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新闻自由等于慢性自杀
 
温辉
 
2000-12-2
 
【人民报2日讯】在中国大陆,许多事物都走不出党大于国、党 高于民的阴影。把11月8日定为记者节,是千万个例子中的一个。

新华社当天的报道说,这是「首届中国记者节」。其实,中国早就有了记者节。

大半个世纪之前,1933年初,江苏省主席顾祝同下令枪决镇江《江声报》经理兼主笔刘煜生,引起全国新闻界团体一致反对,纷纷发表宣言通电,谴责顾祝同「毁法乱纪,摧残人权」,要求「制裁」,「严惩」,「以保人权」。当时中央政府于1933年9月1日向内政部、军政部发出《保护新闻事业人员》的训令,说「人民有言论著作之自由,非依法律不能限制」,要各地军政机关「对新闻事业人员应切实保护之」。这一争取新闻自由、新闻从业员人权斗争的胜利,鼓舞了新闻界。翌年8月,全国新闻界公定9月1日为记者节。从此中国记者就有了自己的显示争取新闻自由力量的节日。

但是,中共当局却制造了记者节的「双包案」。

为什么中共要另定记者节?原来十一月八日这个日子是和共产党、毛泽东、周恩来大有关系的。

当年,1937年,中共中央指示在上海代表党中央工作的周恩来,要成立一个新闻工作者统一战线组织,周向上海新闻界的党员(包括范长江、恽逸群、夏衍、孟秋江等)作了传达,并于1937年11月8日组成中国青年新闻工作者协会(简称「中国青记」。现改称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简称「中国记协」)。这是中共一个由周恩来领导的全国性宣传机构。各地分会近三十个(包括香港),喉舌和笔杆子遍及全国。宣传工作是中共夺取政权的一大法宝,现在把「中国青记」成立之日定为记者节,着眼于有利中共的一党专政:

一,提醒新闻工作者,要做党的驯服工具,作好党的喉舌工作,一切(包括采访、编辑、撰述等)服从党的意旨。

二,可以冲洗历史的记忆:让五十年前存在民营报纸和争取新闻自由(有限)空间的印记在新闻工作者头脑中弱化、消失。

三,强烈暗示不要无组织无纪律的「出格」行为,不要呼喊保障人权和新闻自由,不许要求开放报禁和突破自由化言论的禁区。

这是说,把11.8定为记者节,充分暴露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不仅坚持而且要加强新闻专制主义、一党专权主义和扼杀新闻自由的邪恶用心。用心可谓良苦矣!

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中共对新闻、言论自由的禁制和扼杀,连中共所订的宪法也违反了。

新闻专制主义和一党专权主义过去对中国人民、对中国记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其衍生的愚民政策,夸喜瞒忧,假话充塞,说谎风行,笔下造神,妄伐君子,乱捧小人……后果何其严重!加上对内大搞政治运动,对外助纣为虐,助桀为暴,多少生灵涂炭!仅仅新闻工作者,又仅仅在反右、文革中无辜受害丧生的记者人数,比从清王朝到袁世凯到国民党这三个历史时期受害的记者,不知要高多少倍?!老记者都可能记忆犹新,著名党员记者「两江」(范长江、孟秋江),在文革中受残酷迫害,一上吊,一投井,这样的冤魂是算不清的!

其实,对新闻自由的扼杀,对共产党是有害无利的。新闻自由是政府亲民和人民监督政府及官员的必要手段。没有新闻自由,第一,人民就丧失知情权,就没有表达意见的根据和场地,因而有怒不能解,有气不能消。这样,执政党和政府就不会被人民信任,而且政治危机加深,党和政府也许暂时不亡不倒,但已丧失了活力。此其一;其二是这样的党和政府,由于不受人民监督,缺乏舆论制裁,必然腐败,而且这种腐败不是杀几个成克杰就可以治理好的,因为还有数不尽的大大小小的成克杰,还有正被帝王将相养育出来的另代成克杰。目前党政军腐败的恶化已引起很大民愤,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难免四起。

对于一个执政党,一个政权,封杀人民的喉舌,就是这个党这个政权的慢性自杀!从中共钦定11.8记者节可以看到,中共似乎决定在这条死路上走下去了。

转自「争鸣」278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