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法轮功,江总的心头之患
 
云上风
 
2000-12-22
 
【人民报讯】澳门回归一周年,江泽民南下出席庆祝活动,一切都安排如仪,按最高的礼遇规格,也按最高的保安规格行事。一句话,有关的几个方面,都务必要令江泽民对今次澳门之行感到满意,因为在江泽民任上,一个香港回归,一个澳门回归,事情办得最有份量。

  然而有三组镜头,十分有趣。一是江泽民抵达澳门国际机场时,北京中央警卫局的人和澳门要员保护组的人,两队人马里外两层把江泽民包起来。二是江泽民抵达澳门前後,另一边法轮功练功者的黄衣不时闪现,澳门警员显出气极败坏的样子。三是在澳门的外海,有大陆海军的潜艇闪现;在澳门港外水域,有广东公安边防部队的快艇巡逻;在澳门新口岸区,即回归庆祝活动场地对出的水面,有澳门水警轮驻泊的镜头。这三组镜头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有关当局对江泽民到澳门的保安工作相当重视,二是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成为江泽民澳门之行最大的干扰。

  早些时候有一种说法,指保安当局对江泽民今次澳门之行,最大防范要点是防范疆独份子混到澳门生事。但据消息灵通者透露,其实这是一个烟雾,保安当局最怕的是担心法轮功练功者们生事。据悉,法轮功方面事前曾高调表态,会在江泽民到澳门时向其请愿,有关当局事前也曾有命令,要防止法轮功生事,最好是一个都不让出现。当然,这一要求已被证明失败,因为法轮功人士已经出现;而在澳门的最高指挥者也临阵拍板,放出扣留的法轮功学员,外地的送走,本地允许练功,只是要远离回归活动场地。

  正像北京的一个政治笑话,说到江泽民在天安门城楼上往下一看,法轮功竟然还在练功。法轮功学员的请愿活动,已成了江泽民的心头之患,也成了大陆政府当局的心头之患。有人总结说,原来十年是怕六四,每年六月要紧张一下,只忙那一段。现在则无时无刻不在紧张,因为根本不知道甚是法轮功的日子,请愿者又出现了。以前六四紧张异议人士,紧张大学生,现在却不知道紧张谁,连外国人、华侨、港澳同胞都要紧张才行。

  造成今天这种局面,又该怪谁呢?

  ●麻鹰捉鸡仔

  澳门回归一周年前夕,记者请朱 基给何厚铧「打分」,朱反问:「你们给我多少分?」记者笑说一百分,朱说:「哎哟,那他一百零一分怎么办?」

  中央领导人大驾光临,澳门当局将门户清理得乾乾净净,不容法轮功和异见者有活动空间,何特首孺子可教,又岂止值一百零一分?

  江泽民抵澳前一天,澳门警方在法轮功原定集合地点上演「麻鹰捉鸡仔」,见一个捉一个,又在市内各处搜查,强行带走大批法轮功学员,行动之迅速积极,相信所有逍遥法外的澳门黑帮头目和古惑仔都叹为观止。

  据当地警方解释,当局怀疑有人即将进行非法集会示威,於是根据澳门的「游行集会示威法」,在活动未进行前先作预防,将可能参与的人带署调查,所有被拘留者最迟会於四十八小时後获释。

  笔者不熟悉澳门法例,但「非法集会」既未发生,当局却可「依法」将「尚未」发生之活动的「尚未」参与者拘留,如果法例真的容许警方如此执法,实属文明社会里的法律「奇葩」。

  不过澳门有这样的法例亦不足为奇,从前澳葡当局的殖民统治较港英来得赤裸裸,不少法例仍保存二、三百年前殖民主义初级阶段的精髓,是殖民者光天化日下压迫被殖民者的工具,法例经过「本地化」和「中国化」後,由特区当局照单全收。

  港澳回归,有如一场转换殖民统治者的游戏,两地特区政府接管了殖民地当局的管治工具和政治资源,极力维护原来殖民地的「社会秩序」,不容权力和资源散落於普罗市民手中,是以诸如「公安条例」等殖民地主用以压抑民众的工具,不容朝向更进步的方向修改。

  澳葡当局比较粗暴,其继承者--澳门特区政府也比较粗暴;港英当局稍为温和,董建华政府也稍为收。一九九七年的香港,以及一九九九年的澳门,只在形式上「回归祖国」,实质上两地人民都不曾由殖民地体制中解放出来,与回归前所不同之处,只不过是主子换了人而已。 转自(大参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