黨的官員是上級委任的。他們要保住自己的烏紗帽就要向上級顯示出自己的所謂「政績」。而這些「政績」要靠向農民徵稅來獲得財源。報導說,中國如果不能很好的處理這些問題,中國的農民暴動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原載小參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