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分析中国江西农民暴力抗税原因
 
2000-9-20
 
【人民报讯】最近中国农村发生了一系列大规模抗议活动,从表面上来看,农民主要对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不满,但是纽约时报记者发自江西省远渡(译音)的长篇文章分析认为,中国农村有更深层的问题。上个月江西省发生了上万农民抗税的大规模骚乱。当地的官员们躲在办公楼中不敢出来,直到三十来辆武警车赶到后,这场暴乱才得以平息。然而在消息传出后,临近的乡镇又发生了农民暴乱,一些官员遭到袭击。类似的农民抗议活动在中国农村已经越来越普遍。农民的不满从表面上看没有政治诉求。农民们只是求生存,对越来越沉重的税务负担难以承受而进行抗议。

  地方官员们巧立名目征税

  在80年代初的改革中,农村的公社被解散,农业施行承包制,这一改革大大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然而改革也带来新的问题,公共设施和事业的建设资金没有了来源,地方政府纷纷靠向农民直接征收各种苛捐杂税来获得这方面的资金。但是腐化的地方官员们巧立名目,对修房,杀猪,甚至孩子上学都要征税,令农民难以负担。而在不少地方,这些地方税成了官员们贪污腐化的手段。北京当局希望能够通过提高农民的收入、精简地方官僚机构和改革税收制度来平息农民的不满。

  据美国《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报导分析,中国的农村面临着两个更深入的问题。首先是中国农业的低效率。中国目前有四亿农民从事农业生产,但是据上海一位社会学家于红(YuHong)估计,中国真正只需要两亿五千万人搞农业。目前农业人口过剩,生产过于分散,这使农业缺乏经营规模,生产成本高于工业化国家,因此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为了维护农民的积极性,中国对粮食收购实行补贴,但是在经过三年的丰收之后,中国的粮食已经出现了过剩,地方当局对进一步收购粮食没有积极性。尽管今年预计粮食会发生歉收,而中央政府要求地方粮食局将收购价提高百分之十,但是许多地方农民还是遇到了卖粮难的问题。

  农民没有政治发言权

  第二个问题是农民没有政治发言权。于红说,尽管中国不少地方进行了地方官员直选,但是地方的实权仍旧掌握在党的书记的手中,而这些党的官员是上级委任的。他们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就要向上级显示出自己的所谓“政绩”。而这些“政绩”要靠向农民征税来获得财源。报导说,中国如果不能很好的处理这些问题,中国的农民暴动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原载小参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