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老一代權力基地破落的挽歌
 
上官天乙
 
2000-12-24
 
【人民報訊】早聽說東北的妓女比過關內的「邪虎」 ,東北人打架比南方人果敢,東北富豪比廣東富豪底氣更足,現在又發現,東北高官腐敗的爆炸和震撼力,至少不在福建、廣東、廣西等南蠻子之下。

別看剛剛辭職的原瀋陽市長慕綏新不過副省級幹部,跟「廣西王」 成克傑並非同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可他關涉的「事業」 之刺激性、風險性,恐怕也就是東北人才有這個膽量承受。成克傑不過以權謀私,受受賄,玩玩情婦罷了,仍屬小白臉行徑。福建遠華驚天大案的高官們,也只與走私「商人」 賴昌星眉來眼去。慕綏新呢,竟有猜測說坐上了黑社會的賊船。

目前,慕綏新還是瀋陽大案中剛露頭角的新秀,其行為究竟膽大離譜到什麼程度尚不好說。他原是政治行情看漲的希望之星,據說當遼寧省體改委主任當得不錯,在瀋陽市長位置上,又為瀋陽環保和下崗工人做了不少事。之所以牽扯入局,是因為前妻行為不檢。

慕前太太與原瀋陽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馬向東太太乃金蘭姐妹。這馬向東倒已知是個不凡人士。去年7月,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大概學得膩煩了,想豐富豐富業餘生活,利用週末私赴澳門豪賭3次,輸港幣3千多萬。於是東窗事發,因挪用市財政款賭博被捕。同時被捕的還有提供款項的瀋陽市財政局局長,以及接受、轉移、提現這些款項的一家香港公司的幕後主使——瀋陽市建委主任。

慕綏新是個有高度政治覺悟的共產黨人,為畫清界限,趕緊與太太離婚。不知有無高人暗中相助,馬向東的案情也出現峰回路轉的變化:用於賭博的錢原來主要並非市財政款,而是香港某大亨給的零花錢。公款只有區區四萬美金。事情好象可以大事化小。可惜稍後查處黑社會大案,瀋陽市一黑頭目竟自稱與馬向東交情不淺。北京方面再次討論馬案,前往開會的瀋陽市檢察長用電話向馬向東太太通風報信。不料,電話被監聽,該檢察長也給抓了起來。隨後,有關方面查抄馬家,找到馬太太準備在馬活命不成情況下發出的幾十封檢舉信。信中舉發的事實都很紮實致命,因此,瀋陽市中級法院副院長鋃鐺入獄,慕綏新的前妻也被拘留。

另有傳說,慕綏新辭職還與新近發生的瀋陽綁匪撕票案有關。據瀋陽警方透露,事件涉及該市「太子黨」經濟糾紛。被挾持的是原中共瀋陽市委書記、市長之子王江,而其中一名劫匪則是前市委秘書長之子王群潮,兩人從小就認識。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說,兩名綁匪星期三早晨持槍進入王江家裡,刀傷王江的妻子和保姆之後,劫持王江做人質。接到報警,數百名荷槍實彈的警察前來包圍住宅樓,並和綁匪徹夜對峙。直到第二天星期四早晨,將近24小時之後,警察才衝進大樓。發現王江已被殺死。兩綁匪一名死亡,一名自殺未遂。警方分析,綁匪也很可能是到王江家裡求其幫忙,開脫自己的罪行。

美聯社說,現在還不清楚這一綁架事件是否和瀋陽反腐敗調查有關聯。到目前為之,官方媒體僅僅報導了一名副市長揮霍上千萬元公款到澳門賭博,一名瀋陽市檢察院官員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指使手下一個團夥威脅、毒打和謀殺人而被逮捕的消息。新華社在報導瀋陽市長慕綏新辭職的消息時沒講任何理由。 撕票事件發生在週三、週四,慕綏新週五辭職。一前一後,銜接得恰到好處。而辭職的理由,另有消息說是身體不佳。當然,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作為辭職理由倒是拿得出手的。

還有報導說,辭職出於慕綏新「引咎」 。如前所述,有人抬轎子,說慕綏新治理瀋陽政績卓著,可也有人恰恰相反,舉出不少反證。比如瀋陽曾經是中國國有計劃經濟的明珠,而今,國有企業卻長期萎靡不振,大量關閉,幾十萬工人失業,妓院大量出現,妓女的特殊服務已然構成全市經濟的新支柱行業。應招女郎數量之多竟致名揚全國。該市擁有5225家娛樂場所、桑拿浴、按摩中心、歌舞廳、夜總會和浴池,令市場理應更為闊大的首都北京反而瞠乎其後。

拔出蘿卜帶出泥。慕綏新辭職是瀋陽大案的結束還是新階段的開始?有跡象顯示,好象是開始。 據說慕綏新與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李鐵映有淵源關係。80年代初,李一度從遼寧省委掛職下放到海城縣當書記,慕綏新即為該縣副書記、副縣長。後來李鐵映升任國家體改委主任,便一舉將慕綏新提撥為遼寧省體改委副主任。

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更是直接發跡於瀋陽,他從66年大學畢業後開始在瀋陽工作,到83年升任瀋陽市長。本次涉案被捕、被「雙規」、被約談的許多官員原是李的舊屬。

與瀋陽大案更加血肉相聯的是現任遼寧省委書記張國光。張國光同樣起家瀋陽,早在1985年就是李長春的副手,任中共瀋陽市委副書記。後來又任市委書記。升任遼寧省省長、省委書記後,瀋陽仍在他的掌握之下。堪稱瀋陽地頭蛇和太上皇。本次涉案的瀋陽官員多由他一手栽培提拔,包括已被捕的瀋陽市常務副市長馬向東、市建委主任寧先傑、財政局長李經芳以及市檢察長和市法院副院長。

雖然新中國老革命極少出身東北的,卻有不少重要人物對這塊土地神魂顛倒。這不奇怪。東北地區本來土壤肥沃,資源豐富;加上日本侵華期間,作為「以戰養戰」 的基地,重工業得到長足發展;更要緊的是,它是出了許多大人物的毛澤東嫡系_____第四野戰軍的發跡之地,林彪、陳雲、彭真都在這裏戰斗過;它還有靠近蘇聯老大哥的戰略地位。此地進退皆宜,離中國政治中心北京很近,卻又自成一個單元,不像北京天津河北,屬於「天子腳下」 ,難以充份施展身手。因此之故,東北成為新中國政治版圖中一個舉足輕重的權力基地。高崗作為新中國政壇第一匹政治黑馬,即是在這裏膨脹個人野心,進而想取代劉少奇周恩來的。在上海大打出手的王洪文本為遼寧人。當毛澤東快要咽氣的最後關頭,它還向北京輸送過另一匹政治黑馬毛遠新。至今,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公子薄熙來還在大連待著捨不得走呢。

因此,東北政治的一舉一動,常常牽扯到中南海的氣候變化。大風起於青萍之末,此其時乎?十六大新政治版圖的架構沒準兒將由此大功初成。

隨著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的轉移,老工業基地早已風光不再,中國的經濟重心已然明顯往東南方向偏斜。「上海幫」 的崛起,鋪張出中國政治版圖的嚴重失衡。開發大西北及胡錦濤接班態勢的明朗化,又預示著西北風漸勁的勢頭。唯我東北大好河山,反成了被遺忘的角落。今天的東北,出產的不再是政治黑馬,而是政壇黑煞,碰著誰誰倒霉。瀋陽大案,不過是老一代權力基地破落的挽歌罷。

摘自(博訊網)(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