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尴尬
 
田南
 
2000-12-31
 
【人民报讯】一

如今北京书摊上赫然摆列着的那些中南海领导人“红镜头”之类的书刊,愈来愈卖不动了。然而以下的最新“红镜头”,却将江泽民牢牢地“焊”在了历史的尴尬柱上。

——澳门回归镜头:江泽民身着防弹背心(此事应属高度机密)飞抵澳门机场,甫一下机,数十名精悍的中南海保镖一字儿闪开,前後左右把江团团围住,藏在西装里的优良武器对准了四周每一个可疑之处。澳门同胞直犯嘀咕:这不是在自己的“王土”上吗?怎么弄得像黑社会老大似的,一惊一吓的?

——北京千禧大庆镜头:凛冽寒风中,江泽民亲率文武百官,莅临新落成的“中华世纪坛”,数万名预先安排好的民众队伍夹道迎候,欢声雷动,江好似玉树临风,频作挥手状,北京人对着电视屏幕直摇头:邪了,这不跟皇帝上天坛祭天一样吗?他算哪门子皇老爷呀?

——上海,刚刚被朱熔基破格提拔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江泽民之长子江绵恒,竟然在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陪同下视察上海大众汽车厂(此乃他上任後的首次出镜)。上海人评头评足:长得倒蛮像江泽民的,大头大脸;唉,要是没有他老子,他哪能当得上这种过去只能由著名科学家出任的职务呢?他算老几?这下搞大了:毛泽东送儿子去前线打仗,邓小平让儿子开公司经商,江泽民封儿子做院长……

江泽民的心事很重很重啊。

香港、澳门已经拿回来了,下一个“猎物”便是最让他兴奋和揪心的台湾了。“叹乌衣一旦非王谢,怕青山两岸分吴越”)(元曲)。他效仿毛泽东当年统帅千军的作派,经常盯着“对台作战图”作长考状。眼下,台湾选战波诡云谲,扑朔迷离,缠绕在他心头的疑问像北京上空的烟雾一般挥之难去——

李登辉真的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李登辉时代会随之结束吗?李任期届满,干了两届,总统是不能再做了,会不会再继续占着国民党中央主席的位置不动,搞“垂帘听政”呢?李登辉下台对大陆最有利,这个长着花岗岩脑袋的台湾人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庆父不除,鲁难未已”啊!

台湾新总统会是谁?是与胡锦涛同岁的湖南人宋楚瑜吗?这个曾经为李登辉政权冲锋陷阵、攻城夺寨的“超级马仔”,现在却成了李登辉不共戴天、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的死敌。宋的父亲曾与蒋经国长期共事,宋本人又做了多年蒋经国之大秘书;从统一理念上说,宋与大陆最接近(尽管宋最近也讲两岸关系是“准国际关系”,但那只是竞选中的应景之辞),加之宋在台湾“民望”较高,宋当选总统对大陆似乎相对有利。但是也有问题或隐忧。主要是两矫妫阂皇撬我驯焕畹腔钥龉竦常稳舻毖〗馕蹲殴竦吃谔ㄍ宓目逄ǎ夥峭】桑辽俣源舐轿幢赜欣欢撬斡忻拦尘埃朊拦俜皆ㄔ瓷跎睢O秩蚊拦惫袂渲硇皇缋鍪撬卧诿蓝链笱钡耐嗤В袂浒露祭程卦蚴撬尾┦柯畚拇鸨缥被岬某稍保翁拦说幕埃拦艘部粗厮危饣岵换岫晕蠢戳桨豆叵挡好姹涫兀?p>倘若不是宋楚瑜,而是台湾人连战(代表国民党)当选新总统,那又如何?出身於望族的连战好像没有什么独立的政治信仰和追求,更像是一个生意人。生意人看重的是赚钱。台湾几乎所有的生意人都不希望与大陆打仗,而“台独”就是打仗,打仗对台湾有什么好?祖宗基业、偌大财产、多年心血……有谁愿意让它们毁於战火?性情温和的连战是要做生意的,打仗还怎么做生意?看来,连战不会搞“台独”。除此之外,连战当选还可保住国民党的执政党地位。有人担心连战做了总统後会成为李登辉的傀儡。这种可能性似乎很小。连战不可能是李登辉的翻版。“连战时代”很可能是两岸统一的大好时机。对生意人来说,和为贵,和气生财,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的嘛。谈什么?谈统一的条件、谈台湾的利益,讨价还价,你来我去,最後拍板成交!就这么回事,不要把统一想得过於复杂,东、西德不是一夜之间就搞定、就统一了吗?所以,综合比较宋(楚瑜)连(战)陈(水扁)三人的情况(民进党的阿扁似乎不用多说了,大陆断不会接受他),应该说连战当选於大陆最为有利……

不过,江泽民颇为愤愤然的是,台湾的总统选战也太不像话了,今天搞出个女人问题,明天挖出个经济案子,难道这就叫民主政治?台湾已故行政院副院长徐庆钟之子徐渊涛居然还写了一本《替李登辉卸妆》的书,专攻李之隐秘。哪一个政治家经得起这样刨根究底和公开曝光?这种手段在中国一般只可用来对付百姓,例如对付李洪志(从他出生之日查起),怎么可以用之於统治集团内部呢?邓小平在“六四”後针对有人追查邓是如何器重和提升赵紫阳并将赵定为接班人的问题,讲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要查了,再这样查下去,党内还有谁是好人?毛泽东不是好人,我不是好人,陈云不是好人,谁都不是好人。台湾的今天会不会是大陆的明天?会不会将来也有人写一本《替江泽民卸妆》?民主政治真是那么可怕吗?

