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華案懸疑刺激,三最三規三結果
 
艾克思
 
2000-12-14
 
【人民報訊】對遠華集團的世紀大案,牽涉中共高層的權力斗爭和西方情報機關,充滿了懸疑和刺激的情節,因此北京做了種種規定,並且急於引渡主犯賴昌星回到中國,以免「黨和國家機密」泄露出去。而加拿大、美國甚至臺灣的情報機構會不會插手呢?

被中共視為遠華集團走私案主犯的賴昌星被加拿大政府拘捕後,已經開庭審訊。香港記者雲集,各種報導不絕如縷,這個案件更被炒得火熱,充滿了懸疑和刺激的情節。

這個案子是中共建政以來在經濟案件中涉及金額最大、涉及人數最多、涉及級別最高的案子,是為「三最」,可說是本世紀最大案件,而其中同政治所發生的密切關係,引起海內外的廣泛關注更是勢所必然。

金額最大人數最多級別最高

涉及金額最多,計有人民幣八百億元,比湛江走私案的一百億元高出八倍。

涉及人數最多,至今雖然沒有正確的數字,但根據各種報導來看,起碼就有一百五十人,有的說是五百人。第一批審訊的有二十五宗案件八十四人已經在十一月八日作出判決;第二批二十六宗案件五十多人,本來說是在十一月中旬開審,但到十二月初還沒有消息;第三批一百三十一宗案件,原定於十二月底之前開庭,看來也可能押後,涉及人數恐怕更多了。加上不斷還有新的嫌犯名單被披露,例如廈門市副市長蘇水利剛在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宣布撤職,因此涉案人員肯定不止一百五十人。

涉及級別最高,達到前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和現任政治局委員賈慶林。雖然有的當局出來否認,但賈慶林及其夫人林幼芳的否認表示甚至不知道有遠華集團的存在,反而欲蓋彌彰,劉華清的家人中女兒、媳婦已經被捕,說明這些傳言並非空穴來風。加上他們是江澤民的人,不論是地位還是影響力已經超過前政治局委員陳希同和前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了。

但是從第一批審訊的情況來看,中共算這筆帳是從九六年算起,因此款額不但減少,更加重要的是為賈慶林脫罪。因為賈慶林是九六年才從福建省委書記任上調到北京當市長。既然九六年以前遠華沒有走私劣跡,也就沒有賈慶林的事了。如此的司法,還有「公正」可言嗎?

因為上述的原因,所以中共也對這案子先後做了三項規定,是為「三規」:

控制報導秘密審訊保護高層

第一,不准傳媒擅自報導,要按照新華社,也就是中宣部的口徑,以防「泄密」而引起不良後果。

第二,秘密審訊,唯恐案犯在公眾面前泄露案情,牽涉到當局要保護的高級官員。

第三,案件不許扯到部級以上,所以目前最高只到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而一直到最近,才傳出福建省省委書記陳明義要負領導責任而下臺的消息。這是為了避免衝擊江澤民特權集團的穩定。

由於黨領導一切,特別是淩駕在法律之上,這個案件要得到公平的審訊,要徹底暴露案情也就沒有可能。因此賴昌星在加拿大被捕,才引起轟動,如果他能不被送回大陸,避免被中共殺人滅口,才可能真正搞清這個案子。

有傳說賴昌星是中共軍情部門的一個成員,賴昌星自己也是這樣說的。雖然還不能得到證明,但是彼此關係至少是非常密切的。除了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外,總參謀部情報部部長、中共元老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少將是賴昌星集團的一個成員,和姬勝德同一部門的劉華清女兒劉超英也在其中,她是五局的上校副局長。因此此案必然也會引起西方情報部門的興趣,乃至插手干預。果如此,則將掀起橫跨美亞兩洲的諜海風波矣。

由於此案神秘複雜,涉案人員很廣很高,因此案情的發展可能會有三個結果:

高層的權力平衡受到衝擊

一,牽動中共高層的權力斗爭

由於走私的利潤豐厚,又涉及全國的好多行業,因此中共好多利益集團的高層官員都牽涉進去,包括軍隊、公安、情報等部門和地方官員,從山頭來講,中共高層主要的兩個山頭,江澤民的山頭同李鵬的山頭都捲入了。因此總理朱熔基的態度堅決,而江澤民、李鵬則比較曖昧。

開始涉案的是公安部門,那是李鵬的部門,所以江澤民態度堅決。後來涉及到軍隊,因為軍隊常同江澤民擡杠,所以江澤民也不手軟,特別姬勝德也是太子黨人物,江澤民更借此來壓抑豪強門閥了。這個時候的李鵬派系是「挨整」對象,沒有什麼發言權。但是到後來,也就是去年十二月,案情從賈慶林的老婆林幼芳身上,再扯到他自己身上,江澤民發現了以後就在一月中旬急剎車,不但為賈慶林洗脫,也為林幼芳「平反」,不這樣,賈慶林很難乾淨。而軍隊如果再往上面追溯,怕「自毀長城」,於是,遠華案就陷入膠著狀態,因為李鵬也有發言權來討價還價了。這時中共把精力放在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兩個貪官身上。由於這兩個都是李鵬的人,因此實際上是個迂麬戰術,還是打了李鵬手下的貪官,讓李鵬閉嘴。然後在遠華案上就訂立不上追到部級以上的原則。於是此案才開始又動了起來,並在十一月初進行第一次的審訊。

