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功大师孔太要求与司马南公开对话
 
2000-12-22
 
【人民报讯】自今年5月司马南放话“到2010年,凡经过科学验证得到科学界公证具有特异功能的中国公民,将一次性得到100万元奖励”以来,中华乐功编创者、近年来多次与科学界合作进行特异功能测试、在气功界有很高声望的乐功大师孔太先生第一位通过《音乐生活报》等全国性报刊公开遣徒挑战司马南,引起普遍的社会关注,但至今挑战准备如何,司马南是否应战?笔者就此专门采访了孔太和他的弟子们。

采访时间: 10月20日上午

采访地点:北京钓鱼台宾馆某地

特异功能肯定存在

笔者:孔老师您好。《音乐生活报》公开报道您遣徒挑战司马南以来,传媒上也有一些关于关于司马南态度的报道,比如“司马南开口说话”一文,称一些人是“不知深浅的江湖师傅”,”“肾上腺激素一时分泌过旺”,对此您们有何看法?

孔太:一些人是指哪些?“江湖”怎样判定?(孔太弟子插话)是你司马南一时肾上腺激素分泌过旺大喊大叫要悬赏100万,“贬低所有气功师、功能人及一些人体科学工作者。看看司马南的所作所为,哪一条不是直接冲着人体科学界,不是对准已经国家批准的人体科学和气功科学的研究?你打到人家门口了,还不让人家还手,那有这样的道理!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难道只许你司马南放火,不许功能人点灯。火是你司马南点起来的,我们来挑战了,大家都在盯着你司马南,光说不练假把式,司马先生最好别再玩光说不练的江湖假把戏了。

笔者:前不久《羊城晚报》载文,引用司马南的话说:到目前为止,已有700多人与他有联系,特别值得测试的对象几乎没有;又说, 507所的博士后何宏专门研究人体特异功能多年,没发现一项是真的。据我们了解,您与何宏合作进行过测试,效果怎样?何宏是否是司马南的支持者?

孔太:司马南的话叫人没法儿听,前后矛盾。那篇文章我看过,既然已有700多人跟他有联系,为什么同时又说“5个月过去了,成千上万的特异功能者中,还没有一个够胆领取这项奖励’’?起码我“遣徒挑战”的消息,白纸黑字摆在那。至于是否值得测试,你没测怎么知道?

关于何宏,我确实与他合作进行过严格的检测。司马南假何宏之口说特异功能没有一项是真的,那么我要问,何宏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下说的这种话?如果答不出,你司马南是否又在造谣生事?就我所了解的何宏,他作为专门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学者,他不可能,也不应该这么说。关于这件事,我专门与何宏谈过,我说,现在给人的感觉.你与司马南成了同伙了,你做为研究者反而成了反对特异功能的了。何回答:“怎么可能?现在司马南到处拿我说事,他的话别信”。

笔者:据乐功中心佟志民主任说,许多相关领导对你很赞赏,李健新在他的《龙吟虎啸》一书中也写到一同陪您做试验。主持试验的就是何宏。您能具体谈一下吗?

孔太:当时是在人体科研9人小组办公室的一个检测功能的科研委员会成立两年多的情况下,有些功能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说去没去,最后只有我去了,而且就成了。当时做得很好,有些领导同志了解情况后很有感触地说:“这一点我最佩服孔太,敢去做就是一种勇气”。

关于与507所合作实验的事,是在96年上半年。当时由宋孔智教授和何宏博士等人共同主持。先后做过改变不锈钢勺(样品由科学家准备并做过记号)、断针、折木、无中生有、电磁波等多项实验。无中生有的实验是何宏博士亲自主持的,实验要求我们(我和李建新)什么都不穿(周围都是男性科学家,李建新跟我一样,是我提出来的。因为他在写我的传记,别给人造成误会),接受彻底检查。检查包括最隐秘部位在内的所有部位,然后把我们带到一个我们从不知道、由科学家准备的空无一物的房间里。实验时我们搬出了很多药,当时何宏博士说,实验很成功,为什么?真是没法解释。如果司马南说话算数。我的学生将来也可以做这项实验,并且也许不只一个学生。电磁波是钱老(钱学森教授)亲自提出的一个检测功能人磁场的仪器,在我之前测过几十位大师和功能人,只有三位出现。一是507所的二位功能人,一是与我随行的一位。我测时发了三声龙吟虎啸.吼了三声出了三个不同高度。第三次最高,我测后仪器坏了。这次由宋孔智教授亲自主持。断针和折木是科学家设计的,何宏亲自给我的。这一项很难,玻璃易碎,控制不好,发功外面的玻璃就会碎开。后来有两个成功了,一个里面是针,一个是火柴杆,现在就在何宏手里。拧勺断勺都做过,在宋孔智教授手里都拧过,有的是两个拧在一起,何宏博士给我一个有塑料袋一个没有塑料袋的坚硬钢勺,放在一处拧成540度后塑料未坏,我也故成了。样品就在何宏博士手里。我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没有任何要求,耗着生命能量、我不相信何宏博士会站在司马南一边。如果人体科学真的被司马南等搅乱无法搞了,科学失去了探索未知领域的机会,人们失去了了解自我认识的自我的机会,我们白做了那么多事,让我们伤不伤心,让我们千千万万的百姓伤不伤心。

