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功大師孔太要求與司馬南公開對話
 
2000-12-22
 
【人民報訊】自今年5月司馬南放話「到2010年,凡經過科學驗證得到科學界公證具有特異功能的中國公民,將一次性得到100萬元獎勵」以來,中華樂功編創者、近年來多次與科學界合作進行特異功能測試、在氣功界有很高聲望的樂功大師孔太先生第一位通過《音樂生活報》等全國性報刊公開遣徒挑戰司馬南,引起普遍的社會關注,但至今挑戰準備如何,司馬南是否應戰?筆者就此專門採訪了孔太和他的弟子們。

採訪時間: 10月20日上午

採訪地點:北京釣魚臺賓館某地

特異功能肯定存在

筆者:孔老師您好。《音樂生活報》公開報導您遣徒挑戰司馬南以來,傳媒上也有一些關於關於司馬南態度的報導,比如「司馬南開口說話」一文,稱一些人是「不知深淺的江湖師傅」,」「腎上腺激素一時分泌過旺」,對此您們有何看法?

孔太:一些人是指哪些?「江湖」怎樣判定?(孔太弟子插話)是你司馬南一時腎上腺激素分泌過旺大喊大叫要懸賞100萬,「貶低所有氣功師、功能人及一些人體科學工作者。看看司馬南的所作所為,哪一條不是直接衝著人體科學界,不是對準已經國家批准的人體科學和氣功科學的研究?你打到人家門口了,還不讓人家還手,那有這樣的道理!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難道只許你司馬南放火,不許功能人點燈。火是你司馬南點起來的,我們來挑戰了,大家都在盯著你司馬南,光說不練假把式,司馬先生最好別再玩光說不練的江湖假把戲了。

筆者:前不久《羊城晚報》載文,引用司馬南的話說:到目前為止,已有700多人與他有聯繫,特別值得測試的對象幾乎沒有;又說, 507所的博士後何宏專門研究人體特異功能多年,沒發現一項是真的。據我們了解,您與何宏合作進行過測試,效果怎樣?何宏是否是司馬南的支持者?

孔太:司馬南的話叫人沒法兒聽,前後矛盾。那篇文章我看過,既然已有700多人跟他有聯繫,為什麼同時又說「5個月過去了,成千上萬的特異功能者中,還沒有一個夠膽領取這項獎勵』』?起碼我「遣徒挑戰」的消息,白紙黑字擺在那。至於是否值得測試,你沒測怎麼知道?

關於何宏,我確實與他合作進行過嚴格的檢測。司馬南假何宏之口說特異功能沒有一項是真的,那麼我要問,何宏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場合下說的這種話?如果答不出,你司馬南是否又在造謠生事?就我所了解的何宏,他作為專門研究人體特異功能的學者,他不可能,也不應該這麼說。關於這件事,我專門與何宏談過,我說,現在給人的感覺.你與司馬南成了同夥了,你做為研究者反而成了反對特異功能的了。何回答:「怎麼可能?現在司馬南到處拿我說事,他的話別信」。

筆者:據樂功中心佟志民主任說,許多相關領導對你很讚賞,李健新在他的《龍吟虎嘯》一書中也寫到一同陪您做試驗。主持試驗的就是何宏。您能具體談一下嗎?

孔太:當時是在人體科研9人小組辦公室的一個檢測功能的科研委員會成立兩年多的情況下,有些功能人不知出於什麼原因說去沒去,最後只有我去了,而且就成了。當時做得很好,有些領導同志了解情況後很有感觸地說:「這一點我最佩服孔太,敢去做就是一種勇氣」。

關於與507所合作實驗的事,是在96年上半年。當時由宋孔智教授和何宏博士等人共同主持。先後做過改變不銹鋼勺(樣品由科學家準備並做過記號)、斷針、折木、無中生有、電磁波等多項實驗。無中生有的實驗是何宏博士親自主持的,實驗要求我們(我和李建新)什麼都不穿(周圍都是男性科學家,李建新跟我一樣,是我提出來的。因為他在寫我的傳記,別給人造成誤會),接受徹底檢查。檢查包括最隱密部位在內的所有部位,然後把我們帶到一個我們從不知道、由科學家準備的空無一物的房間裡。實驗時我們搬出了很多藥,當時何宏博士說,實驗很成功,為什麼?真是沒法解釋。如果司馬南說話算數。我的學生將來也可以做這項實驗,並且也許不只一個學生。電磁波是錢老(錢學森教授)親自提出的一個檢測功能人磁場的儀器,在我之前測過幾十位大師和功能人,只有三位出現。一是507所的二位功能人,一是與我隨行的一位。我測時發了三聲龍吟虎嘯.吼了三聲出了三個不同高度。第三次最高,我測後儀器壞了。這次由宋孔智教授親自主持。斷針和折木是科學家設計的,何宏親自給我的。這一項很難,玻璃易碎,控制不好,發功外面的玻璃就會碎開。後來有兩個成功了,一個裡面是針,一個是火柴桿,現在就在何宏手裡。擰勺斷勺都做過,在宋孔智教授手裡都擰過,有的是兩個擰在一起,何宏博士給我一個有塑料袋一個沒有塑料袋的堅硬鋼勺,放在一處擰成540度後塑料未壞,我也故成了。樣品就在何宏博士手裡。我們做了那麼多的事,沒有任何要求,耗著生命能量、我不相信何宏博士會站在司馬南一邊。如果人體科學真的被司馬南等攪亂無法搞了,科學失去了探索未知領域的機會,人們失去了了解自我認識的自我的機會,我們白做了那麼多事,讓我們傷不傷心,讓我們千千萬萬的百姓傷不傷心。

