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日报:乌鲁木齐惊爆 冲撞中共统治
 
陆非先生
 
2000-9-19
 
【人民报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九月八日下午发生的特大爆炸,至少造成了六十人死亡,一百七十三人受伤。此事不仅令正在乌鲁木齐视察的中共总理朱镕基震惊不已,也让当时正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千禧年世界领袖高峰会的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大为震怒,随即指示朱镕基等人全力抢救迅速破案。

 发生爆炸的地点为乌鲁木齐西郊西山路的工业区。约在八日晚上七时三十分,一辆运载准备销毁爆炸品的军车在驶至西山路时与一辆公车相撞,发生猛烈爆炸,连环巨响震天动地,继而烈焰冲天,团团黑云遮蔽了傍晚的天空。

 就爆炸威力而言,有人估计等同两吨黄色炸药,附近多幢房屋被夷为平地,满眼皆是颓垣败瓦,军车与巴士被炸成废铁附近二十多辆车亦受波及。

  中共当局排除疆独所为

 虽然北京当局在稍后排除该爆炸案是新疆独立分子所谋划,但境外仍有媒体认为这次爆炸案是由一个名为「库来西」的疆独组织所为。因此,爆炸案也引起外界对新疆独立运动的重新关注。事实上,新疆独立运动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境内最敏感话题之一,每当新疆、北京乃至大陆其他城市发生暴力事件,外界也总是与疆独势力联想在一起。

 维吾尔族与汉族的矛盾由来已久,中共建政后,毛泽东派王震、王恩茂率西北野战军一部进疆,并采取左宗棠的屯兵政策,且将部队改制为亦兵亦农的生产建设兵团。王震治疆后仍不改一贯风格,三反、五反、镇反期间皆曾大开杀戒,使维吾尔人闻之色变,最终导致了一九六二年十万边民「胜利大逃亡」逃往前苏联,即闻名中外的「伊犁事件」。

 及至近年,尽管北京当局努力落实怀柔的少数民族政策,然而维汉矛盾还是有增无减,且呈加剧之势。较为着名的新疆独立运动事件,一九九七年二月五日的大暴动,当时正值维吾尔人的古尔邦节及汉族农历新年除夕,族裔之间习俗不同引发大规模肢体较量,继而有超过一千名激情维族青年冲上街头,游行示威,袭击地方政府、焚烧车辆、围殴汉人。据不完全统计,该次暴动共造成一百九十二人死亡,其中一百人是大陆武警及士兵,这便是著名的u伊宁事件」。自治区当局随即在新疆对疑似疆独分子展开逮捕行动,并有五名疆独分子被处决。

  无情打击北京多管齐下

 为遏止疆独运动,北京当局采取的策略是多管齐下:一、无情打击。在该方针之下,当局在新疆各地大肆逮捕疆独分子,甚至出动军方直升机前往山区搜寻,一旦经当地法院判定有罪,便立即处决,今年以来便有十数名回教分离分子被公开处死。二、杀鸡儆猴。对于疑似与疆独运动有所牵扯的当地势力,便会立即逮捕入狱。三、外围防堵,即以外交的手段抑制疆独势力。针对同情、支持疆独运动的土耳其政府,一九九八年在联合国安理会中,中共以常任理事国的身分支持与土耳其有领土争执的希腊,使得占领赛普勒斯岛的土国势力无法建立「北赛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国」,逼得当时的土国总理尤马兹不得不下令政府各部会不得有支持疆独、「分离中国领土」的行为。

  胡萝卜加大棒槌未奏效

 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今年四月访问土耳其时,曾经警告土国政府不得支持疆独,当时土国内部同情疆独的势力还为此抨击执政党「姑息中国」。在今年七月所举行的上海五国会议中,中共与俄国也有意联手合作围堵中亚回教势力,以遏制疆独、车臣势力的动作。而中共近来频频宣传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个重要目的,也是希望以经济带动发展,最终以消除贫穷的方式解除新疆的不安。据官方公布的资料表明,未来十年,当局预计在新疆投资九千亿元人民币,用于大开发,一方面使新疆「富起来」,另一方面以引进外资的方式,逼使疆独势力不敢贸然采取暴力行动。

 另有消息说,中共中央政法委将于九月下旬在西南部城市召开一个全国性的政法工作会议,会议重点是如何为西部开发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其中特别强调要防范「疆独」、「藏独」等境外敌对势力破坏。

 概而论之,中共对付「疆独」、「藏独」等分离主义势力还是传统的两手,即「胡萝卜加大棒槌」。「大棒槌」已被证明收效甚微,「胡萝卜」也未必奏效,依照政治学的革命曲线理论,当一地人民由贫转富的过程中,由于所受教育程度资质的提高,「革命」的动机反而会更强烈。何况新疆的问题不只是经济问题,还牵扯到复杂的民族情感在内。由此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疆独运动仍会以他们独有方式,冲撞中共在新疆的统治。 (作者陆非先生为旅美政论家)(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