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华案悬疑刺激,三最三规三结果
 
艾克思
 
2000年12月14日发表
 
【人民报讯】对远华集团的世纪大案,牵涉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和西方情报机关,充满了悬疑和刺激的情节,因此北京做了种种规定,并且急于引渡主犯赖昌星回到中国,以免“党和国家机密”泄露出去。而加拿大、美国甚至台湾的情报机构会不会插手呢?

被中共视为远华集团走私案主犯的赖昌星被加拿大政府拘捕后,已经开庭审讯。香港记者云集,各种报导不绝如缕,这个案件更被炒得火热,充满了悬疑和刺激的情节。

这个案子是中共建政以来在经济案件中涉及金额最大、涉及人数最多、涉及级别最高的案子,是为“三最”,可说是本世纪最大案件,而其中同政治所发生的密切关系,引起海内外的广泛关注更是势所必然。

金额最大人数最多级别最高

涉及金额最多,计有人民币八百亿元,比湛江走私案的一百亿元高出八倍。

涉及人数最多,至今虽然没有正确的数字,但根据各种报导来看,起码就有一百五十人,有的说是五百人。第一批审讯的有二十五宗案件八十四人已经在十一月八日作出判决;第二批二十六宗案件五十多人,本来说是在十一月中旬开审,但到十二月初还没有消息;第三批一百三十一宗案件,原定于十二月底之前开庭,看来也可能押后,涉及人数恐怕更多了。加上不断还有新的嫌犯名单被披露,例如厦门市副市长苏水利刚在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宣布撤职,因此涉案人员肯定不止一百五十人。

涉及级别最高,达到前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和现任政治局委员贾庆林。虽然有的当局出来否认,但贾庆林及其夫人林幼芳的否认表示甚至不知道有远华集团的存在,反而欲盖弥彰,刘华清的家人中女儿、媳妇已经被捕,说明这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加上他们是江泽民的人,不论是地位还是影响力已经超过前政治局委员陈希同和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了。

但是从第一批审讯的情况来看,中共算这笔帐是从九六年算起,因此款额不但减少,更加重要的是为贾庆林脱罪。因为贾庆林是九六年才从福建省委书记任上调到北京当市长。既然九六年以前远华没有走私劣迹,也就没有贾庆林的事了。如此的司法,还有“公正”可言吗?

因为上述的原因,所以中共也对这案子先后做了三项规定,是为“三规”:

控制报导秘密审讯保护高层

第一,不准传媒擅自报导,要按照新华社,也就是中宣部的口径,以防“泄密”而引起不良后果。

第二,秘密审讯,唯恐案犯在公众面前泄露案情,牵涉到当局要保护的高级官员。

第三,案件不许扯到部级以上,所以目前最高只到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而一直到最近,才传出福建省省委书记陈明义要负领导责任而下台的消息。这是为了避免冲击江泽民特权集团的稳定。

由于党领导一切,特别是凌驾在法律之上,这个案件要得到公平的审讯,要彻底暴露案情也就没有可能。因此赖昌星在加拿大被捕,才引起轰动,如果他能不被送回大陆,避免被中共杀人灭口,才可能真正搞清这个案子。

有传说赖昌星是中共军情部门的一个成员,赖昌星自己也是这样说的。虽然还不能得到证明,但是彼此关系至少是非常密切的。除了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外,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少将是赖昌星集团的一个成员,和姬胜德同一部门的刘华清女儿刘超英也在其中,她是五局的上校副局长。因此此案必然也会引起西方情报部门的兴趣,乃至插手干预。果如此,则将掀起横跨美亚两洲的谍海风波矣。

由于此案神秘复杂,涉案人员很广很高,因此案情的发展可能会有三个结果:

高层的权力平衡受到冲击

一,牵动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

由于走私的利润丰厚,又涉及全国的好多行业,因此中共好多利益集团的高层官员都牵涉进去,包括军队、公安、情报等部门和地方官员,从山头来讲,中共高层主要的两个山头,江泽民的山头同李鹏的山头都卷入了。因此总理朱镕基的态度坚决,而江泽民、李鹏则比较暧昧。

开始涉案的是公安部门,那是李鹏的部门,所以江泽民态度坚决。后来涉及到军队,因为军队常同江泽民抬杠,所以江泽民也不手软,特别姬胜德也是太子党人物,江泽民更借此来压抑豪强门阀了。这个时候的李鹏派系是“挨整”对象,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到后来,也就是去年十二月,案情从贾庆林的老婆林幼芳身上,再扯到他自己身上,江泽民发现了以后就在一月中旬急刹车,不但为贾庆林洗脱,也为林幼芳“平反”,不这样,贾庆林很难干净。而军队如果再往上面追溯,怕“自毁长城”,于是,远华案就陷入胶着状态,因为李鹏也有发言权来讨价还价了。这时中共把精力放在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两个贪官身上。由于这两个都是李鹏的人,因此实际上是个迂𤿲战术,还是打了李鹏手下的贪官,让李鹏闭嘴。然后在远华案上就订立不上追到部级以上的原则。于是此案才开始又动了起来,并在十一月初进行第一次的审讯。

