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日報:烏魯木齊驚爆 衝撞中共統治
 
陸非先生
 
2000-9-19
 
【人民報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九月八日下午發生的特大爆炸,至少造成了六十人死亡,一百七十三人受傷。此事不僅令正在烏魯木齊視察的中共總理朱镕基震驚不已,也讓當時正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千禧年世界領袖高峰會的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大為震怒,隨即指示朱镕基等人全力搶救迅速破案。

 發生爆炸的地點為烏魯木齊西郊西山路的工業區。約在八日晚上七時三十分,一輛運載準備銷毀爆炸品的軍車在駛至西山路時與一輛公車相撞,發生猛烈爆炸,連環巨響震天動地,繼而烈焰沖天,團團黑雲遮蔽了傍晚的天空。

 就爆炸威力而言,有人估計等同兩噸黃色炸藥,附近多幢房屋被夷為平地,滿眼皆是頹垣敗瓦,軍車與巴士被炸成廢鐵附近二十多輛車亦受波及。

  中共當局排除疆獨所為

 雖然北京當局在稍後排除該爆炸案是新疆獨立分子所謀劃,但境外仍有媒體認為這次爆炸案是由一個名為「庫來西」的疆獨組織所為。因此,爆炸案也引起外界對新疆獨立運動的重新關注。事實上,新疆獨立運動已經成為中國大陸境內最敏感話題之一,每當新疆、北京乃至大陸其他城市發生暴力事件,外界也總是與疆獨勢力聯想在一起。

 維吾爾族與漢族的矛盾由來已久,中共建政後,毛澤東派王震、王恩茂率西北野戰軍一部進疆,並採取左宗棠的屯兵政策,且將部隊改制為亦兵亦農的生產建設兵團。王震治疆後仍不改一貫風格,三反、五反、鎮反期間皆曾大開殺戒,使維吾爾人聞之色變,最終導致了一九六二年十萬邊民「勝利大逃亡」逃往前蘇聯,即聞名中外的「伊犁事件」。

 及至近年,儘管北京當局努力落實懷柔的少數民族政策,然而維漢矛盾還是有增無減,且呈加劇之勢。較為著名的新疆獨立運動事件,一九九七年二月五日的大暴動,當時正值維吾爾人的古爾邦節及漢族農曆新年除夕,族裔之間習俗不同引發大規模肢體較量,繼而有超過一千名激情維族青年沖上街頭,遊行示威,襲擊地方政府、焚燒車輛、圍毆漢人。據不完全統計,該次暴動共造成一百九十二人死亡,其中一百人是大陸武警及士兵,這便是著名的u伊寧事件」。自治區當局隨即在新疆對疑似疆獨分子展開逮捕行動,並有五名疆獨分子被處決。

  無情打擊北京多管齊下

 為遏止疆獨運動,北京當局採取的策略是多管齊下:一、無情打擊。在該方針之下,當局在新疆各地大肆逮捕疆獨分子,甚至出動軍方直升機前往山區搜尋,一旦經當地法院判定有罪,便立即處決,今年以來便有十數名回教分離分子被公開處死。二、殺雞儆猴。對於疑似與疆獨運動有所牽扯的當地勢力,便會立即逮捕入獄。三、外圍防堵,即以外交的手段抑制疆獨勢力。針對同情、支持疆獨運動的土耳其政府,一九九八年在聯合國安理會中,中共以常任理事國的身分支持與土耳其有領土爭執的希臘,使得占領賽普勒斯島的土國勢力無法建立「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逼得當時的土國總理尤馬茲不得不下令政府各部會不得有支持疆獨、「分離中國領土」的行為。

  胡蘿卜加大棒槌未奏效

 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今年四月訪問土耳其時,曾經警告土國政府不得支持疆獨,當時土國內部同情疆獨的勢力還為此抨擊執政黨「姑息中國」。在今年七月所舉行的上海五國會議中,中共與俄國也有意聯手合作圍堵中亞回教勢力,以遏制疆獨、車臣勢力的動作。而中共近來頻頻宣傳的「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一個重要目的,也是希望以經濟帶動發展,最終以消除貧窮的方式解除新疆的不安。據官方公布的資料表明,未來十年,當局預計在新疆投資九千億元人民幣,用於大開發,一方面使新疆「富起來」,另一方面以引進外資的方式,逼使疆獨勢力不敢貿然採取暴力行動。

 另有消息說,中共中央政法委將於九月下旬在西南部城市召開一個全國性的政法工作會議,會議重點是如何為西部開發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其中特別強調要防範「疆獨」、「藏獨」等境外敵對勢力破壞。

 概而論之,中共對付「疆獨」、「藏獨」等分離主義勢力還是傳統的兩手,即「胡蘿卜加大棒槌」。「大棒槌」已被證明收效甚微,「胡蘿卜」也未必奏效,依照政治學的革命曲線理論,當一地人民由貧轉富的過程中,由於所受教育程度資質的提高,「革命」的動機反而會更強烈。何況新疆的問題不只是經濟問題,還牽扯到複雜的民族情感在內。由此看來,在可預見的未來,疆獨運動仍會以他們獨有方式,衝撞中共在新疆的統治。 (作者陸非先生為旅美政論家)(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