江泽民在中南海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用“进行了三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并取得伟大胜利”来为刚刚过去的一九九九年“结帐”:声讨北约轰炸中国驻南使馆、封杀法轮功、围剿两国论。可就在一九九九年的最後一天,亦是二十世纪的最後时刻,他受到了一条政治消息的强烈刺激:叶利钦总统意外地辞职了。江以罕有的速度抢在柯林顿之前迅即作出反应:亲自致函叶利钦表示惋惜。

是啊,“惋惜”一词真实表达了江泽民此时此刻的心境。个中原委,至少有三条:

一、一九三一年出生的叶利钦都辞职了,比他大五岁的、一九二六年出生的江泽民却还在台上;叶利钦干了两届就提前几个月不干了,江泽民干了两届却还在干,并且迄今为止还没有不干的意思。叶利钦让江泽民好生尴尬啊!江说“惋惜”的潜台词是:叶老弟你真不该此时辞职啊……

二、“激流勇退是豪杰”的叶利钦,果断启用一九五二年出生的普京做他的接班人,普京接班已成事实,可江泽民选定的、比普京大十岁的、一九四二年出生的接班人胡锦涛却还在培养、考验之中,距离江真正交班给他,为时尚远。江能不尴尬吗?

三、近年来江一直想“联俄抗美”,用中俄等国的“多极”抗衡美国的“一极”,叶利钦不啻是江手中的一张战略王牌(为此,江甚至不惜掩饰和牺牲与叶利钦之间的深刻的意识形态分歧)。如今叶利钦提前下野,江能不惘然若失吗?

总之,叶利钦突然辞职搞得江泽民颇有些狼狈(叶辞职前不久还刚刚在北京与江拥抱和会晤,可叶对於他辞职的事却滴水不漏,事後回忆起来,江还真觉得叶有点不够意思。可这是人家的内政,人家没有理由要拿这跟你说事儿呀)。江的政治空间愈来愈窄了。全世界的眼光仿佛都在向他责询:阁下何时下台呢?

据悉,中央电视台摄制完成於一九九九年九月的长达五十集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太平天国》,因为有关洪秀全搞“拜上帝会”的大量镜头,酷似李洪志搞法轮功的事儿,被悄悄地、坚决地封杀了。此片其实拍得极佳,编、导、演俱为大手笔,且耗资甚巨。遭禁映实令人惋惜不已。禁映者恐怕也心知肚明:太平天国也罢,“拜上帝会”也罢,实际上都与吏治腐败紧紧相联。

这不,今日中国的吏治腐败似乎也已经到了体制内再也无法解决的地步。

有人说李长春是降伏“广东帮”的一员反腐猛将。可恰恰是这个人,把他的老婆调来广东做了省商检局局长,把他的儿子弄去深圳做了罗湖海关副关长。以前李长春在河南的时候,当地人叫他“李长吹”,现在,广东人也这么叫他了。是的,他邓小平的女儿可以做国家科技部副部长,江泽民的儿子为何就做不到中科院副院长呢?他江泽民的儿子可以做副院长,“李长吹”的儿子为何就做不得副关长呢?以此类推,中国的吏治腐败真正是触目惊心啊!

原安徽省委书记回良玉日前被突然调任江苏省委书记(江苏可比安徽要“肥”得多)。此人专靠溜须拍马、弄虚作假晋升,老婆儿子全都为官。朱熔基在视察安徽某粮仓时不是被仿造成粮食堆得满满的假象蒙骗过吗?此事即与他有关。可这样的人偏偏是政坛“常青树”。大不了易地做官而已。

北京高层几乎集体注意到了叶利钦辞职後普京签署的关於叶利钦及其家庭日後免受法律追究的条令。这可以说是整个叶利钦辞职事件中唯一让北京感到宽慰之处了。然而这靠得住吗?韩国已经有好几位总统在下台後被人民送进监狱了。叶利钦似乎不是干净之人,他能善终吗?

一九八九年六月江泽民当上中共总书记後,国人曾不无善意地把他的名字解读成“江则明”(希望他“兼听则明”,励精图治)。

一九九一年华东水灾和一九九八年长江水灾时,国人不无戏谑地把“江泽民”三个字破译成“江水淹民”。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时,国人又不无忧患地把“江泽民”三个字解读成“江责民”(“责杖”或“责罚”之意)。

如今更有人说他是“江只名”,批评他私心太重,只注重他个人功名,而罔顾国家和百姓利益。

中国,真该好好琢磨和准备江泽民之後或“後江泽民时代”的事情了。
转自新生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