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新聞自由等於慢性自殺
 
溫輝
 
2000-12-2
 
【人民報2日訊】在中國大陸,許多事物都走不出黨大於國、黨 高於民的陰影。把11月8日定為記者節,是千萬個例子中的一個。

新華社當天的報導說,這是「首屆中國記者節」。其實,中國早就有了記者節。

大半個世紀之前,1933年初,江蘇省主席顧祝同下令槍決鎮江《江聲報》經理兼主筆劉煜生,引起全國新聞界團體一致反對,紛紛發表宣言通電,譴責顧祝同「毀法亂紀,摧殘人權」,要求「制裁」,「嚴懲」,「以保人權」。當時中央政府於1933年9月1日向內政部、軍政部發出《保護新聞事業人員》的訓令,說「人民有言論著作之自由,非依法律不能限制」,要各地軍政機關「對新聞事業人員應切實保護之」。這一爭取新聞自由、新聞從業員人權斗爭的勝利,鼓舞了新聞界。翌年8月,全國新聞界公定9月1日為記者節。從此中國記者就有了自己的顯示爭取新聞自由力量的節日。

但是,中共當局卻製造了記者節的「雙包案」。

為什麼中共要另定記者節?原來十一月八日這個日子是和共產黨、毛澤東、周恩來大有關係的。

當年,1937年,中共中央指示在上海代表黨中央工作的周恩來,要成立一個新聞工作者統一戰線組織,周向上海新聞界的黨員(包括範長江、惲逸群、夏衍、孟秋江等)作了傳達,並於1937年11月8日組成中國青年新聞工作者協會(簡稱「中國青記」。現改稱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簡稱「中國記協」)。這是中共一個由周恩來領導的全國性宣傳機構。各地分會近三十個(包括香港),喉舌和筆桿子遍及全國。宣傳工作是中共奪取政權的一大法寶,現在把「中國青記」成立之日定為記者節,著眼於有利中共的一黨專政:

一,提醒新聞工作者,要做黨的馴服工具,作好黨的喉舌工作,一切(包括採訪、編輯、撰述等)服從黨的意旨。

二,可以沖洗歷史的記憶:讓五十年前存在民營報紙和爭取新聞自由(有限)空間的印記在新聞工作者頭腦中弱化、消失。

三,強烈暗示不要無組織無紀律的「出格」行為,不要呼喊保障人權和新聞自由,不許要求開放報禁和突破自由化言論的禁區。

這是說,把11.8定為記者節,充分暴露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團不僅堅持而且要加強新聞專制主義、一黨專權主義和扼殺新聞自由的邪惡用心。用心可謂良苦矣!

憲法第41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中共對新聞、言論自由的禁制和扼殺,連中共所訂的憲法也違反了。

新聞專制主義和一黨專權主義過去對中國人民、對中國記者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其衍生的愚民政策,誇喜瞞憂,假話充塞,說謊風行,筆下造神,妄伐君子,亂捧小人……後果何其嚴重!加上對內大搞政治運動,對外助紂為虐,助桀為暴,多少生靈塗炭!僅僅新聞工作者,又僅僅在反右、文革中無辜受害喪生的記者人數,比從清王朝到袁世凱到國民黨這三個歷史時期受害的記者,不知要高多少倍?!老記者都可能記憶猶新,著名黨員記者「兩江」(範長江、孟秋江),在文革中受殘酷迫害,一上吊,一投井,這樣的冤魂是算不清的!

其實,對新聞自由的扼殺,對共產黨是有害無利的。新聞自由是政府親民和人民監督政府及官員的必要手段。沒有新聞自由,第一,人民就喪失知情權,就沒有表達意見的根據和場地,因而有怒不能解,有氣不能消。這樣,執政黨和政府就不會被人民信任,而且政治危機加深,黨和政府也許暫時不亡不倒,但已喪失了活力。此其一;其二是這樣的黨和政府,由於不受人民監督,缺乏輿論制裁,必然腐敗,而且這種腐敗不是殺幾個成克傑就可以治理好的,因為還有數不盡的大大小小的成克傑,還有正被帝王將相養育出來的另代成克傑。目前黨政軍腐敗的惡化已引起很大民憤,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難免四起。

對於一個執政黨,一個政權,封殺人民的喉舌,就是這個黨這個政權的慢性自殺!從中共欽定11.8記者節可以看到,中共似乎決定在這條死路上走下去了。

轉自「爭鳴」278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