筆者:聽說伍紹祖主任曾連續三次接見您。黃靜波理事長也曾推舉您為優秀氣功大師,能否介紹一下情況?

孔太:許多老前輩如錢學森等,在探索未知領域中做出了巨大努力,他們是真正的科學家,包括已故的張震衰將軍,都積極支持人體科學的研究。伍紹祖主任曾說過,在人體科學研究上願做一顆鋪路石。這種精神很令人感動,更令人敬重。黃老真正相信特異功能,也是由我們開始的。當時曾有梅振耀理事長陪同,我們成功地做了很多功能演示,黃老的侄外孫從小一隻耳朵就聾,花了很多錢,多年未癒,也請氣功師治過。我當場用特異能力讓其聽到聲音,到醫院一檢查,醫生很奇怪,竟多了一條耳神經(黃老那有醫院診斷)。

在此,我還要說,有一大批做實事的人體科研工作者如馮理達教授、宋孔智教授、沈今川教授等,都取得了顯著成果。面對這些,司馬南等為何視而不見。

司馬南別拿老百姓開涮

筆者:司馬南當初在科技會堂放話說「到2010年,凡經過科學驗證得到科學界公證具有特異功能的中國公民,將一次性得到100萬獎勵」。而「司馬南開口說話一文又說;「只有一百萬」,您如何看待此事?

孔太(一笑)樂功總會佟主任:這一點我倒想提醒司馬南以後說話想好了再說,別再腎上腺激素分泌一旺盛,說了過後又反覆。按司馬南的人品,就這一百萬您也別揩望他能拿得出。他大概確實象他的朋友在吹捧他的文章「捉住司馬南」中寫的那樣全盤西化了,忘了祖宗的語言邏輯。他這兩次說法的不同連小學生也辨得出來。出爾反爾,是他慣用伎倆,沒什麼奇怪的。

筆者:關於司馬南請企業家捐助,又不提企業名稱,您們怎麼看?樂功總會佟主任:他的朋友在吹捧他的文章中不小心說露了一句話,叫「司馬之心,路人皆知」。我說可以換一下,叫「司馬之嘴,路人皆知」,隨他怎麼說吧,別當真。如果有企業家出面炒新聞,一百萬是不是太少,五千萬以上也許還行。在此想再次提醒司馬南先生,搞什麼策劃,策劃好了再說,不要反覆,別拿新聞界和老百姓開涮,筆者:司馬南的文章中說有人自稱能退洪水,並借此挖苦了一些人,您怎麼看?

孔太:司馬南反反覆覆,拿一些似是而非的現象攻擊特異功能。他能不能直接點出名來,是誰自稱能退洪水?在什麼地方說的?

筆者;氣功特異治療問題也是司馬南所否定的,您能否結合自己的實踐談談看法?

孔太:中華樂功推出五年來,不但以特異治療方法治癒了許多疑難雜症,使大批患者康復,同時也培養了一批具有特異治療能力的高手。這一點,只要到各練功點了解一下就能說明問題。並且,我們也積累了大量病歷資料,有權威醫院的檢測結果。司馬南信不信,那是他的事。司馬南在他的文章中說我不想騙老百姓幾十元,幾百元錢,我們想問到底誰在欺騙百姓誰在影響百姓的視聽,誰又在為百姓做實事,這麼多年司馬南除了四處打棍子,扣帽子想打倒一切(真的假的一起打,真的打到了假的都成了真的了)把氣功界攪的更亂外試問你到底為老百姓做了什麼實事,然我們確敢理直氣壯的說,我們這麼多年為百姓做了很多實事,讓很多老百姓康復受益(這一點我們敢於接受也歡迎新聞部門的調查核實)。

我不知道司馬南是不是真正接觸過基層群眾是不是真正了解百姓的難處,現在醫療費很高,得個感冒往往都是幾百元動個手術小則幾千大則幾萬、幾十萬看不起病已經是普遍現象,然而這麼多年來,我們讓百姓花極少的錢去掉了多年疾病扔掉了多年不離手的藥罐子,並且真正活的健康快樂起來了,試問司馬南到底誰在欺騙百姓,誰在損害百姓利益又是誰在真正為百姓做實事。

