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了望》不許港人喧囂?
 
劉雲龍
 
2000-9-20
 
【人民報訊】陳水扁政府與董建華當局的處境有幾分相似。一個「新」的領導人,要駕馭一個「舊」的政治機器,雖然滿懷改革理想,但眼高手低,有心無力,民望每下愈況。

 唐飛就像陳方安生,是來自「舊」政府的高官。新老板民望下跌,政事頹唐,他的食客、門生就將矛頭指向「舊」官,認為他們施政不力,未能貫徹老板意志,甚至指斥為「舊」政府的臥底、內奸。

 陳、董政府所不同之處,是前者由民選產生,可抵得住一時的民望下滑,後者由小圈子「選舉」產生,每有差錯,合法性就遭人質疑。

 最近有越來越多言論,指港人的「喧囂」源於「庸人自擾之」。某時事周刊一篇「新思維」文章說:「許多港人還有崇洋心態,對『自己人』反缺乏信心……當港人再被政客、媒體乃至於一些緬懷殖民歲月的『意見領袖』愚弄後,我的忠告是:香港人,你們應該醒醒了。」

 董建華「當選」之初,就像陳水扁剛上場一樣,曾享過高度的民意支持,當時沒有香港人「喧囂」,也沒有政評家用什麼「崇洋」論來批評港人。

 可惜蜜月期只有幾個月,禽流感、金融風暴、八萬五、人大釋法、路祥安……都是董建華民望下跌的原因;經濟不景和政策令民眾生活備感艱苦,是社會「喧囂」的來源。任何一個政府無法有效處理危機和民眾需要,都會出現「喧囂」,並非「後殖民」的香港獨有。

 其實香港的反對聲音,比民主化前的臺灣和南韓都柔弱。示威學生乖乖接受警方的胡椒噴霧;民主派只會發表無力聲明;唱反調的報章僅有一、兩家,如此溫和的社會,竟被誇張成「歇斯底里」,那些不分青紅皂白的政評家才是「庸人自擾」。

 目前香港有廿萬家庭月入僅得三千港元,經濟轉型令他們雪上加霜,那些坐在冷氣辦公室每月領幾萬塊的政評家,卻只怕李超人「撤資」,不許貧苦大眾「喧囂」,這算什麼「有良知的知識分子」?

 如果說港人崇洋、有「殖民依戀情結」,那麼胡亂套用洋人的後殖民理論來解釋香港情況,是否也是崇洋的另一形式?醒醒吧,「知識分子」!

轉自世界日報(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