笔者:听说伍绍祖主任曾连续三次接见您。黄静波理事长也曾推举您为优秀气功大师,能否介绍一下情况?

孔太:许多老前辈如钱学森等,在探索未知领域中做出了巨大努力,他们是真正的科学家,包括已故的张震衰将军,都积极支持人体科学的研究。伍绍祖主任曾说过,在人体科学研究上愿做一颗铺路石。这种精神很令人感动,更令人敬重。黄老真正相信特异功能,也是由我们开始的。当时曾有梅振耀理事长陪同,我们成功地做了很多功能演示,黄老的侄外孙从小一只耳朵就聋,花了很多钱,多年未愈,也请气功师治过。我当场用特异能力让其听到声音,到医院一检查,医生很奇怪,竟多了一条耳神经(黄老那有医院诊断)。

在此,我还要说,有一大批做实事的人体科研工作者如冯理达教授、宋孔智教授、沈今川教授等,都取得了显著成果。面对这些,司马南等为何视而不见。

司马南别拿老百姓开涮

笔者:司马南当初在科技会堂放话说“到2010年,凡经过科学验证得到科学界公证具有特异功能的中国公民,将一次性得到100万奖励”。而“司马南开口说话一文又说;“只有一百万”,您如何看待此事?

孔太(一笑)乐功总会佟主任:这一点我倒想提醒司马南以后说话想好了再说,别再肾上腺激素分泌一旺盛,说了过后又反复。按司马南的人品,就这一百万您也别揩望他能拿得出。他大概确实象他的朋友在吹捧他的文章“捉住司马南”中写的那样全盘西化了,忘了祖宗的语言逻辑。他这两次说法的不同连小学生也辨得出来。出尔反尔,是他惯用伎俩,没什么奇怪的。

笔者:关于司马南请企业家捐助,又不提企业名称,您们怎么看?乐功总会佟主任:他的朋友在吹捧他的文章中不小心说露了一句话,叫“司马之心,路人皆知”。我说可以换一下,叫“司马之嘴,路人皆知”,随他怎么说吧,别当真。如果有企业家出面炒新闻,一百万是不是太少,五千万以上也许还行。在此想再次提醒司马南先生,搞什么策划,策划好了再说,不要反复,别拿新闻界和老百姓开涮,笔者:司马南的文章中说有人自称能退洪水,并借此挖苦了一些人,您怎么看?

孔太:司马南反反复复,拿一些似是而非的现象攻击特异功能。他能不能直接点出名来,是谁自称能退洪水?在什么地方说的?

笔者;气功特异治疗问题也是司马南所否定的,您能否结合自己的实践谈谈看法?

孔太:中华乐功推出五年来,不但以特异治疗方法治愈了许多疑难杂症,使大批患者康复,同时也培养了一批具有特异治疗能力的高手。这一点,只要到各练功点了解一下就能说明问题。并且,我们也积累了大量病历资料,有权威医院的检测结果。司马南信不信,那是他的事。司马南在他的文章中说我不想骗老百姓几十元,几百元钱,我们想问到底谁在欺骗百姓谁在影响百姓的视听,谁又在为百姓做实事,这么多年司马南除了四处打棍子,扣帽子想打倒一切(真的假的一起打,真的打到了假的都成了真的了)把气功界搅的更乱外试问你到底为老百姓做了什么实事,然我们确敢理直气壮的说,我们这么多年为百姓做了很多实事,让很多老百姓康复受益(这一点我们敢于接受也欢迎新闻部门的调查核实)。

我不知道司马南是不是真正接触过基层群众是不是真正了解百姓的难处,现在医疗费很高,得个感冒往往都是几百元动个手术小则几千大则几万、几十万看不起病已经是普遍现象,然而这么多年来,我们让百姓花极少的钱去掉了多年疾病扔掉了多年不离手的药罐子,并且真正活的健康快乐起来了,试问司马南到底谁在欺骗百姓,谁在损害百姓利益又是谁在真正为百姓做实事。