從另一方面來說,練功人猶其是我們樂功功友,很多人由有病的人變成健康的人,從健康的人,變成快樂的積極的有愛心的人,很多人去掉了以往很多不良習氣,身體健康了心理順了家庭和睦了煩惱少了社會團結安定和協了,這一點我們也想問司馬南,你有意攪亂人體科學和氣功界,讓很多人不了解不相信甚至敵視氣功和人體科學讓許多人失去了自我康復自我完善自我快樂和諧的機會,難道整個社會充滿的都是黃的、白的、黑的你才高興。

筆者:在關於特異功能是否存在這個問題上,正反雙方各持已見。而且對什麼是特異功能說法也不盡一致,您認為劃分的界限是什麼?

孔太:按東方「天人合一」觀來解釋,特異功能屬陰性能力;按現代一般認識來說,能打破三維時空限制的生命潛能,都應屬於特異功能,如透視、搬運,意念致動等,都超越了三維時空的限制因而三維時空的陽性領域中的一般科學定理很難解釋這種特異現象 。

筆者:有消息說司馬南前一時期下長沙、杭州等地,當眾現場表演,證明特異功能皆把戲,您們如何解釋?

佟主任;他到處賣弄,才是「江湖師傅」的把戲,他想以自己的表演證明特異功能都是假的,是騙人的,他以為他什麼都通,但就是不通真功夫。所到之處,免不了引起很多人的反感,據說在常州就沒得逞。

他以揭偽的面孔出現,而自己又沒有嚴肅的科學態度,不尊重已被證明的客觀現實,遭人唾棄是必然的。照此下去,也許將來不只是一個常州了。

筆者:聽說某媒體一位姓梅的朋友,拿您擰過的勺子給司馬南看,司馬南說是雕蟲小技,該朋友請他如法再擰回來,司馬南不做,有此事嗎?

孔太:有。那位姓梅的朋友是《生活月刊》(寫抓住司馬南的刊物)的一位北京的負責人,曾是司馬南的朋友,被其假象迷惑支持過司馬南,以往不信特異功能,勺子很厚、很硬,他們檢查後我擰了。他拿給司馬南,司馬南開始跟這位朋友耍態度,說這是小兒科,梅先生問司馬南能否如我的方法擰回來,司馬南不做。這也很簡單,照我們做的方法司馬南根本做不來,因為他是假的。

筆者:最近,很多人都以為您會集中精力與司馬南打擂,可您在許多場合卻大力倡導「綠色音樂風」,提出「綠色文化」的理念,這是為什麼?

孔太:人類生存需要一個良好的自然環境。今年我國發生特大洪災,也在警示人們要保護自然環境,保護生態平衡。自然界如此,人類精神文化領域也是如此。綠色音樂的實質.是在當前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中應運而生的一種新的音樂文化形式。她所倡導的主題是使生命之樹常青,自然之樹常綠,啟迪人們熱愛大自然,熱愛祖國,熱愛生命,熱愛生活,熱愛健康,熱愛和平的高尚情操,營造一種健康和諧的心理狀態。關於這個話題,我們還將專門在有關媒體上闡述。

要與司馬南簽協議

筆者:最後請問一下,您挑戰司馬南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聽說8月14日司馬南在夏宮草木人茶藝館舉辦講座,主辦人向您發了邀請、很多人傳說您會出面,結果您沒去,能順便解釋一下嗎?

孔太:先說一下挑戰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什麼100萬。我的學生已表示,甭說沒指望,即使司馬南真的說話算數,我們也只是贏來以做善事,用在社會公益上。挑戰的目的.不在錢,也不僅針對他司馬南.而是針對整個人體科學如何發展的問題。

至於你提到的那個邀請,我們是不便去的。其一,我不可能去聽他的什麼學術講座;其二,面對科學的問題不能以江湖打架斗嘴的方式解決,另外我們也不希望加雜太多的其它色彩,我們希望公開對話。

筆者:您真的打算與司馬南公開對話嗎?

孔太:當然。時間就定在11月國際和平周期間。我們將會同一些新聞單位共同主辦這次對話會,屆時邀請司馬南公開對話(我們已經通過朋友向司馬南提出公開對話),也將邀請部分科學界、新聞界、氣功界人士參加。

對話內容,一是司馬南是否準備好了一百萬;二是我們如何做,做到什麼程度,才算得到真正認可。三是聽說司馬南有個人公司,能否以他的公司的名義和我們簽一份有法律依據的協議書。感興趣的記者朋友,可直接與《音樂生活報》聯繫。具體邀請誰由報社定,人員不可能太多,僅限幾十人。

佟主任:如果司馬南真是條漢子,希望他敢公開出來對話,別老是躲躲閃閃的打黑槍。 摘自《音樂生活報》
轉自《UFO研究》人體科學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