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哭了龙永图,你还未看清WTO门上的那把锁!
 
2000年12月28日发表
 
【人民报讯】差一点推开WTO大门

  离新世纪还差30天的时候,龙永图哭了。 不要哭了龙永图,你还未看清WTO门上的那把锁! 在那把锁上深深地刻着七个大字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12月2日,对外经贸大学,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颁奖典礼。龙永图解释为什么不能按原定计划做报告:“前两天欧盟为给哪几家欧盟的保险公司发执照与我们起了争执,临走时威胁我,如果不同意欧盟的意见,就不要指望欧盟再支持中国。我的血压一下子就升高了,现在还像是在腾云驾雾。”

  龙永图气愤地说:“给哪家公司执照是我国政府的内政,他们有什么权利干涉?”龙永图动情地大声说:“你们青年学者一定要好好研究,中国在21世纪一定要翻身!”

  记者没有机会追问龙永图,平时一贯以冷静沉着或者风趣机智示人的他,偶尔的眼泪是否是谈判生涯中巨大压力的释放。在世界各国要人不断重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整个世界的好处和重要性的同时,也许只有龙永图才最能体会,中国的入世(复关)之路是多么坎坷。

  反 复

  中美达成协议后,一贯在各种场合表示支持中国入世的欧盟很容易让人对中欧谈判掉以轻心。

  2000年新年刚开始时,国内国际舆论甚至包括欧盟都认为中国能够在春季完成所有双边谈判,从而在夏天加入世贸组织,虽然那时在37个要求与中国进行双边谈判的WTO成员中,还有21个世贸成员没有与中国达成市场准入协议。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与欧盟谈判的难度并不亚于中美谈判。

  1月24日,龙永图率领中国谈判小组到布鲁塞尔开始与欧盟谈判,同时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也到布鲁塞尔访问。两天半的谈判中双方讨论了市场准入的各种问题,但谈判最后没有达成协议。2月18日,朱镕基会见来访的世贸组织总干事穆尔,希望即将开始的中欧谈判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穆尔直言不讳地说,本次来华是“代表WTO、WTO秘书处和我本人对中国加入WTO的支持。”

  穆尔前脚走,欧盟首席谈判代表贝塞勒后脚就到了,不少媒体都认为这一次中欧谈判“前景乐观”。

  实际上在1月24日的谈判开始前,中欧对包括汽车在内的300多种商品关税,对电信、银行、保险、零售等服务业开放等均有分歧。但那次谈判结束后,双方的分歧已经集中在汽车、保险市场的开放和90种商品的关税上了。拉米表示,如果这次谈判取得重大进展,他将在当周晚些时候“跳进飞机”,前来北京与中方签署最后协议。贝塞勒也曾在上一轮谈判时表示,希望谈判在2月底3月初结束,中国的入世谈判必须加快。

  一切看起来都充满希望。外经贸部大楼前聚集起成堆的记者,希望不会错过历史性的一刻。然而,到24日谈判结束,双方仍然没有达成协议。

  世贸组织上海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汉民感慨地说,“在申请加入世贸组织(关贸总协定)的过程中,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像中国这样艰苦。”

  3月28日,欧盟贸易委员拉米抵达北京。中欧第三轮谈判开始。29日,朱总理会见拉米一行。虽然国内舆论认为中欧谈判正转移到“决策拍板”阶段,但经过两次悲喜转换之后,舆论出言也谨慎了许多:“不过尽管双方的分歧正在缩小,但由于欧盟要价过高,无法让中方全盘接受,双方谈判因此出现反复亦不奇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欧谈判难度甚于中美谈判。欧盟有得陇望蜀之想,提出了更进一步开放市场等额外要求。中方已经明确表示,谈判只能以美国的“价码”为准,不能厚此薄彼,从而增加来自其他方面、包括美国国会审议有关予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问题的阻力,也不可能为了尽早入世对欧盟做出无法对其他世贸组织成员达成的承诺和妥协。很快,舆论的估计应验了,中欧谈判仍然没有达成协议。

  在中国申请入世(复关)的第14个年头里,诱人的胜利果实始终在前方招手但接近顶峰的那一段里程却分外曲折,希望和压力交织成的主旋律始终萦绕上空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在2000年里所感受的艰辛也格外强烈

  忙乱

  5月15日,拉米抵达北京,中欧谈判再一次重新开始。从这一天起,外经贸部门前每天都被上百名中外记者围堵,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迅速传向世界。5月19日,对媒体关闭了5天的外经贸部谈判大楼终于敞开了大门。为了抢占有利地形,几百名记者在狭窄的通道中上演百米冲刺,一片兴奋的忙乱中,手机和镜头盖掉了一地。在数度希望和失望之后,去年11月15日的那一幕终于重现,只不过巴尔舍夫斯基换成了拉米。

  但是和中美达成协议的时候一样,龙永图的脸上没有出现灿烂的笑容。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中欧谈判费尽周折的时候,与其他20个WTO成员的双边谈判也并非想象中的那样一帆风顺。7月份龙永图就表示将很快结束所有的双边谈判,但中国与墨西哥的谈判迄今仍然悬而未决。不过11月份墨西哥明确表示,即使中墨在WTO召开总干事会议时仍然没有达成协议,墨西哥也会支持中国入世。

  冲刺

  进行双边谈判的同时,中国入世多边谈判程序启动。

  3月21日,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9次会议结束。龙永图率中国代表团与40多个世贸组织成员代表团参加会议。中国工作组在这次会议上向工作组提交了《中国外经贸法律法规清单》以及《中国对外贸易体制备忘录》。

  6月19日-23日,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10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龙永图透露,中国入世的主要法律文件、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书的基本框架已经形成。在这次会议期间,龙永图说:“中国14年来旨在加入世贸的努力,将在本周进入最后阶段。”

  然而后来事态的发展表明,“最后阶段”被不断地压后延期。

  7月和9月的第11、12次会议起草和讨论了中国入世的多边法律文件。11月的第13次会议则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12月8日第14次会议结束时,世贸组织副总干事拉维耶说,此次会议在知识产权、服务贸易的许可程序和非关税措施等领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

  在去参加第14次会议前,龙永图已放出话来:中国年底前入世是不可能的,因为还要经过诸多较为复杂的程序。中国代表团将作最大努力争取能在年底全面结束核心工作,即多边谈判和双边谈判。之后再进行一些程序性工作。他用一个比喻说:如果中国入世谈判是百米冲刺,现在我们已跑了99米。但这最后一米可能很不轻松。

  他认为,即使中国今年年底结束所有谈判,要正式入世也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份。但是,第14次工作组会议结束时确定了下一次工作组会议将于2001年1月10-17日召开,这是否意味着龙永图争取在年内完成所有谈判的设想再一次被推后?没有任何知情人愿意回答记者这个问题。实际上在整个入世谈判中,无论是双边谈判还是多边谈判,除去相关的工作人员之外,国人对个中细节都知之甚少。如果说在整个谈判过程中龙永图是对其中的酸甜苦辣体会最深的人,那么,入世之后受冲击最大的则是各类企业。美国在中美谈判时,及时、充分地向工商企业界公布谈判要价和有关信息,相比之下我们的做法就更显保守了。

  2000年里中国差一点推开世贸大门,整整一年里“年内能否入世”都是媒体纠缠的主题,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报道的重点。在历经一年不断的悲喜交替之后,中国入世日期压向明年。不过在将来书写中国入世历史的时候,2000年的悲喜应当不会被人忘记。

(文章来源: 华报 )

摘自(博讯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5,32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