从另一方面来说,练功人犹其是我们乐功功友,很多人由有病的人变成健康的人,从健康的人,变成快乐的积极的有爱心的人,很多人去掉了以往很多不良习气,身体健康了心理顺了家庭和睦了烦恼少了社会团结安定和协了,这一点我们也想问司马南,你有意搅乱人体科学和气功界,让很多人不了解不相信甚至敌视气功和人体科学让许多人失去了自我康复自我完善自我快乐和谐的机会,难道整个社会充满的都是黄的、白的、黑的你才高兴。

笔者:在关于特异功能是否存在这个问题上,正反双方各持已见。而且对什么是特异功能说法也不尽一致,您认为划分的界限是什么?

孔太:按东方“天人合一”观来解释,特异功能属阴性能力;按现代一般认识来说,能打破三维时空限制的生命潜能,都应属于特异功能,如透视、搬运,意念致动等,都超越了三维时空的限制因而三维时空的阳性领域中的一般科学定理很难解释这种特异现象 。

笔者:有消息说司马南前一时期下长沙、杭州等地,当众现场表演,证明特异功能皆把戏,您们如何解释?

佟主任;他到处卖弄,才是“江湖师傅”的把戏,他想以自己的表演证明特异功能都是假的,是骗人的,他以为他什么都通,但就是不通真功夫。所到之处,免不了引起很多人的反感,据说在常州就没得逞。

他以揭伪的面孔出现,而自己又没有严肃的科学态度,不尊重已被证明的客观现实,遭人唾弃是必然的。照此下去,也许将来不只是一个常州了。

笔者:听说某媒体一位姓梅的朋友,拿您拧过的勺子给司马南看,司马南说是雕虫小技,该朋友请他如法再拧回来,司马南不做,有此事吗?

孔太:有。那位姓梅的朋友是《生活月刊》(写抓住司马南的刊物)的一位北京的负责人,曾是司马南的朋友,被其假象迷惑支持过司马南,以往不信特异功能,勺子很厚、很硬,他们检查后我拧了。他拿给司马南,司马南开始跟这位朋友耍态度,说这是小儿科,梅先生问司马南能否如我的方法拧回来,司马南不做。这也很简单,照我们做的方法司马南根本做不来,因为他是假的。

笔者:最近,很多人都以为您会集中精力与司马南打擂,可您在许多场合却大力倡导“绿色音乐风”,提出“绿色文化”的理念,这是为什么?

孔太:人类生存需要一个良好的自然环境。今年我国发生特大洪灾,也在警示人们要保护自然环境,保护生态平衡。自然界如此,人类精神文化领域也是如此。绿色音乐的实质.是在当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应运而生的一种新的音乐文化形式。她所倡导的主题是使生命之树常青,自然之树常绿,启迪人们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健康,热爱和平的高尚情操,营造一种健康和谐的心理状态。关于这个话题,我们还将专门在有关媒体上阐述。

要与司马南签协议

笔者:最后请问一下,您挑战司马南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听说8月14日司马南在夏宫草木人茶艺馆举办讲座,主办人向您发了邀请、很多人传说您会出面,结果您没去,能顺便解释一下吗?

孔太:先说一下挑战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什么100万。我的学生已表示,甭说没指望,即使司马南真的说话算数,我们也只是赢来以做善事,用在社会公益上。挑战的目的.不在钱,也不仅针对他司马南.而是针对整个人体科学如何发展的问题。

至于你提到的那个邀请,我们是不便去的。其一,我不可能去听他的什么学术讲座;其二,面对科学的问题不能以江湖打架斗嘴的方式解决,另外我们也不希望加杂太多的其它色彩,我们希望公开对话。

笔者:您真的打算与司马南公开对话吗?

孔太:当然。时间就定在11月国际和平周期间。我们将会同一些新闻单位共同主办这次对话会,届时邀请司马南公开对话(我们已经通过朋友向司马南提出公开对话),也将邀请部分科学界、新闻界、气功界人士参加。

对话内容,一是司马南是否准备好了一百万;二是我们如何做,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得到真正认可。三是听说司马南有个人公司,能否以他的公司的名义和我们签一份有法律依据的协议书。感兴趣的记者朋友,可直接与《音乐生活报》联系。具体邀请谁由报社定,人员不可能太多,仅限几十人。

佟主任:如果司马南真是条汉子,希望他敢公开出来对话,别老是躲躲闪闪的打黑枪。 摘自《音乐生活报》
转自《UFO研究》人体科学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