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为什么吓不跑树上的“鸟”?
 
2000-12-13
 
【人民报讯】这是一道脑筋急转弯的智力问题:树上有一只鸟,一枪打下一只,树上还有几只?

答案是:九只。

已经不用多加解释了,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官位,前仆后继的官员们挨个走上被告席的报道还少吗?有个市电力局,三年换了三个局长,也为监狱输送了三个贪污犯。前车之鉴显然对于后继者来讲没有任何的警醒作用。腐败分子在枪口面前这般奋勇向“钱”,到底为什么?

想起了战国未年那位喜好刑名法术之学的韩国贵公子韩非,在其不朽巨笔下记载了这样一段对话。楚国南部的丽水河中盛产金砂,当时很多人都在偷偷采集。按官方的禁令,捉到偷采金砂的立即在街市上分尸示众,但是偷采金砂的人还是很多。这位法家先祖问其中一采砂人:“如果把天下都给你,可是要把你杀死,你肯吗?”采砂人回答说:“天下最蠢的人也不会答应的。”又问:“金砂比起天下来差得远呢,同是死罪,为何要冒着被分尸的危险来盗采金砂呢?”“因为采金砂不一定会被捉到呀!”

采砂人一语道破了腐败分子屡屡伸手的原委。一鸟倒在枪口下,却吓不跑同一棵树上其它的鸟,原来只因被打中的机率太小,而树上的虫子又实在太多。当贪婪的心魔渗透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腐败的风险系数又是如此之小,再谈让每一位官员保持所谓的高风亮节几乎是不可能的。你不见那些个贪官们个个神采飞扬,羡煞旁人。于是立马退而结网与“迷途知返”者络绎于途,后来居上、青出于蓝者层出不穷,巨案连连。从“59岁现象”到“39岁现象”;官阶越来越高、金额越来越大,已日益呈现出专业化、年轻化、现代化、集团化、合法化及网络化的趋势!大有前仆后继将腐败进行到底的决心与势头。

韩非子曾告诫秦王,立法应如涧谷,万丈深渊别说人不曾有过跌落于此,就连牛羊猪狗走在这里也早就忘而却步,更不用说掉下去了。因为谁都知道一旦失足于悬厓就绝无生还的可能。法律尤应如此。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也曾说过:“刑法的本质不在刑罚多么严厉,而在于刑罚的不可避免。”道理很简单,然而,如何才能对绝大多数腐败分子做到刑罚的不可避免?套用一句眼下较时髦的话来说,这是一项需要全社会参与的系统工程。系统工程过于浩大,不是这篇小文所能容纳的。只单说我们检察机关,以下三项任务对于极大程度地提高腐败分子的风险系数是必不可少。

其一,消灭存于检察机关的犯罪黑数。今腐败犯罪黑数大量存在,在检察机关集中表现为有案不立、有罪不究、以罚代刑、甚至贪赃枉法,有的枪口根本就不对准树上的鸟,有的虽描准了个别鸟却迟迟不敢开枪,有的则是一条枪守着十余只鸟,有的开了枪却打不死树上的鸟。凡此种种,不予重视并加以解决,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致使公众对法治丧失信任,使法律失去人民的依靠归属,助长腐败分子的侥幸心理,刺激其犯罪决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形成。

其二,反腐败要坚持不懈。不管经济的潮起潮落,不管刑事政策如何翻来覆去,有腐败就得打、有贪官符合法律规定就要抓,这是法律赋予我们检察机关神圣的义务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最后,变“被动”反腐为“主动”惩腐。人民群众对反腐败有所微词,不就是怨你惩治腐败不力,那些个贪官污吏仍然在台上风光无限招摇过市吗!若能顶住压力不畏权势大胆突破,哪怕再大的贪官再多的污吏,我也绝不手软。这样,人民群众自然都会站在检察机关这一边来。群众支持反腐倡廉,吃人民俸禄的检察官克服这些困难也是应尽之责。
转自(万维读者论坛)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