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光: 江氏父子俩整个就是一个政治局!
 
2000-12-14
 
【人民报14日讯】今年6月,有个湛江老人惊奇地对我说:很多年前,成克杰曾住在他家马路对面的一栋楼里,是个普通干部,不知怎么就成了人大副委员长?不怕别人笑话,我也和他一样孤陋寡闻,成克杰都被判处死刑了,我还是不知成克杰怎么一步步爬上去的。


1990年,本人在京曾经供职的那个单位分来一个级别甚高担任要职的官。此公没干几个星期就跑了。理由说出来恐怕都难以置信。此公到任上班第一天的中午,办公室秘书给他拿来一副碗筷、饭菜票。他很惊奇地问秘书,难道没有高干食堂?秘书说没有,而且告诉他本单位一把手也自己到大食堂排队买饭。此公受不了这份待遇不干了,没多久便又回到了有人侍候吃喝拉撒睡的原单位。

什么叫“来路不明”?你既不知他怎么来的,也不知他来干什么。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像这样的官,要不贪污腐败真是也难。

今年江西的大贪官胡长清被枪毙了。且不说有多少人知道胡长清的来路,就说某报透露的那个惊人消息──胡副省长还有个耀眼的职务──北大教授吧。虽然教授不是官,但试问北大有几个人能说得清“胡教授”的来路?说得清“胡教授”究竟因何德何能而受聘教授,使一向以某某某自豪的北大蒙此羞辱?

比起巩俐读北大引起的那场聚讼,这可是有份量多了。为什么传媒不将此事大炒特炒一番?或许像胡长清这样的狗官直到被枪毙了,他的某些“来路”还是不可以全部公诸天下的。

最好的范例就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他曾经是个留学生,近些年腰包鼓得都崩破了,大学毕业几天也没写出什么论文来,江泽民就安排他当了中科院副院长,还要接老子班,政商通吃。成克杰不管怎么说还是一步步爬上去的,江绵恒干脆把整个过程全省略了,坐火箭多利索,还省时间!

更绝的是,中国的国策都得有他来参与,父子俩关着门整个就是一个政治局!讨论来讨论去,不就是研究两件事吗?一个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国库的钱堂堂正正地拿到自己口袋里,还让人说不出道不出。另一个是如何以革命的名义,为民除害的借口来铲除异己,扫除江绵恒仕途上的障碍。

最近经中央批准的《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纲要》规定选拔干部要过民主推荐、公开选拔、任期限制等“八关”,并强调“用人失误要追究领导责任”。这些规定当然是好极了,关键是发生问题后县里看省里,地方看中央,象江泽民这样连区人民代表都不是却当上了国家主席的政治偷窃案,怎么处理呢?

看来万事难不倒老天爷, 让江泽民喀喳一下猝死太便宜它了,让它得个绝症,小火儿慢慢煎!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