但是原來規定的不觸及到省一級幹部,到現在陳明義涉案,以及司法部長高昌禮被弄到京郊的九華山莊「休息」,說明原來的「平衡」有點被打破了。陳明義明擺著是賈慶林的替罪羊,由他來承擔領導責任,就可以避免追究賈慶林。這是犧牲地方保護中央的策略。高昌禮乃朱熔基內閣第一個被審查的部長,從山東調上來的。而審訊遠華案期間司法部長居然下臺,兩者之間會沒有關係嗎?它也再次說明朱熔基想只反別人的腐敗並不容易,這大概也算是江澤民和李鵬給他的一點顏色看看。至於這「平衡」會不會進一步打破,還要繼續觀察。

賴昌星的軍情背景非同小可

二,牽動西方國家的情報部門

賴昌星在一九九九年八月逃到加拿大後,申請了政治庇護,他的代表律師博頓表示,賴昌星在申請難民資格的供詞中,詳盡透露了他在中國政府和軍方情報系統中的角色。不管賴昌星有沒有誇張這方面的角色,但是他同中共高層的密切關係是不容置疑的。否則姬勝德和劉華清的家人不會被捕,另一位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也不會給遠華大名鼎鼎的淫窩「紅樓」題字。而已經被長期關押的李紀周也是涉及遠華案的「專政機關」負責人、公安部副部長。

今年六月五日,三個中國特工到加拿大溫哥華見賴昌星,要求他回中國受審,否則將處死他的兄弟。這種做法是十分罕見的,因為越過了加拿大的主權。不但如此,在加拿大政府十一月二十四日拘捕了賴昌星以後,才幾天的工夫,也就是在十一月三十日,中國公安部和香港警務處就達成日後香港將把內地通緝犯押回大陸受審的協議,可見中共迫切地要把賴昌星捉回來。這當然不是基於他們反腐敗的誠意,而是擔心賴昌星在外面泄露太多的黨和國家機密。

根據這個背景,加拿大的情報系統會對賴昌星有些興趣。而對美國來講,除了了解中共高層的政情外,姬勝德、劉超英都是通過鍾育翰對美國進行政治獻金的人物。克林頓和戈爾當然不希望事情鬧大,但是基於美國的安全,以及國會的壓力,美國的情報機關也會對賴昌星有興趣。如果小布殊上臺,對此可能採取比較積極的態度。以加拿大和美國的良好關係和共同安全,不排斥美國會插手此案。

北京表面低調背後積極施壓

三,北京希望淡化處理

從中共的角度來說,不希望上述兩種情況出現,從而維持政局穩定。因此最理想的處理辦法是立刻把賴昌星引渡回大陸,越快越好,不但擔心夜長夢多,而且擔心賴昌星在法庭上不知道會說出什麼話出來。但是中加兩個並沒有引渡協議,為了把賴昌星引渡回去,加拿大一份英文報紙透露,兩國政府有一個秘密協議,那就是中國政府以接收一批非法入境加拿大的中國船民來換取遣返賴昌星。中共當局正是世界上第一流的人口販子,不但以關押異議人士向西方國家換取好處,還以鼓勵偷渡給西方國家造成的困擾為自己換取好處。偷渡問題為什麼屢禁不絕,中共還把責任推到西方國家身上,不是很明白了嗎?而賴昌星回到中國以後,也是越快越好殺之滅口,省得因為招供什麼資料引發中共高層的慘烈斗爭。這是「穩定」的需要,殺多少萬人都在所不惜,何況賴昌星這樣一個私梟。

為了確保引渡賴昌星,並且不給西方情報機構插手,在加拿大審訊賴昌星期間,中共表面上會比較低調,以免打草驚蛇,並且引起國際關注,但在背地裡中共會加緊對加拿大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加拿大在九五到九七年之間就曾經有一個「響尾蛇計劃」調查中共在加拿大的情報工作和顛覆活動,包括如何控制加拿大的企業和傳媒使之為北京服務。但是計劃在取得相當的成果以後卻被莫名其妙的取消了,引起參與的有關官員的不滿和驚愕,相信這也同中共的壓力有關。最近克里蒂安再次連任總理,並且已經決定明年二月訪問北京,以他討好中共的心態,中共再施故技,特別是誘之以利,在稍加恐嚇,可能會成功。而美國在克林頓施政期間對中共竊取情報的活動沒有積極對付,相信也是擔心影響了彼此的「戰略夥伴關係」和有關利益關係。但是如果小布殊出任總統,是否對中共真會強硬一些,也有待觀察。加拿大和美國的這些心態,好些都出自要打開中國大陸的市場來獲取豐厚利潤,然而以犧牲自己國家的安全和理念作為同中共這種流氓國家進行交易,遲早帶來血的教訓。

海外民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

面對這複雜的形勢,海內外的中國人應該持何態度呢?親共的,自然會按照中共「反腐敗」的調子跳舞,以維護中共、特別是江澤民特權集團的利益,但是考慮中國長遠的利益,應該留下賴昌星這個「活口」,作為揭穿中共特權集團的活生生證據,因此賴昌星是中國人民的「財產」,而不是中共特權集團可以任意處置的,如何為他定罪是將來的事。為此,根據電子雜誌《大參考》的報導,海外中國民運的一批領袖已於十二月二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郊區維也納市謝爾頓飯店開緊急會議,經過激烈辯論,除了有一位退出表決外,通過了六項決議,決定採取行動,堅決挫敗腐敗集團頭子江澤民犯罪集團對賴昌星殺人滅口的政治圖謀。轉自(大參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