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光: 江氏父子倆整個就是一個政治局!
 
2000年12月14日發表
 
【人民報14日訊】今年6月,有個湛江老人驚奇地對我說:很多年前,成克傑曾住在他家馬路對面的一棟樓裏,是個普通幹部,不知怎麼就成了人大副委員長?不怕別人笑話,我也和他一樣孤陋寡聞,成克傑都被判處死刑了,我還是不知成克傑怎麼一步步爬上去的。


1990年,本人在京曾經供職的那個單位分來一個級別甚高擔任要職的官。此公沒幹幾個星期就跑了。理由說出來恐怕都難以置信。此公到任上班第一天的中午,辦公室祕書給他拿來一副碗筷、飯菜票。他很驚奇地問祕書,難道沒有高幹食堂?祕書說沒有,而且告訴他本單位一把手也自己到大食堂排隊買飯。此公受不了這份待遇不幹了,沒多久便又回到了有人侍候吃喝拉撒睡的原單位。

什麼叫「來路不明」?你既不知他怎麼來的,也不知他來幹什麼。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像這樣的官,要不貪污腐敗真是也難。

今年江西的大貪官胡長清被槍斃了。且不說有多少人知道胡長清的來路,就說某報透露的那個驚人消息──胡副省長還有個耀眼的職務──北大教授吧。雖然教授不是官,但試問北大有幾個人能說得清「胡教授」的來路?說得清「胡教授」究竟因何德何能而受聘教授,使一向以某某某自豪的北大蒙此羞辱?

比起鞏俐讀北大引起的那場聚訟,這可是有份量多了。爲什麼傳媒不將此事大炒特炒一番?或許像胡長清這樣的狗官直到被槍斃了,他的某些「來路」還是不可以全部公諸天下的。

最好的範例就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他曾經是個留學生,近些年腰包鼓得都崩破了,大學畢業幾天也沒寫出什麼論文來,江澤民就安排他當了中科院副院長,還要接老子班,政商通吃。成克傑不管怎麼說還是一步步爬上去的,江綿恆乾脆把整個過程全省略了,坐火箭多利索,還省時間!

更絕的是,中國的國策都得有他來參與,父子倆關着門整個就是一個政治局!討論來討論去,不就是研究兩件事嗎?一個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國庫的錢堂堂正正地拿到自己口袋裏,還讓人說不出道不出。另一個是如何以革命的名義,爲民除害的藉口來剷除異己,掃除江綿恆仕途上的障礙。

最近經中央批准的《深化幹部人事制度改革綱要》規定選拔幹部要過民主推薦、公開選拔、任期限制等「八關」,並強調「用人失誤要追究領導責任」。這些規定當然是好極了,關鍵是發生問題後縣裏看省裏,地方看中央,象江澤民這樣連區人民代表都不是卻當上了國家主席的政治偷竊案,怎麼處理呢?

看來萬事難不倒老天爺, 讓江澤民喀喳一下猝死太便宜它了,讓它得個絕症,小火兒慢慢煎!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20,01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