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专栏:君子之争
 
2000-12-19
 
【人民报讯】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文明,孔子说:「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但这种政治文化在秦以后就不复见矣。二千多年来,政治权力是:争战而升,下而亡,其和也心斗角。改朝换代,靠的是杀人遍野;打下江山之后的宫廷斗争,也斗个你死我活。

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讲历史文明,怎能和我们中国的五千年相比?看美国这次选举的争议,可以说已经闹得很不像话了,不仅美国人不耐烦,恐怕全世界都觉得至少在经济上受美国这次选举争议拖累了。然而,一切争议都在宪政体制解决,没有群众上街,没有政治人物率众抗争,大不了就是在最高法院门外通宵等待结果。戈尔说他极不同意最高法院所作的决定,但他接受这个决定,因为美国的格言是「听命于上帝与法律,而不是听命于人」,所以他「认输了」。认输以后,戈尔彻夜狂欢。真是「下而饮,其争也君子」也。

美国历史只有两百多年,但在戈尔的败选演说及小布什的胜选演说中,都分别提到美国历史上的两件事。戈尔说的是将近一个半世纪以前,参议员道格拉斯对选举中击败自己的林肯说:「党派的门户之见必须让路给爱国主义」。小布什说的是两百年前在一次势均力敌的选举中,由于选举人票平分秋色而终于由国会投票裁决,国会选出杰弗逊为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在大选后的一封信上说:「我国人民的平稳特质是让我们安心碇泊的磐石……原则分明,态度理性,我们应该能为自由与和谐的理念贡献良多。」

这些话,与中国古训比起来,可说卑之无甚高论。然而,美国人真正能说到做到,中国人则似乎是「述而不作」五千年的历史,除了尧舜揖让之外,没有一次权力转移是可以说出来让人民觉得骄傲的。而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却常能骄傲地引述权力转移的历史。关键在哪?就在于全国人民对宪法的尊重,从政人士对宪政体制的尊重。

戈尔的败选演说固然精彩,其实小布什的胜选演说也很不错。他低调、谦卑,对落败者诚心感谢与同情,真个是「揖让而升」「其争也君子」焉。

转自新生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