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老一代权力基地破落的挽歌
 
上官天乙
 
2000-12-24
 
【人民报讯】早听说东北的妓女比过关内的“邪虎” ,东北人打架比南方人果敢,东北富豪比广东富豪底气更足,现在又发现,东北高官腐败的爆炸和震撼力,至少不在福建、广东、广西等南蛮子之下。

别看刚刚辞职的原沈阳市长慕绥新不过副省级干部,跟“广西王” 成克杰并非同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可他关涉的“事业” 之刺激性、风险性,恐怕也就是东北人才有这个胆量承受。成克杰不过以权谋私,受受贿,玩玩情妇罢了,仍属小白脸行径。福建远华惊天大案的高官们,也只与走私“商人” 赖昌星眉来眼去。慕绥新呢,竟有猜测说坐上了黑社会的贼船。

目前,慕绥新还是沈阳大案中刚露头角的新秀,其行为究竟胆大离谱到甚么程度尚不好说。他原是政治行情看涨的希望之星,据说当辽宁省体改委主任当得不错,在沈阳市长位置上,又为沈阳环保和下岗工人做了不少事。之所以牵扯入局,是因为前妻行为不检。

慕前太太与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太太乃金兰姐妹。这马向东倒已知是个不凡人士。去年7月,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大概学得腻烦了,想丰富丰富业余生活,利用周末私赴澳门豪赌3次,输港币3千多万。于是东窗事发,因挪用市财政款赌博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提供款项的沈阳市财政局局长,以及接受、转移、提现这些款项的一家香港公司的幕后主使——沈阳市建委主任。

慕绥新是个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共产党人,为画清界限,赶紧与太太离婚。不知有无高人暗中相助,马向东的案情也出现峰回路转的变化:用于赌博的钱原来主要并非市财政款,而是香港某大亨给的零花钱。公款只有区区四万美金。事情好象可以大事化小。可惜稍后查处黑社会大案,沈阳市一黑头目竟自称与马向东交情不浅。北京方面再次讨论马案,前往开会的沈阳市检察长用电话向马向东太太通风报信。不料,电话被监听,该检察长也给抓了起来。随后,有关方面查抄马家,找到马太太准备在马活命不成情况下发出的几十封检举信。信中举发的事实都很扎实致命,因此,沈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锒铛入狱,慕绥新的前妻也被拘留。

另有传说,慕绥新辞职还与新近发生的沈阳绑匪撕票案有关。据沈阳警方透露,事件涉及该市“太子党”经济纠纷。被挟持的是原中共沈阳市委书记、市长之子王江,而其中一名劫匪则是前市委秘书长之子王群潮,两人从小就认识。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两名绑匪星期三早晨持枪进入王江家里,刀伤王江的妻子和保姆之后,劫持王江做人质。接到报警,数百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前来包围住宅楼,并和绑匪彻夜对峙。直到第二天星期四早晨,将近24小时之后,警察才冲进大楼。发现王江已被杀死。两绑匪一名死亡,一名自杀未遂。警方分析,绑匪也很可能是到王江家里求其帮忙,开脱自己的罪行。

美联社说,现在还不清楚这一绑架事件是否和沈阳反腐败调查有关联。到目前为之,官方媒体仅仅报道了一名副市长挥霍上千万元公款到澳门赌博,一名沈阳市检察院官员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指使手下一个团伙威胁、毒打和谋杀人而被逮捕的消息。新华社在报道沈阳市长慕绥新辞职的消息时没讲任何理由。 撕票事件发生在周三、周四,慕绥新周五辞职。一前一后,衔接得恰到好处。而辞职的理由,另有消息说是身体不佳。当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作为辞职理由倒是拿得出手的。

还有报道说,辞职出于慕绥新“引咎” 。如前所述,有人抬轿子,说慕绥新治理沈阳政绩卓著,可也有人恰恰相反,举出不少反证。比如沈阳曾经是中国国有计划经济的明珠,而今,国有企业却长期萎靡不振,大量关闭,几十万工人失业,妓院大量出现,妓女的特殊服务已然构成全市经济的新支柱行业。应招女郎数量之多竟致名扬全国。该市拥有5225家娱乐场所、桑拿浴、按摩中心、歌舞厅、夜总会和浴池,令市场理应更为阔大的首都北京反而瞠乎其后。

拔出萝卜带出泥。慕绥新辞职是沈阳大案的结束还是新阶段的开始?有迹象显示,好象是开始。 据说慕绥新与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有渊源关系。80年代初,李一度从辽宁省委挂职下放到海城县当书记,慕绥新即为该县副书记、副县长。后来李铁映升任国家体改委主任,便一举将慕绥新提拨为辽宁省体改委副主任。

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更是直接发迹于沈阳,他从66年大学毕业后开始在沈阳工作,到83年升任沈阳市长。本次涉案被捕、被“双规”、被约谈的许多官员原是李的旧属。

与沈阳大案更加血肉相联的是现任辽宁省委书记张国光。张国光同样起家沈阳,早在1985年就是李长春的副手,任中共沈阳市委副书记。后来又任市委书记。升任辽宁省省长、省委书记后,沈阳仍在他的掌握之下。堪称沈阳地头蛇和太上皇。本次涉案的沈阳官员多由他一手栽培提拔,包括已被捕的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市建委主任宁先杰、财政局长李经芳以及市检察长和市法院副院长。

虽然新中国老革命极少出身东北的,却有不少重要人物对这块土地神魂颠倒。这不奇怪。东北地区本来土壤肥沃,资源丰富;加上日本侵华期间,作为“以战养战” 的基地,重工业得到长足发展;更要紧的是,它是出了许多大人物的毛泽东嫡系_____第四野战军的发迹之地,林彪、陈云、彭真都在这里战斗过;它还有靠近苏联老大哥的战略地位。此地进退皆宜,离中国政治中心北京很近,却又自成一个单元,不像北京天津河北,属于“天子脚下” ,难以充份施展身手。因此之故,东北成为新中国政治版图中一个举足轻重的权力基地。高岗作为新中国政坛第一匹政治黑马,即是在这里膨胀个人野心,进而想取代刘少奇周恩来的。在上海大打出手的王洪文本为辽宁人。当毛泽东快要咽气的最后关头,它还向北京输送过另一匹政治黑马毛远新。至今,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公子薄熙来还在大连待着舍不得走呢。

因此,东北政治的一举一动,常常牵扯到中南海的气候变化。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此其时乎?十六大新政治版图的架构没准儿将由此大功初成。

随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移,老工业基地早已风光不再,中国的经济重心已然明显往东南方向偏斜。“上海帮” 的崛起,铺张出中国政治版图的严重失衡。开发大西北及胡锦涛接班态势的明朗化,又预示着西北风渐劲的势头。唯我东北大好河山,反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今天的东北,出产的不再是政治黑马,而是政坛黑煞,碰着谁谁倒霉。沈阳大案,不过是老一代权力基地破落的挽歌罢。

摘自(博讯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