但是原来规定的不触及到省一级干部,到现在陈明义涉案,以及司法部长高昌礼被弄到京郊的九华山庄“休息”,说明原来的“平衡”有点被打破了。陈明义明摆着是贾庆林的替罪羊,由他来承担领导责任,就可以避免追究贾庆林。这是牺牲地方保护中央的策略。高昌礼乃朱镕基内阁第一个被审查的部长,从山东调上来的。而审讯远华案期间司法部长居然下台,两者之间会没有关系吗?它也再次说明朱镕基想只反别人的腐败并不容易,这大概也算是江泽民和李鹏给他的一点颜色看看。至于这“平衡”会不会进一步打破,还要继续观察。

赖昌星的军情背景非同小可

二,牵动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

赖昌星在一九九九年八月逃到加拿大后,申请了政治庇护,他的代表律师博顿表示,赖昌星在申请难民资格的供词中,详尽透露了他在中国政府和军方情报系统中的角色。不管赖昌星有没有夸张这方面的角色,但是他同中共高层的密切关系是不容置疑的。否则姬胜德和刘华清的家人不会被捕,另一位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也不会给远华大名鼎鼎的淫窝“红楼”题字。而已经被长期关押的李纪周也是涉及远华案的“专政机关”负责人、公安部副部长。

今年六月五日,三个中国特工到加拿大温哥华见赖昌星,要求他回中国受审,否则将处死他的兄弟。这种做法是十分罕见的,因为越过了加拿大的主权。不但如此,在加拿大政府十一月二十四日拘捕了赖昌星以后,才几天的工夫,也就是在十一月三十日,中国公安部和香港警务处就达成日后香港将把内地通缉犯押回大陆受审的协议,可见中共迫切地要把赖昌星捉回来。这当然不是基于他们反腐败的诚意,而是担心赖昌星在外面泄露太多的党和国家机密。

根据这个背景,加拿大的情报系统会对赖昌星有些兴趣。而对美国来讲,除了了解中共高层的政情外,姬胜德、刘超英都是通过锺育翰对美国进行政治献金的人物。克林顿和戈尔当然不希望事情闹大,但是基于美国的安全,以及国会的压力,美国的情报机关也会对赖昌星有兴趣。如果小布殊上台,对此可能采取比较积极的态度。以加拿大和美国的良好关系和共同安全,不排斥美国会插手此案。

北京表面低调背后积极施压

三,北京希望淡化处理

从中共的角度来说,不希望上述两种情况出现,从而维持政局稳定。因此最理想的处理办法是立刻把赖昌星引渡回大陆,越快越好,不但担心夜长梦多,而且担心赖昌星在法庭上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出来。但是中加两个并没有引渡协议,为了把赖昌星引渡回去,加拿大一份英文报纸透露,两国政府有一个秘密协议,那就是中国政府以接收一批非法入境加拿大的中国船民来换取遣返赖昌星。中共当局正是世界上第一流的人口贩子,不但以关押异议人士向西方国家换取好处,还以鼓励偷渡给西方国家造成的困扰为自己换取好处。偷渡问题为什么屡禁不绝,中共还把责任推到西方国家身上,不是很明白了吗?而赖昌星回到中国以后,也是越快越好杀之灭口,省得因为招供什么资料引发中共高层的惨烈斗争。这是“稳定”的需要,杀多少万人都在所不惜,何况赖昌星这样一个私枭。

为了确保引渡赖昌星,并且不给西方情报机构插手,在加拿大审讯赖昌星期间,中共表面上会比较低调,以免打草惊蛇,并且引起国际关注,但在背地里中共会加紧对加拿大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加拿大在九五到九七年之间就曾经有一个“响尾蛇计划”调查中共在加拿大的情报工作和颠覆活动,包括如何控制加拿大的企业和传媒使之为北京服务。但是计划在取得相当的成果以后却被莫名其妙的取消了,引起参与的有关官员的不满和惊愕,相信这也同中共的压力有关。最近克里蒂安再次连任总理,并且已经决定明年二月访问北京,以他讨好中共的心态,中共再施故技,特别是诱之以利,在稍加恐吓,可能会成功。而美国在克林顿施政期间对中共窃取情报的活动没有积极对付,相信也是担心影响了彼此的“战略伙伴关系”和有关利益关系。但是如果小布殊出任总统,是否对中共真会强硬一些,也有待观察。加拿大和美国的这些心态,好些都出自要打开中国大陆的市场来获取丰厚利润,然而以牺牲自己国家的安全和理念作为同中共这种流氓国家进行交易,迟早带来血的教训。

海外民运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面对这复杂的形势,海内外的中国人应该持何态度呢?亲共的,自然会按照中共“反腐败”的调子跳舞,以维护中共、特别是江泽民特权集团的利益,但是考虑中国长远的利益,应该留下赖昌星这个“活口”,作为揭穿中共特权集团的活生生证据,因此赖昌星是中国人民的“财产”,而不是中共特权集团可以任意处置的,如何为他定罪是将来的事。为此,根据电子杂志《大参考》的报导,海外中国民运的一批领袖已于十二月二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郊区维也纳市谢尔顿饭店开紧急会议,经过激烈辩论,除了有一位退出表决外,通过了六项决议,决定采取行动,坚决挫败腐败集团头子江泽民犯罪集团对赖昌星杀人灭口的政治图谋。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5,04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