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為什麼嚇不跑樹上的「鳥」?
 
2000-12-13
 
【人民報訊】這是一道腦筋急轉彎的智力問題:樹上有一隻鳥,一槍打下一隻,樹上還有幾隻?

答案是:九只。

已經不用多加解釋了,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官位,前仆後繼的官員們挨個走上被告席的報導還少嗎?有個市電力局,三年換了三個局長,也為監獄輸送了三個貪污犯。前車之鑒顯然對於後繼者來講沒有任何的警醒作用。腐敗分子在槍口面前這般奮勇向「錢」,到底為什麼?

想起了戰國未年那位喜好刑名法術之學的韓國貴公子韓非,在其不朽巨筆下記載了這樣一段對話。楚國南部的麗水河中盛產金砂,當時很多人都在偷偷採集。按官方的禁令,捉到偷采金砂的立即在街市上分屍示眾,但是偷采金砂的人還是很多。這位法家先祖問其中一采砂人:「如果把天下都給你,可是要把你殺死,你肯嗎?」采砂人回答說:「天下最蠢的人也不會答應的。」又問:「金砂比起天下來差得遠呢,同是死罪,為何要冒著被分屍的危險來盜采金砂呢?」「因為采金砂不一定會被捉到呀!」

采砂人一語道破了腐敗分子屢屢伸手的原委。一鳥倒在槍口下,卻嚇不跑同一棵樹上其它的鳥,原來只因被打中的機率太小,而樹上的蟲子又實在太多。當貪婪的心魔滲透了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腐敗的風險系數又是如此之小,再談讓每一位官員保持所謂的高風亮節幾乎是不可能的。你不見那些個貪官們個個神采飛揚,羨煞旁人。於是立馬退而結網與「迷途知返」者絡繹於途,後來居上、青出於藍者層出不窮,巨案連連。從「59歲現象」到「39歲現象」;官階越來越高、金額越來越大,已日益呈現出專業化、年輕化、現代化、集團化、合法化及網絡化的趨勢!大有前仆後繼將腐敗進行到底的決心與勢頭。

韓非子曾告誡秦王,立法應如澗谷,萬丈深淵別說人不曾有過跌落於此,就連牛羊豬狗走在這裏也早就忘而卻步,更不用說掉下去了。因為誰都知道一旦失足於懸厓就絕無生還的可能。法律尤應如此。意大利法學家貝卡利亞也曾說過:「刑法的本質不在刑罰多麼嚴厲,而在於刑罰的不可避免。」道理很簡單,然而,如何才能對絕大多數腐敗分子做到刑罰的不可避免?套用一句眼下較時髦的話來說,這是一項需要全社會參與的系統工程。系統工程過於浩大,不是這篇小文所能容納的。只單說我們檢察機關,以下三項任務對於極大程度地提高腐敗分子的風險系數是必不可少。

其一,消滅存於檢察機關的犯罪黑數。今腐敗犯罪黑數大量存在,在檢察機關集中表現為有案不立、有罪不究、以罰代刑、甚至貪贓枉法,有的槍口根本就不對準樹上的鳥,有的雖描準了個別鳥卻遲遲不敢開槍,有的則是一條槍守著十余只鳥,有的開了槍卻打不死樹上的鳥。凡此種種,不予重視並加以解決,最終的結果只能是致使公眾對法治喪失信任,使法律失去人民的依靠歸屬,助長腐敗分子的僥幸心理,刺激其犯罪決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形成。

其二,反腐敗要堅持不懈。不管經濟的潮起潮落,不管刑事政策如何翻來覆去,有腐敗就得打、有貪官符合法律規定就要抓,這是法律賦予我們檢察機關神聖的義務和義不容辭的責任。

最後,變「被動」反腐為「主動」懲腐。人民群眾對反腐敗有所微詞,不就是怨你懲治腐敗不力,那些個貪官污吏仍然在臺上風光無限招搖過市嗎!若能頂住壓力不畏權勢大膽突破,哪怕再大的貪官再多的污吏,我也絕不手軟。這樣,人民群眾自然都會站在檢察機關這一邊來。群眾支持反腐倡廉,吃人民俸祿的檢察官克服這些困難也是應盡之責。
轉自(萬維讀者論壇)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